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第三种爱情(整理版)1-5  

2007-02-03 12:38:3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爱情劈面而来,

像潮水,涌到我们的面前,

然后静止,静止,

等待,等待,

我可以逃走,我也可以留下,

爱情劈面而来,

但是,它会留给我们选择的机会……

 

 

(一)

“世界上浪漫的爱情只有两种,一种是电视剧里的爱情,不论多么肉麻,都可以让你看得掉眼泪,另一种是自己正在经历的爱情,即使对方是只猪,你也可以痛苦到彻夜不眠。但是你要知道,别人看你为爱痛苦的样子,只会暗地里笑你是个傻瓜,没有人同情你,更没有人祝福你,大家只是站在旁边看好戏,包括那个不爱你的男人。”

我站在邹月的病床前,恨恨地不屑地说出这番话,因为她这个傻瓜,居然在情人节的夜里,泡在撒满玫瑰花瓣的浴缸里割腕自杀,更可气的是,她发了无数个哀怨的短信给那个男人,企图让他见到自己美丽的死相,而那家伙居然完全没有回音。最后还是我,加班回到家,把她从水里捞出来送到医院。

邹月闭着眼睛,默不做声。

她爱上了自己的顶头上司,日日魂不守舍,每天看着他的照片喃喃自语,而那照片居然是从公司的内部刊物上剪下来的,在照片中,一个面目模糊的穿西装的男人正与一线工人亲切握手。我原以为她只是少女怀春,没想到居然干出如此惨烈之事。

“我问你,为什么要去死?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邹月紧闭着眼睛,缩在被子里。

“你说啊!”我提高了八度的音量。

她还是没有开口。

“算了算了。”邹天在旁边拉我的衣袖。我一甩衣袖,冲着他大叫:“你们两姐弟,没一个省心的,都给我滚回老家去!”

邹天苦着脸说:“姐,你就别问了,让她休息一下,冷静一下吧,她心里肯定很难受。”

“她是有病!!单相思有什么值得同情的?有本事去把那个男人追到手,自己伤害自己算什么本事?”

邹月突然从床上翻起来,对着我大叫:“那你有本事去把姐夫追回来!”

我一下愣住了。邹月哀哀地哭起来:“我没有办法嘛,他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,我做什么都没有用……没有用嘛!”

我怔在这个愚蠢的小女孩的病床前,一时无话可说。

对,我离婚了,前夫爱上了坐在他对面的女同事,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我放他自由,我没有挽留他。对于变了心的爱人,还有什么好说的呢?

“对,我是没用,但我不会伤害自己让别人痛快。”我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邹天跟在我身后离开病房,帮着她说好话:“姐,姐,小月她不懂事,你别生气了。”

我回过身对他说:“你今天别去上课了,看着她一点,她情绪不稳定,好好守着她。记住,你们俩千万别让妈知道这事。”

邹天连忙点着头应好。

走出医院,冷风迎面扑来,我的手机响了,是高展旗,我们是原来的大学同学,现在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。他在电话里轻松地问:“邹律师,情人节过得很好吧?所里开会的事都忘了?”

“对,过得太好了,我马上过来。”我合上电话,闭上眼稳定了一下情绪,招手拦下一部出租车。

 

(二)

到了所里,高展旗迎面而来:“哟,看样子昨夜确实很忙,好像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。”

我摇摇头说:“别开玩笑了,我一夜没睡。”

姓高的更起劲了:“一夜没睡?是谁啊?太生猛了吧?哈哈哈!”

我把他拉到一边,正色说:“老高,我有件事要拜托你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你把小月介绍到致林公司,是通过谁?”

“他们的人事部经理。那个女的暗恋我好多年了,我发话,立马就办了。怎么,还有谁想进去,小天不是考上研究生了吗?”

“不是,你帮我打听一下,小月那个部门的经理,就是那个林总,是个什么人?”

