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十二)  

2007-03-30 00:01:04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日子还是要过下去。失恋,算什么?

钟晨闷闷地,上班,下班。她本就不是张扬跳跃的人,而机关,也本就是淡漠隔离的场所,因此,没人知道,她的人生,她的爱情,曾经在一个傍晚,急转直下。

倒是晓珂,钟晨始终不敢见,想起那天,自己春风得意地将她丢在麦当劳,一副暴发户的嘴脸。如今,又怎么好意思向她承认,到嘴的天鹅肉被人硬生生地夺回去。太羞愧了,羞愧到连最好的死党都不能知道。

可是,有一天,晓珂却打来电话:“钟晨!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今天下午我要去见你的帅哥!”

“你?为什么?”钟晨可不想听到这个消息。

“年底了,我们台里要做专题片了,你知道的,大好形势,歌功颂德,顾永平得到中央领导的当面表扬,肯定是今年的重头戏啰!”

顾永平在上次晋见领导时的优异表现,钟晨确实早有耳闻。此时又听到他的名字,心里一阵难过。

晓珂在那端依旧兴奋:“我们那帮女记者都抢着要去,幸好本小姐与制片大哥关系暧昧,才取得最后的胜利!”

“哦,好啊!”钟晨敷衍地答。

“哎,你说,我若是跟他讲,我是你的死党闺蜜,他会不会对我好一些啊?比如说,更配合一些,或者给的误餐费更多一些啊?”

听到这话,钟晨急了:“别说你认识我!千万别说!!”

“为什么啊?有我这样的朋友很丢脸吗?”

“不是!不是!他不想让别人知道的!总之你别说!一定不要说!真的!真的不要说!”钟晨一时哪里找得到充足的理由,只能强调再强调,叮嘱再叮嘱。

“好吧好吧!”晓珂有些扫兴,答应着挂断电话。

钟晨将话筒放回原位,轻轻地叹了口气,心想,丑事总瞒不住人,这两天,还是得找机会向晓珂坦白才是,大不了被她讥讽几句。

 

下午,晓珂在顾永平的办公室里,与他从国际到国内,相谈甚欢。采访结束,临出门时,她还是忍不住,想让顾永平对自己留下更深的印象。

于是,她背着摄像大哥,悄悄地对顾永平说:“我是钟晨最好的朋友呢!”

顾永平怔了一下,问:“她最近好吗?”

晓珂不明白他的意思:“最近我可搞不清楚,她现在哪有时间理我们?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!”

顾永平马上反应过来,给自己转弯:“哦,是。不过,女孩子的心事,我哪知道?也许她对我有意见呢!”

晓珂忙答:“她还有什么好抱怨的?高兴都来不及呢,在我面前趾高气扬!”

顾永平也笑了笑,送她出门。晓珂自觉与他关系更为亲近,直嚷着有机会要他请吃饭,顾永平也应承着说好。

回过头,顾永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。那个女孩,这么多天,应该过得不好吧,居然闷在心里,连身边的朋友都不知道,没有人分担的痛苦和心事,该有多么难熬。

他想给她打个电话,请她放心,他没有透露她不想透露的事,而且,只要她不想说出去,他可以什么都不说。但是,他又想,这样的话,怎么说得出口?

而钟晨,其实也是一样,一个下午,总在想,是不是要打个电话给顾永平,请他什么也别说,给自己留点面子。可也只是想,不停地想,却不会拨出那个号码。

也许,思念就是这样,总得师出有名,总得有一个小小的理由,哪怕是微不足道的理由。

钟晨的忐忑,在接到晓珂的电话后总算结束。晓珂在电话里充分渲染了自己与顾永平是如何如何地一见如故,以及顾永平在得知她的特殊身份后是如何如何诚恳表态。“他答应了请我吃饭呢,你要记得提醒他哦!有福大家享嘛!”

