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五)  

2007-03-18 23:49:35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周五的晚上,本来约好了银行管贷款的处长吃饭,那人临时有接待任务,取消了。顾永平将车开出车库时,竟然发现自己找不到方向。

将方向盘缓缓转向右,车子经过公共汽车站,他开的很慢,在他的印象里,似乎那个小干部总站在公车站等车,于是他想,如果这次再看见她,他就打算停车。然后,放下车窗问她去哪,主动提出载她去,欣赏她窘迫羞怯的样子,如果话语投机,也许他会带她去吃个饭。在这个寒冷又无聊的周末夜晚,他隐隐感到,自己需要一场清新的相遇。

但是,他从那些缩着脖子站着的人中,并没有找到她的身影,忽觉百无聊赖。

再往前,交通灯由绿转黄,他最恨等待,于是将车加速,想冲过去,值勤的交警大声地吹哨,挥手示意他停车。他心一横,油门踩到底,在黄灯即将转红的一瞬间,飞驰而过。

其实,很多禁忌,很多规则,心一横,冲过去,也就没事了,他在心里暗想。

不过,这个夜晚仍旧无处打发,酒肉朋友其实大把,随便一个电话打过去,都可以找到饭局,找到莫明其妙的胡吃海喝,推杯交盏,可今晚,他有些不想。

于是,他打电话给办公室主任,问莫主席的电话,然后,打电话给莫主席,问小钟的电话,尽管莫主席没有问他要电话所为何事,但他还是主动解释着,是要与区里的王部长联系一件事情。

为了一个女孩,不是很美,也不是很可爱,居然如此大费周折,让他自己都感到意外。

他拨通了钟晨的电话,静静等待,电话响了很久,竟无人接听,一个生硬的女声殷勤地邀他留言,他挂断,心有不悦。

而钟晨,将提包护在胸前,,从上一站就开始向后门移动,极其费力方从车门中挤了出来,顺利下车。一直以来,她都不擅于突破人群,经常被迫坐过了站,后来寻到规律,以她的战斗力,只能以时间取胜。

在路边站稳,长舒一口气,包里的手机隐隐传出铃声,晚上几个初中同学约着见面,一定是催她的。

她掏出手机,看看号码,果然是晓珂:“在哪里啊,就等你了。”

“到楼下了!就上来!”她对着电话里说。

“快点快点,只有你最磨蹭!”晓珂声如洪钟。

她笑,挂了电话,突然发现有一个未接来电。号码很有趣,尾数是四个零。

谁啊?她很奇怪,拨回去。

这时的顾永平,已经到了几个生意伙伴的餐桌上,正为晚到接受着罚酒的处分,他看见这个电话号码,忽然有些不耐,想了想,还是接通了,听见那个沙沙的女声,很有礼貌在那一头问:“我是钟晨,请问是哪位打我电话?”

“对不起,刚才打错了。”他快速答,旋即扣上电话,端起了酒杯。

而钟晨,有些楞楞地看着自己的手机,刚才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悉,应该是相识的人,会是谁呢?口气这么不好?

想着想着,走进包厢,满目熟悉的面孔,她也就把疑虑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晓珂将自己身旁座位上的包包拿开,朝她招手。

她坐下,脱了大衣和围巾,搭在身后。

“今天帅哥没有约你?”晓珂嘻笑着。

“哪有,别乱讲!”钟晨推搡她,看看旁人,生怕别人听见这种空穴来风的玩笑话。

“今天见到他了吗?”晓珂却是兴趣大大。

“在他的公司,肯定会见到啊!”

“还是那么帅?”

“可以吧!”钟晨故作冷淡地回答。

“别装了!”晓珂伸手呵她的痒:“花痴就花痴,装什么装啊?”

两人笑成一团,在满桌饭菜蒸腾的热气中,那画面,显得格外温暖。

而城市的另一个角落,顾永平和酒友们,也正为谁该敬谁而争论不休,最后他敌不过大家的规劝,又喝下了一杯。密闭的包间令他闷热,他脱去外套,准备大战一场,心里欣慰地想,这个夜晚,因为酒精,终于也不会漫长无聊。

 

原本钟晨要在顾氏干一个月,但是上面来通知,中央领导带队到区里考察,区政府急召她回办公室,准备汇报材料,所以,周一,钟晨有些沮丧地过来向莫主席辞行。

莫主席看上去很遗憾,再三表示公司党建工作离不开她的指导和支持,其实内心正鼓掌欢迎,毕竟有个外人在,做事总有些放不开手脚。

钟晨对莫主席的态度完全不在意,她只是在心里盘算,是不是该去向顾永平说再见。

待莫主席的话终于告一段落时,钟晨试探地说:“顾总那里,就请您帮我说一声,谢谢他的关心。”

“你自己说吧,这么早,他还没来办公室,你打他手机吧。”莫主席答。

正中下怀,钟晨拿起话筒,等着莫主席报手机号。莫主席流利地说出一串数字,最后四位他还特地强调了一下:“0-0-0-0,是四个0。”

钟晨一下楞住,她马上掏出手机,找未接来电记录,果然是一样的号码。怎么这么巧,居然他打错电话,会打到她的手机上?

这边莫主席也想到了:“哎,你应该知道顾总手机啊,上周五,他要你的电话,说要找你?”

“找我?”

“是啊?说要通过你找王部长?没联系上你吗?”

钟晨的脑筋有些不够用了,她只支吾地“哦”了一声。电话话筒仍操在手里,却拿不准主意该怎么办了。

这时,莫主席突然指着门外说:“顾总来了!”钟晨也赶忙回头,办公室是玻璃隔断的,走廊上果然有顾永平的身影,他正好经过。

莫主席起身来到门边,喊住他:“顾总,区政府临时有任务,小钟要提早回去上班,她想向您辞行呢!”

顾永平停住脚步,从门口探头进来,对着钟晨点点头,说:“小钟,辛苦了,代问王部长好!”

说完,回头拉住莫主席交待一下,就走了。

形式变化太快,钟晨完全没办法反映,依旧站在办公桌前没挪窝,话筒也拎在手里。

莫主席回身,看她楞楞的样子,有些好笑。顾永平对女孩子的杀伤力,尽人皆知。他只作若无其事的说:“顾总在研发部那边有急事,所以没时间多聊,他交待我到财务室去帮你领一点误餐费来。”

“莫主席,不用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还要感谢你们的支持呢。”钟晨这才缓过劲来,忙推辞道。

推辞是必须的,虽然大家都知道该给的还是会给,但是当钟晨看到信封里有2000块钱时,她还是有些意外,顾永平出手大方早有耳闻,果真如此。

她用塑料袋拎着重重的资料下了楼,莫主席说要找部车送她,她连忙拒绝了,心想,拿了2000块,再麻烦别人送就不好了。

而且,她觉得她需要时间思考,她本就是逻辑不太清楚的人,刚才的事令她几乎短路。

资料太重,而塑料袋太薄,走着走着,底下滋啦裂了条口子,钟晨赶忙停下来,用手将塑料袋一把搂起,抱在怀中,招停了一辆空驶的出租。

楼上的一扇窗户后,有人看见了她的一举一动,研发部的主管正在向他汇报最近的研究进展,他端着一杯水站在窗前,无意中见到了这个离去的小姑娘。总能看见她,顾永平心想,自己并非有意追逐她的身影,为什么会总能看见她?难道,冥冥中有着天意?他抬头看看天,今日气候恶劣,天色阴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04)| 评论(1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