“怎么了,性骚扰?还是办公室恋情?小月才去了一年,不会这么快吧?难道那家伙看上你了?”高展旗就是这么一个反应过快的人,有时跟他说话太费劲。

“好了,别问了,你去侧面帮我打听一下就好了,别这么多废话!”我转身向会议室走去。

高展旗跟在我身后,还在不停发问:“你总得告诉我为什么吧,我问的时候才有重点啊。你昨晚一夜没睡,是和他吗?还是别人啊?你得先把机会留给我吧,什么时候也看看我的威力?……”

我根本不想搭理他。他不分场合地宣扬他爱我,但他同时也爱着很多女人,所以我并不把他的爱当回事,他即使永远轻佻地围绕在我的周围,也完全不会触及到我的内心。我离婚后,他曾摩拳擦掌地跃跃欲试,但被我毫不留情地拒绝过几次后,也就转移了目标。所以爱情永远是现实而急功近利的东西,没有人能真正地站在原地等待。

上午开会,下午开庭,等我再赶到医院,发现病房门口站了几个身份不明的人,邹天也站在门外。我心里一紧,赶忙走到邹天面前,问他:“出了什么事?”

邹天用嘴努了努门口方向,说:“那个人来了。”

“谁?”

“就是小月说的那个人。”

我明白了,想走进病房会会这个男人,被门外守着的人拦下,“对不起,请您稍等一下,林总想单独和小邹谈谈。”

我从门上的玻璃窗望进去,一个男人正背对着门站着,小月拥着被低头坐在床上。床边的小柜上赫然有一大盘水果。

我非常担心,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来刺激小月,不管三七二十一,推门走了进去。

门发出很大的响声,他回过头来,小月也抬起了头。

我盯着他看,企图向他传递出我对他的指责和不满。他带着诧异看着我,他的眼神里,有着格外的冷漠。守门的人跟进来说:“林总,对不起。”

“这是我姐。”小月介绍说。

他点点头,向我伸出手说:“你好,我是林启正。”

我也不情愿地伸出手和他握了握,简短地答:“你好,邹雨。”

“我代表公司来看看她,祝她早日康复。我还有事,先告辞了。”他对邹月点了点头,转身离开了病房。

我坐到床边,问邹月:“他和你说了什么?”

“没说什么,要我好好注意身体。”

“他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吗?”

邹月摇摇头。我大惑:“你昨天不是发了很多短信给他?”

“他今天中午才从香港回来,也许他没有收到,反正他什么也没说。”

“那他怎么知道你在住院呢?”

“不知道,姐,他就是这样,我不知道他究竟心里有没有我,当我觉得他在意我的时候,他就表现得格外冷漠,当我死心的时候,我又总感到他对我的关注。我没有告诉别人我在住院,但他却来了,可来了之后,他说的又都是些很老套的话。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”说着说着,她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流。

“你跟他坦白过吗?”

“我发过邮件到他的邮箱,还发过短信给他。”

“你并不确定他有没有收到?”

“我们汇报工作都是用邮件,我很少能见到他。他不可能单单没收到那一封。”

我的头在不断膨胀中,居然有一个在爱情上如此白痴的妹妹。“你有病啊,你居然都没有确认过他的态度,你就去死!要死也得死个明白吧?”

邹月的手在床单上狠狠地划来划去,许久说了一句:“他要结婚了,我听同事说,他准备今年十一结婚。”

我感到我的手掌在变得有力,我立刻站起来,走到窗边,不然我会忍不住扇她十个耳光。

我长舒一口气,平静了一下心情,说: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爱上他,但已经是这样了,我们来分析一下,现在只有两种可能,一是他完全不知道你对他有意思,二是他知道你喜欢他,但是装傻。如果他知道而不回应你,那就是拒绝,如果他不知道,他都要结婚了,你也没必要让他知道,所以你百分之百是没希望。——你还是辞职吧,离他远点。”

邹月把头完全埋到了被子里,邹天走上去拍拍她的肩说:“二姐,大姐说的对,你还是别在那干了,我给你介绍个好的。”

 

(三)

小月出院了,我盯着她把辞职信打好,然后发到了公司人事部的邮箱。发完后,她用FOXMAIL收了一下邮件,好家伙,几天时间就有三、四十封新邮件,但她快速地翻了一下,就懒懒地关了机,爬上床躺着,我猜一定是没有她等待的那个发信人。

我只比她大三岁,但我们一直就是不同的两类人,她敏感多情,而我却强硬坚定。我前夫离开我时说过:“邹雨,为什么你不挽留我?如果你为我流泪,也许我会留下来”。当时我硬着脖梗说:“为你哭不值得。” 其实,婚姻惨败,谁说我没哭过,但我不会让他知道。

而邹月,从小就为不同的男人写情诗,记日记,长吁短叹,我已见怪不怪。只是这次,她表现得太过激烈。——我回忆着那个林总,当时为表现出不满,根本没有仔细打量他,好像很高,肤色黑黑的,还有那种冷漠的眼神。邹月为什么会爱上那样一个不可接近的人?