钟晨本来想着坦白从宽,听到晓珂的话,却又放弃了想法。顾永平既然如此维护周旋,她又怎么好意思说出真相?

 

又过了两天,他们终于见面了。

今年春节来得早,在元月里。进了小年,领导们开始迎进送往,不停地四处视察开会。

这天上午,钟晨正在办公桌前写材料,王部长走进来喊他:“小钟,走,跟我到顾氏去一趟,看看他们的党建情况。”

钟晨慌了神,连忙回绝:“我今天还要整理常委会的记录呢。”一边说,一边拿眼向主任求援。

“回来再搞!你的点,当然你要去。”王部长大手一挥,不由分说。

主任怎知钟晨的心事,也在旁附合:“去吧去吧,那个晚两天没关系。”

于是,钟晨极不情愿地跟着王部长来到了顾氏。

一进大厅,她就心虚不已,看经过的旁人,仿佛都对她投以嘲讽的眼神。

她躲在肥胖的王部长后面,只恨不能马上消失。

而顾永平看见她时,也吓了一跳,他知道她难过,但没想到,她居然如此消沉和畏缩,站在众人之后,低着眉眼,脸色苍白到发青。

王部长倒是仍旧意气风发,各楼层转转看看,与员工亲切交谈,发表了一通放之四海皆准的讲话。然后,顺理成章地等到了中饭时间。

又坐在一起吃饭,还是差不多的那些人,钟晨,不幸的,又被王部长安排着坐到了身边。她简直食不下咽,对面坐着她不愿看见的人,身旁,又要防备王部长的骚扰,还有大家的敬酒,多多少少,她也要喝一点应付一下。

吃着吃着,场面上气氛又活跃起来,王部长满面红光,声如洪钟,然后,钟晨悲哀地发现,这一次,他不仅把腿靠上来,手,也开始不老实地在她大腿上摸了两把。

她只能尽力地躲远些,甚至将椅子拉了拉,以示态度。但王部长哪管那些,过一会儿,手又摸了上来。

此时的钟晨,再度陷入绝望之中,她忽然觉得,自己在男人面前,是如此地没有尊严。王部长也好,顾永平也好,都一样,想摸就摸了,想亲就亲了,只图个快活方便。

顾永平坐在对面,看着,什么都清楚。望着钟晨委曲的模样,他有些冲动。不管怎么样,这个女孩,曾经在他身边,一度十分亲密。

误餐费刚才已经给了,他手头上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,可以让钟晨走开,于是,他只能暗示下属不停地向王部长敬酒,自己也三番五次地举起酒杯,但王部长喝完后,手还是会放到桌下去,然后,钟晨依旧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此刻,他真想一杯酒浇过去,但他没有立场这么做,而且,区委常委,一旦得罪起来,后果也十分严重。

于是,他只能隐忍着,在合适的机会,找了个理由,结束了午宴。

王部长也没拒绝,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出了酒店,坐上车的后座。钟晨跟着,去开副驾驶的门。王部长突然大力拍打着自己的旁边,高声说:“小钟,来,坐这里来!”

“不用,我坐前面就可以了。”钟晨强装笑脸地回绝。

“坐这里,快点,快过来!”王部长说话都已打结,可态度却异常强硬。

大家都站在旁边,钟晨不敢拂王部长的面子,居然真的关上副驾驶的门,准备坐到后座上去。

顾永平看不下去了,一把拉住她,低头对王部长说:“部长,小钟上次在公司还有移交没有打完,必须跟我们回公司去一下。”

“还移什么交啊,那点事情,移不移交也没什么关系嘛!”王部长有些不情愿。

莫主席知趣,在旁帮衬:“那是,有一些档案还没搞清楚,会影响下一段工作。”

王部长也不好坚持,只好有些扫兴地挥挥手,示意司机开车。

车子终于走了。其他的人,其实早已耳闻顾总与这个姑娘往来甚密,也悄悄地让开了。剩下顾永平和钟晨,事隔多日,重又站在了一起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32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