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十)  

2007-03-25 23:06:12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那女人站起身,迎着顾永平和钟晨走过来,边走边答:“会议提早结束,所以我买了今晚的航班。”

钟晨盯着她看,心怀赞赏,脸已经很美,居然还身材高挑,穿着合体的黑色套装,左胸的碎钻胸针晶莹闪烁。而她,也一直将眼神落在钟晨身上,顾永平回身介绍:“这是钟晨,这是……”

还没等他说完,那女人马上伸手过来,自我介绍:“我叫简繁。”

钟晨连忙伸出手与她相握,心里已经明白,她就是简明的姐姐,顾永平的后母。

顾永平没容她们俩寒暄,对钟晨说:“过来吧,见见我父亲。”

钟晨随他走到床前,床上躺着的男人看来六十开外,面容苍白,瘦骨嶙峋,眼睛专注地望着挂在墙上的电视机,他的眉眼,与顾永平颇有几分相似。

顾永平走过去,凑在他耳边说:“爸,这是小钟,钟晨,她来看您。”

“伯父,您好!”钟晨对着病人恭敬地说。

老人对她不理不睬,钟晨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顾永平也没解释,转身回到简繁身边,低声讨论起来:“你见到朱教授了吗?”

“还没有,我才到一会儿。”

“朱教授建议给爸装一个心脏起博器,我等你回来决定。”

“一定要这样吗?”

“心脏的问题越来越严重,骤停的时间越来越长。”

……

钟晨拘谨地站在病床前,看着这个老人。她在心里暗暗地感谢他,因为他,她才能站在顾永平的身边,她很希望老人看她一眼,但老人却只是一心一意地看着电视机,钟晨转头一看,电视里正传播着一场乒乓球赛,奇怪的是,只有画面,没有声音。

遥控器就在旁边的小桌上,钟晨拿过来,把声音调大了一点。

那边谈话的两人被电视声音打断了,顾永平冲过来,抢过遥控器,马上按到静音,厉声对钟晨说:“你乱动什么?!”

他从没这样说过话,钟晨被吓到。

简繁在一旁忙说:“她不了解情况,你凶她做什么?”

顾永平把遥控器放回到小桌上,对钟晨闷声说:“我送你回去吧!”说完就往门口走去。

钟晨也只好倖倖地跟在他后面。

两个人,一前一后,在走廊里快步前行,顾永平人高腿长,走得格外快格外急,钟晨跟得极费力。

突然身后有人连名带姓地喊:“顾永平。”两人同时回头,简繁站在门边:“你呆会儿还过来吗?”

“我送了她就过来。”顾永平在钟晨脑后答。他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里回荡,仿佛无处不在。钟晨回头看他,他已转身,继续向电梯口走去。

上了车,顾永平依旧沉默,脸色难看。钟晨满心慌张地呆坐着,不知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到了一个路口,红灯,车停下来,顾永平突然说:“八年前,我父亲就是在这里出的车祸,一辆违章的渣土车直接撞上他,大脑受损,他成了植物人。”

钟晨惊讶地回头,顾永平的眼神有着格外的痛楚。

“他听不见、看不见、没有知觉、没有意识,所以,他没有办法回答你的话,他也没有办法看电视。最近,他的心脏状况很不好,医生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。”

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。”钟晨歉意更深。

“是我该说对不起,我刚才态度恶劣。”顾永平答。

钟晨一直望着他,竟满心疼惜。八年,面对着一个毫无知觉的父亲,这状况,不是人人都能承受。“那你这些年一定很辛苦。”她柔声地说。

“开始几年,他偶尔有些好转,对外界有些反应,后来,就完全没有了。可是,即使这样,总还是在我身边,现在看来,这样的情况都难以维持。”顾永平的声音黯淡下去。

“别这么想,他看上去挺好的,一定会没事。”钟晨睁眼说白话地安慰他。

绿灯亮,顾永平轻踩油门,继续向前开去。

他开始吸烟,不再说话,心情沉重。

到了楼下,钟晨拎着包,扳开车门,准备下车,忽然想起什么似的,又回头道:“真的,你信我,我第六感很强的,你爸一定会好起来。”

天真的女孩,天真的安慰,其实并不能开解顾永平的心。但是他转头,看见她明亮的眸子,那么诚挚的,似乎真的为他难过。忽然间,他决定让俩人的关系更进一步。

于是,他一把抓住她胳膊,问:“以前谈过恋爱吗?”

钟晨懵了,老老实实地答:“没有。”

“以前有男人亲过你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顾永平的手一用力,直接把她拉到面前,另一只手伸到她的后脑,让她的脸凑得更近一些,然后,径直照着她的嘴唇吻了上去。

在此之前,虽然说是女朋友,虽然天天坐在同一台车里,虽然每天早晚都会见面,但顾永平连钟晨的手都没碰过。而现在,他的脸就在她的眼前,他的嘴唇压在她的唇上,浓重的烟草味道扑鼻而来。

钟晨眩晕了,所在的血都往脸上涌,所有的神经末稍都集中双唇之间。她不知该怎么回应,只知伸手抓住顾永平的衣袖,紧紧地,不松开。

可惜这时光太短暂,顾永平很快放开了她,坐正身子,然后说:“回去吧,很晚了。”

钟晨恋恋不舍地下了车,站在车边,顾永平打开车灯,开始倒车。即将离开的时候,他放下车窗,又说:“明天早上不能来接你了,自己去上班吧。”

“好。”钟晨乖乖地应承,她的心,此时,全在他的身上,只恨不能攀附着他,不再离去。他说什么,她都会答应,百依百顺,是因为有足够强大的爱。

 

顾永平在回去的路上,发疯地开。车窗全部放上来,车内流动着凛冽的空气。他一定超速了,他一定被摄像头照到了。无非是罚款,没关系,犯了错,就该被惩罚,就该被重重地惩罚。

他在心里咒骂自己,何苦招惹那个单纯的女孩,那么单纯的,甚至连接吻都不会的女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426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