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九)  

2007-03-24 16:34:03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二天,钟晨站在窗后,有雪子打在玻璃上,发出沙沙的声音。天色异乎寻常的昏暗,这是下雪的前兆。

她记得顾永平说过要来接他,但她不能肯定那是不是他酒后的胡话,所以,她早早地起来,梳洗停当,一心一意地站在窗前等着。沙沙的雪子,隔着玻璃,打在她脸上,每一分钟都格外漫长。

她想,如果他来接他,那就说明他昨晚的话是真的,否则,就当是玩笑话,谁也不要再提起。

虽然想得很简单很在理,但来与不来,就像天堂与地狱的区别,所以,她的手心摞着汗。

七点三十五分,一辆银灰色的车滑到她的楼下,停了下来。是他,一定是他!钟晨不记得车牌号,但车头那个正在奔跑的豹,她是认识的。

她转身拎起包,飞奔下楼。咚咚咚咚地,直往下栽,生怕他等不到,会失望地离开。

从楼道直冲到车前,她喘着气,站住。顾永平从车里走出来,他今天穿着一件短短的皮上衣,神清气爽。

正在此时,雪花开始飘下来,南方的雪,小小的,纷纷扬扬的,像漫天的灰尘。顾永平就在那漫天灰尘中,给她开门,向她微笑。

钟晨彻底地败了,她醒悟到,不论有多么仓促和荒唐,自己也不可能拒绝这个人。因为,她早就爱上了他,在心里,在以往漫长的青春岁月里,在她还不认识这个人的时候,她就已经做好准备,要爱上一个如此英俊、温和而又神秘的男人。顾永平就像上帝早已安排好,等在人生时光的某一个拐角,然后突然走出来,突然成就了她的爱情。

于是,她不再羞怯,回望着他,灿烂地笑起来。

隔着层层的雪,顾永平看见了她的笑容,一时间有些怔忡。

那就开始吧,已经没有退路了。顾永平在心里,对自己说。

 

然后,他们开始约会,吃吃饭,聊聊天,送她上班,送她回家。

再然后,过了半个月,就到了开篇的那个地方。死党晓珂从北京回来,钟晨等不到晚上,找了个理由请假,将她约出来,告诉她这一历史事件。

不管她述说得如何平淡无奇,表现得如何波澜不惊,晓珂都难以置信地发出各种怪叫和咒骂。

其实,每个女孩都想碰见这种违背科学规律的艳遇,只是,钟晨更幸运罢了。只有幸运的人,才会被别人嫉妒。

 

顾永平载着她向市郊奔去。

在一片冬季裸露着泥土的田野里,有一排简陋的民房,与此相映成趣的是房前停着成排的汽车。顾永平介绍道:“这里的农家菜非常好吃,所以大家都会慕名而来,来晚了还得排队。”

“可以先订位再来啊?”

“老板牛得很,不接受订位,谁先来谁吃。”顾永平笑叹:“其实这样最好,凡事都凭先来后到。”

今天简陋的包厢里,倒是史无前例的人烟稀少,只有一个男人坐在桌前。

钟晨随着顾永平走进去,心想,人以群分,这个群,是不是也包括长相。

因为那个坐着的男人,长相也很出众,与顾永平不同,他似乎有着外族的血统,轮廓格外深邃。见钟晨过来,他很有礼貌地站起来点头示意。

“这是我的大学同学简明。这是钟晨。”顾永平相互介绍道。

简明伸手过来与钟晨握握,热情地说:“你好!请坐!”

钟晨随着顾永平坐下来,简明又笑着说:“其实老顾的介绍不准确,我除了是他的同学之外,还有别的身份。”

顾永平仿似有些不好意思,只好在旁补充:“简明的姐姐,是我父亲现在的妻子。”

简明接着说:“所以你们应该尊重长辈,喊我舅舅,哈哈哈……”

顾永平打断他的笑,问道:“那几个人,你不是说到了吗?”

“都和你一样,在路上,如果我不说都到了,你会开得那么快?”简明扬着眉得意地说。

“你女朋友呢?”顾永平问。

“吹了。最近看上一个女警察,本来今天准备约她过来,但是怕被你们这些色狼抢走,所以就没约。”简明说完,突然想起旁边的钟晨,忙解释道:“不算老顾啊,是说那几个,老顾,只有被别人色的时候。不过你也要小心,现在的女人,都是洪水猛兽。像我们这样的美男,过得真辛苦!对吧,老顾?”他嘻笑地拍顾永平的肩。

顾永平拨开他,说:“别胡扯!人家听不懂你这些莫明其妙的话。”

“这怎么会听不懂?做你女朋友,就要有这个思想准备。”简明不依不饶,继续说。

钟晨只是笑,心想,有道理得很。

一会儿,那几个朋友都到了,晚餐开始了。

吃完饭,大家一起走出来,简明搂着顾永平的肩头,问:“我姐明天会回来吧?”

“听说是明天的飞机。”顾永平答。

“你爸情况怎么样?”

“还是那样子,没什么进展。”

“不是说准备开刀吗?”

“医生是这样建议,等你姐回来再决定。”

简明突然捅了顾永平一拳,笑着说:“什么姐啊姐的,应该喊妈!”

顾永平不示弱,也打回去:“我还要喊你爷呢!”

“不用不用,辈份太高,不好找女朋友!”简明蹿前两步,钻进一台白色的跑车,伸手出来,大声道再见,然后车子一溜烟地开走了。

顾永平和余下的几个人告别,带着钟晨上了车。

“我先送你回家。”他对钟晨说。

“那你准备去哪?”

“我还能去哪?到医院去。”

“哦。”钟晨其实很想到医院去看看他的父亲,但她又不好意思提起。

“最近我爸不太稳定,等过段时间好些了,我再带你去见他。”顾永平说,他似乎总能知道她心里想什么。

“其实,我也可以帮帮你的忙。”钟晨答:“我爷爷去世前,在医院住了两个多月,那时都是我照顾他。”

顾永平没有答。

钟晨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,忙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我只是说我其实很会照顾病人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顾永平的表情很落寞。

“真的对不起。”钟晨看着他,依旧说。

“说了没关系!”他的语气却严厉起来,大意是让她住口。

钟晨缩回到座位上,不再吱声,心里依旧满怀歉疚。

顾永平一路上沉默地开着车,却把她带到了医院。

“下车吧,反正早晚要来的。”他拨下车钥匙,转头对钟晨说。

他沉着一张脸,带着她,坐电梯上了楼,穿过长长的走廊,来到尽头的一个病房,带头走了进去。钟晨一直跟在她身后,看着他的背影,高高的,宽宽的,惹人喜爱。

忽然,他的背影停了,只听见他低低地说:“你怎么就回来了?”

从他身后探头过去,钟晨看见光线昏暗的床上,躺着一个形容枯稿的男人,旁边,有个女人,长长的卷曲的发披在肩上,回头望过来,那是一张极美的脸,美到让人惊讶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71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