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七)  

2007-03-22 17:36:59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这顿中餐真是乏善可陈。

环境还是不错,公园旁的一家中西餐厅,靠窗可以看见摩天轮。顾永平为她点了鳕鱼排,和美味的餐后冰淇淋。

但是,两个人实在是不熟啊,在此之间,说过的话,加起来都不到十句。突然面对面坐在一起吃饭,钟晨毫无准备。在此之前,她的想象局限于接接他的电话,或者是在某个偶遇时,如何更美地微笑。

顾永平倒是挺从容,问她一些简单的问题,时不时评价一下菜的味道。他问,她就答,如果他停了,她也只会低头小口地吃东西。于是,两个人之间,总有空档和冷场,剩下音乐在彼此之间流转。

顾永平吃得很少,但是不停地抽烟。钟晨抬头看看他,他正望着窗外。于是,她想到一个话题:“你父亲还好吗?”

“不太好,他病了很多年了。”顾永平回脸过来,将香烟对着烟灰缸里弹了弹,简短地答。

钟晨点点头,不知该说什么,心里后悔不迭,这个问题很扫兴。

顾永平也没再说什么,招手叫买单。

送钟晨回去的路上,顾永平突然问:“平时休息的时候干什么?”

“哦……没干什么。就是看看书,看看电视,逛逛街。”钟晨小声答。

“不和男朋友约会?”顾永平追了一句。

钟晨的脸红了,只知摇摇头。

顾永平转头看看她,深吸一口气,说:“做我女朋友怎么样?”

钟晨惊诧莫名,猛回头看他,他正将方向盘轻轻右转,眼光在后视镜上逡巡,表情很镇定。她没敢答,以为自己幻听,一定是幻听!

右转之后,顾永平等待了一会儿,回头看她,接着问:“是不是还要考虑?”

原来不是幻听,可是,比幻听更让人惊慌失措,钟晨的双颊红到几乎燃烧起来。

顾永平当然知道,于是他开始解释:“对不起,可能我太直接了,我挺喜欢你的,不想拐弯抹角。虽然两个人现在还不太了解,但以后可以慢慢了解。如果你还需要考虑,我给你时间,好不好?”

车子此时在区政府门前缓缓停下。

没有人告诉她,灰姑娘这么轻易就被王宫的人发现了,也没有人告诉她,当水晶鞋摆在灰姑娘面前时,她是否也考虑过穿还是不穿,更没有人告诉他,王子可以这样轻描淡写地让灰姑娘做他的王后。

这时候的钟晨,只能凭借自己最直接的思考,她轻轻地答:“嗯……让我想想。”

“好,我会再打你电话。”顾永平马上说。

钟晨点点头,开门下车。

她反手准备关门时,顾永平喊住她:“小钟……”

她低头,顾永平在车内,略带歉意地说:“对不起,没有吓到你吧?”

钟晨其实已被吓得三魂失了六魄,但她只是摇摇头。

顾永平对她挥挥手:“那好,下次见。”

钟晨轻轻地关上车门。车子向前驶去,她看着车子走远,方才进了政府大门。一路走,一路发懵。她拨通晓珂的手机,激动地说:“晓珂,今晚一起吃饭吧?”

“恐怕不行啊,我这会儿在北京学习呢。有事吗?”晓珂在嘈杂的背景音中大声回答。

“哦……那算了,等你回来再说。”钟晨失望地说。

“好的好的,我学半个月就回来了,到时和你联系。”

钟晨走进大厅,站岗的保安向她点头,她居然没有发现。

她从没有恋爱过,从没有。虽然有过几个追求者,但大都面目模糊,一掠而过,没有值得思量之处。可是,突然有这么一个男人,几近完美,走到她的面前,跳过所有的前置程序,直接进入主题——宠爱来得如此之快,如此之猛,如此无缘无故,让人心惊胆战,难以置信!

 

顾永平将车驶离钟晨时,在后视镜里又看了看这个女孩。这是条新修的马路,格外宽,格外长,没有树木,行人稀少,只见她孤伶伶地站在路边,望着车尾,一脸茫然的表情,愈发显得形单影只。

自己一定吓坏她了。他暗想,忽然有些歉疚。

他并不是爱情上的白痴,或者情场上的新手,他知道,应该迂回包抄,应该几进几退,应该有鲜花、礼物和烛光晚餐,应该有试探、等待和甜言蜜语,但是,他不能等待,他需要,需要一场爱情,需要一个可爱的女朋友,钟晨只是出现得恰到好处。

只能是这样了。他对自己说,一手扶着方向盘,一手熟练地从烟盒摸出一根烟,掏出打火机点燃,深吸一口,然后,将车窗放下了几分,寒风灌进来,烟雾迅速地随着窗缝消散殆尽。

 

五点半,钟晨下班了,一下午,她什么都没干,只是坐在电脑前发呆。手机摆在旁边,安静无声。她无数次望向它,无数次萌发冲动,打个电话过去,强悍地问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是逗我玩的吗?你以为我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吗?你想错了!我对你根本没有兴趣!”

但是,她只是想想而已,因为她知道,如果听见他的声音,她根本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一见钟情难道是这样的吗?在自己还完全不知情的时候,对方就已经做出决定了吗?没有电石火花、温情四溢的瞬间吗?还是有,只是她蠢到毫无感觉。

如果她接受,他会开心吗?他会拥抱她,吻她吗?

如果她拒绝,他会难过吗?他会背转身悄悄地流泪吗?

钟晨对恋爱的所有经验,都是道听途说,而且大部分来自华而不实的文艺作品。所以,她一路想来想去,下了班,背着个包,顺着马路往公共汽车站走去,仍旧在想。

有车滑到她身边,缓缓地,随着她走,轻轻地响了两声。

她回神,车窗滑下,顾永平在车内看着她。她不由得停下脚步。

车也停了,顾永平走下车,过来,给她拉开车门。

“上车吧,我送你回家。”他回头对她说。

“可是……”钟晨想说“可是我还没想好”,觉得不妥,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。

“那件事不着急,先上车吧,挺冷的。”顾永平扶着她的肩,体贴地说。

钟晨只好坐进车里。

车子静静地往前开,经过公车站,只见黑压压的一群人,在寒风中缩脖缩手,望着公车开来的方向。有时人太多,挤不上的时候,钟晨看到那些路过的小车中表情轻松的人,就会恨恨地嫉妒地发誓,一定要找个能接她上下班的男朋友,何曾料,今天做到了。

车中混合着真皮和烟草的气味,钟晨不敢看他,只盯着他握着方向盘的手,手指长长的,指甲剪得很干净。

“是回家,还是一起去吃个饭?”顾永平忽然开腔。

钟晨连忙把视线移开,望向窗外:“嗯……随便!”

“那好,今晚我有几个朋友约吃饭,不介意的话,就一起去吧!”

钟晨没有答,暗想,就开始见他的朋友,那算什么?我不是还没答应吗?

他仿佛听见她的潜台词,在旁说:“如果觉得不方便的话,就算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她忙答。他微笑起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83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