之后的两天,我一直在中级人民法院开庭,为一个抢劫团伙的首犯作辩护,虽然知道他罪不可恕,但还是想枪下留人,给他一条生路。刑庭相好的法官见我如此努力,好意地对我透露:“没什么希望,这个案子是肯定要杀人的,上面都定了,你也别太投入,别给家属太大希望。”

庭审时,我看着那个年轻人无知而求生的眼神,心想:人生,不是时时刻刻都留有余地。

休庭后,我急急出了法庭,不敢与家属做太多交流。

回到所里,刚坐定,手机响了。邹月在那头支支吾吾地说:“姐,我的辞职人事部不批,说是放我一个月的假,让我下个月回去上班。”

“你是不是搞了什么鬼?“

“没有,我也不想回去了。”

“哪有这回事,没有什么不批的,你不去上班就是了。”

“可是,人事处说,如果我擅自解约的话,就要赔偿三万元。”

“什么?!这是什么搞法?”

“我去年进财务部的时候,好像签过一个东西,具体什么内容我忘了。”

“你一个小秘书,哪有那么重要,我去想办法。你在家好好呆着。”我挂断了电话。

这时,高展旗哼着小调从我办公室门口经过,我高叫他的名字:“姓高的,过来一下。”他的小调未断,人倒退着走进门,一屁股坐在我桌上,深情地望着我继续哼唱:“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,飞越这红尘永相随……”

“好了好了,别唱了,烦着呢。”我用手指戳戳他的额头。

“怎么啦,需要我安慰?”

“不用。上次请你帮我打听的事,怎么没听见回音?”

他跳下桌子,坐在对面的椅子上,故做神秘地说:“其实我早就问了,但是不想告诉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那样的男人,不该出现这个世界上,根本就不是人。”

“怎么这么说?”我心里一惊,“变态、流氓、恶棍”之类的词在我脑海里直蹿出来。

“你看你这种表情,就像我那女朋友一样,说起他来就象饿了八百年的狼。”

我急了:“你不想说算了,别卖关子,出去出去。”

“好啦,别急,满足你的一切要求是我的宗旨。”他正了正身子:“林启正,32岁,身高不详,传说有180厘米,体貌不详,据称英俊不凡。现为致林集团财务部总监,也是致林公司董事长林洪的二公子,有哈佛商学院的硕士学位,精通英语、法语。为人低调,办事干练,至今未婚,与其兄在公司地位相当,甚至更为林洪喜爱,有可能成为上百亿家产的掌门人。”

高展旗用抑扬顿挫的语调说完上面这番话后,定睛注视我的表情变化,我漠然地望着他问:“完了?”

“完了,还不够吗?上百亿还少?”老高很失望。

我不禁笑了:“我又不是找老公,我是想问这个人怎么样,是不是个好人?”

“估计这么有钱的人,多半都有点变态。”

“小月想从公司辞职,人事部不同意,还说擅自解约要赔偿三万元,你找你那个女朋友说说。”

“还有这种事?我就打电话。”

高展旗拿起我办公桌上的电话,立马打了过去。与那边用格外亲密的口气说了半天后,挂上电话,抬头对我说:“是林启正指示她们不予批准,她们也没办法。怎么,姓林的真的看上小月了?”

我没有回答他,心想,看样子真得会一会这个万人迷了。

 

(四)

晚上回到家,我趁小月去洗澡的当儿,从她的手机上调到了林启正的号码,然后躲在阳台上,直接拨通了他的电话。

响了两声后,一个男声传出:“喂?”

“林总,您好!”我很恭敬地回答。

“你哪位?”

“我是邹月的姐姐邹雨,我有事想和您面谈一下,请问你这两天是否有时间?”

那边沉默数秒,回答:“你稍等,我不是林总,林总这时候不在,我帮你找一下。”

表错情,我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国骂。

隔了一会儿,听筒里传来一个低沉暗哑的声音:“你好,我是林启正。”

“林总,我是邹月的姐姐邹雨,有关我妹的一些事,我想和您面谈一下。”我懒得寒暄客气,直奔主题。

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在外地。”

“那您什么时候回本地呢?”

“……下周三下午四点,我在办公室。”他挺干脆。

“好的,那到时候见。”

“好的,再见。”他客气地回答。

我合上电话,心想,搞了半天,这不是林启正的贴身手机,那么,小月的那些短信十有八九已被别人欣赏过了,好惨。走回客厅,正见邹月在浴室里揽镜自照,我心里泛起一丝酸楚,难道她不知道这一点吗?这个傻姑娘,到底在干什么?不被人珍视的爱情,就只是个羞耻的笑话。

我走到她的身后,拍拍她的肩,温柔地说:“早点睡。”

小月回头奇怪地看着我,恐怕是被我的殷勤吓到了。

 

下周三的下午三点五十,我站在了致林集团的楼前,作为资产上百亿的大公司,办公楼出人意料地低矮朴素,林家的低调作风在业内早已出名。

低调虽低调,保安措施却是出奇地严格,我经过金属探测仪,以及三个保安或前台的询问、登记和电话请示,这才站在了林启正的办公室前。一看表,四点过五分,我迟到了。

秘书轻轻地敲门,探头进去低声通报,然后转身微笑地向我点点头,请我进去。

我走了进去,办公室虽然大,但设施也很普通,最醒目的是靠墙放置的一大排书柜,高高矮矮摆满了书。我的视线扫过书柜,扫过办公桌,然后看见了靠着窗台站着的林启正,他的姿势,似乎是专程在等我。

下午的阳光透过半启的百叶窗,从他的身后射过来,我看不太清楚他的脸,但见他穿着深灰色的棉质衫衣和牛仔裤,与我上次在医院碰面时的大款派头相去甚远。我甚至怀疑是不是找错了人。

他站直身子,向我点点头,然后指着沙发说:“请坐。”

我走过去坐下后,他也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。光线直接打在了他的脸上,确实是他,眼神还是那么冷漠、疲倦,而且,也不如传说中那么帅嘛,我暗想,五官太俊美的男人没有回味的余地。

秘书将一杯茶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,盛茶用的是很精美的青花瓷杯,而非写字楼里惯用的一次性纸杯,茶水清沏碧绿,一看就是上等好茶。

他轻轻咳嗽了两声,开腔说:“对不起,有点感冒。请问你有什么事需要和我谈?”

我下意识坐直了身子,正色说:“是关于我妹妹邹月,她到您公司工作有半年了,一直很感谢您对她的关心和帮助,但是,由于我妹妹身体不太好,所以想回家休养一段时间。”

“我已经准了她一个月的假,不够吗?”

“不是请假的问题,我妹妹觉得她不适合在这个公司做下去,她想换个环境,希望得到您的理解。”

“可是我觉得她做得不错,正准备升她的职呢。”

他和我说话时,身子斜靠在沙发上,搭在沙发扶手上的右手不停地将一个黑色的翻盖手机打开又合上,打开又合上,脸上的表情心不在焉。

我不想和他兜圈子,决定直入主题。“林总,我上个星期打的手机是您手里的这个吗?”

“不是,是我助手的。不过,那也是我对外的联络号码。”

“您的员工也不知道您手上这部手机的号码?”

大部分不知道。”

“那您的助手有没有告诉您,前段时间那个手机上有些奇怪的短信?”

他玩弄手机的动作停了,低头想了几秒以后,他抬头说:“是的,是有一些。特别是情人节那天晚上,不过当时我在香港,不在这里,事后才得知。”

“助手为什么没有及时转告您?那天晚上差点出人命,您知道吗?”我有些生气,为了那个傻瓜小月。

他表情郑重地回答:“对不起,助手并不是总能联络到我,我也有私人空间。”

“那么,您对这件事怎么看?”

“一切都会过去的,她只是有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而已。”

“可是,您要她怎么面对你,或者您打算怎么面对她?”

“我会当什么都没有发生,工作就是工作。”他坐正了身子,严肃地望着我:“我知道你今天来的目的,我也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,我从来没有对小邹有过任何过分的举动或言语,没有对她的表示做出过任何回应。今后我也不会对她有任何偏见。而且你放心,虽然我的助手知道这件事,但我已告诫他不得对外透露。”

“对,你是可以不当回事,可是,你考虑过邹月的感受吗?你虽然自认为没有过任何回应,但是你的一举一动,对她都有特殊的意义,现在你让她怎么做你的手下?”

“我希望她能调整好自己,也希望你能帮帮她。”

“我帮不了她,感情的事,谁也帮不了她,只有让她离开这个环境。”

“这个我暂时不能同意,小邹虽然没有负责什么具体工作,但是她在财务部,接触到了很多商业秘密,我不能让她离职。”

听到他这话,我有些恼火:“林总,我妹妹幼稚无知,自作多情,所以,就算她那天死在家里,我也不会认为你有什么责任。但是,你也要考虑她现在的感受,她毕竟只有24岁,如果让她继续在这里做下去,我不保证她不会干出什么傻事来,到时候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。”

“她当初与我们签订合同时,就已经约定了,如果她提出提前终止合同的话,要赔偿公司三万元,以及五年内不得在与我公司有业务往来的公司服务。你要知道,在这座城市里,与我们公司没有业务往来的大公司是不多的。所以我觉得小邹没有必要这样做。”

“你这样做不公平,我可以向法院起诉合同显失公平,违约条款无效。”

“不,合同很公平,如果我们要解雇员工,也要付很大一笔遣散费,例如像小邹这个级别,可能有十万。我们公司历来不喜欢员工流动频繁。这是个原则,我不能破了这个规矩。”

他的态度始终平和,似乎是有备而来。我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,只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。放下茶杯后,我站起身说:“不论如何邹月不会再回公司来了,我会仔细研究一下那份合同,也许我们会在法庭上见。”

他也站了起来:“希望不是这样,我会非常高兴看见邹月回来工作。请你向她转达我的意思。”

“你可以自己对她说。”我转身向门口走去。

他在身后回答我:“如果需要,我会说。”

我倏地转身,他这句话太轻佻,我走到他面前,恶狠狠地看着他:“别去惹她,别瞧不起她,虽然她很傻,但你也应该尊重她!我警告你,她还是个孩子,如果你让她出了什么差错,我会和你没完。”

说完,我摔门走了出去。秘书看到我的派头,吓得站了起来。

 

(五)

我拐上走廊,向电梯口走去,感到自己的情绪在燃烧,心里只有一句话:太过分了!太过分了!

可是今天的霉运还没走到头,一个办公室里冲出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——我的前夫左辉,他也看见了我,两人都有一刹那的惊慌,他先镇定下来,  向我点点头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我扯着嘴角笑了笑说:“有点事。”加快步伐擦过他身边,继续向电梯口走去。他却转身跟了过来。

“你最近好吗?”

“挺好。”

“上个月我打电话去家里,小月接的,说你喝醉了。”

“嗯,你有事吗?”

“没有,就问问你好不好?邹雨,别这样,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嘛。”他伸手抓住我的胳膊,想让我停下来。我甩开他的手,站住了:“我和你没必要做朋友。你有事就说。”

“你妈现在身体好点没有?”他问。

“就那样。”

“还是一个星期做一次血透?”

“对。”

“换肾的事进行得怎么样了?”

“差不多了。”

“可是小月说医生认为有风险。如果需要我帮忙,你尽管开口。”

“不用了,我会自己想办法。”

“邹雨,我是一番好意……”左辉突然停住了口,对着我身后殷勤地喊了一句:“林总。”我转头一看,林启正从我后面走过来。

我趁机向电梯口走去,依稀听见林启正和左辉在寒暄。

我站在电梯口,抬头看着闪烁的数字,突然发现自己的眼睛有些模糊,伸手擦了擦,竟有些湿润。我暗骂自己不争气,永远都没办法面对左辉,然后深吸一口气稳定情绪。

这时电梯门开了,我走进去,按了一层,电梯门即将关闭的一刹那,忽又“叮”的一响,重新打开,然后,林启正走了进来。

我勉强挤出笑容和他打了个招呼,他也矜持地朝我点点头。

两人并排站在电梯里,他很高,身上有轻淡的香味,像夏天树林里,太阳晒过的树叶所散发的味道,锦衣玉食的公子哥的味道。

突然他开口了:“那个税务局的左处长,你认识他?”

“我前夫。”这句话冲口而出,让我自己都感到惊讶,我完全没有必要告诉他。

他一定也很震惊,我的余光看见他转头盯着我看。

我努力让面部毫无表情。

一楼很快到了,电梯口有几个人在等着他,我穿过人群,径直向大门走去。

时间已经五点多了,街上车流人流如织,潮红的落日挂在天边,我站在路边,想拦下一部出租车,但每台车上都坐着人,偶尔有一部空车,司机也赶着交班,根本不停。我只好放弃了打车的打算,向家的方向慢慢地走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071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