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十三)  

2007-03-31 18:08:26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寒风猎猎,钟晨垂着头,视线追随着路边一张随风转来转去的报纸。

顾永平的声音响在她头顶:“不是告诉过你,态度要明确吗?你怎么还是这样?!”

钟晨不做声。

顾永平等了一会儿,见她不答,又说:“那种男人,你由着他,他下次会得寸进尺,到时你如果一个人,哭死了都没人知道!”

钟晨还是不做声。

顾永平感到自己的话,就像消失于无形,寻不到痕迹。他有点恼,伸手拉她的胳膊,说:“到我办公室去坐一会儿!”

钟晨肩膀稍一用力,卸开他的手,将自己的包背在肩上,向前面的汽车站走去。

“钟晨!”他在旁边用力地喊一声。

他喊她,她下意识地回头,这才第一次正眼看了他,他还是那个样子,只是喝了酒,脸色比平时略显得苍白。钟晨心里咯噔一下,抽抽地难过,想起了他曾经在电话里那样冷淡的口气。

委屈其实一直埋在心里,不敢说不敢提,全是不可告人的秘密,现在,见到他,一刹那都被激活了。她的眼泪从鼻子里往上冒,酸酸的。

她连忙回头,加紧往前走去。

顾永平快走上来两步,又拉住她的胳膊:“我送你,你等我!我去开车!”

说完,马上向公司走去。

钟晨傻站在路边,她心里想走,也知道,如果现在拔腿就走,让顾永平出来时扑个空,其实,倒能为自己挽回些颜面。可是,更多的心意,却是侥幸地劝说她,这些天猜了那么久,恨了那么久,为什么不留下来,听一听,那个男人会对自己说些什么?

所以,她顶着风,站在路边,心情矛盾,欲走还留。

顾永平走得格外急,甚至都没有从一楼坐电梯下去,而是直接从入口步行进了车库,让站岗的保安吓了一跳。

他开着车,从车库出来,速度很快,生怕钟晨会走掉。见她今天的样子,他突然满心歉疚。这么单纯的女孩,因为他荒唐的举动,不仅是伤了心,而且自信心也大打折扣,变得畏畏缩缩,逆来顺受,他为此自责。

车子上了坡,远远地看见钟晨还站在那里,他的心才放下来。

车停在她身边,他准备下来帮她开车门,但她已自己打开车门坐了进来,而且,是坐的后座。

他回头看看她,想喊她坐到前面来,见她望着窗外,一副自我保护的样子,只好作罢。

一路上,他都在想,该对她说些什么,毕竟,他欠她一个交待。没见面的时候,他以为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,见了面,他才知道,他以为结束了的事,别人,却还无法自拔。

想着想着,车就到了区政府门口。还是那条路,格外宽,格外长,刮着格外大的风。

车停下来,钟晨在后座,很失望,因为没有等到一句话,她去扳车门,发现车门仍是锁着的。

“请开一下门。”她对他的背影,说了第一句话,声音涩涩的,而且有些吐词不清。

他没有反应,过了两分钟后,他开腔:“对不起,那段时间,是我太草率,太轻浮,没有考虑你的感受,所以,伤害了你,真的很对不起。”

钟晨的手还放在门上,心却沉重地往下坠。电话里听一遍还不够吗?还要当面再说一次?何苦这样再三强调,就像她是个甩不掉的包袱。

她不懂得反击,只想逃离,于是,她重复着刚才的话:“请开一下门。”

顾永平没有理他,继续道歉:“小钟,一切都是我的责任,你没有任何错。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,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很好的男朋友,我说我们俩不合适,是说我,是我配不上你,是我不合适。”

这真像是讽刺挖苦,钟晨更加难过了。如果他们站在一起,瞎子都知道是谁在高攀谁,他却来假谦虚!于是,钟晨的音调高起来:“你让我下车!你开一下门!”

顾永平回过头来,竟见她泪流满面,混身颤抖。他下意识地伸手过去,握住她的手,想籍此表达自己最深的歉意。

钟晨放在膝上的手,被这个男人一把抓住,这是他第一次握她的手,温暖的手心,让她心神涣散。她终于说出自己的怨言:“你为什么要害我?我没有来惹你啊?你为什么要害我?我很难过,你知道吗?……你怎么能这样做?你说你不是随便的人,可是你怎么能这么随便地对我?说开始就开始,说算了就算了,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?你这是什么意思?……”

顾永平也有些语无伦次了,只知道一味地说: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是我不好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两个人就这样,一前一后,手握着手,在车里坐着,北风围着车子呼啸。

钟晨终于哭完了,一张脸也哭花了,顾永平松了手,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。

在她擦眼泪的当口,顾永平在旁边静静地说:“其实,我心里,一直爱着一个人,已经很多年了。”

钟晨被这话吓一跳,从纸巾里抬眼看他。他表情落寞地望着窗外,完全没有一丝欣喜。

过了片刻,他继续说:“那时候,我来找你,是因为我想试一试,另外交个女朋友,另外开始生活。你很单纯,很可爱,而且,没有心机。可是后来我想,如果我不能爱你,却和你在一起,对你,真的不公平。所以,我们不如早点结束。”

说完这几句话,他仿佛如释重负,回头真诚地对钟晨说:“我是想告诉你,这一切,并不是你不好,是我的错。希望不会影响你太多。”

他给了她合理的解释,解了她多日来的心结,他确实是不爱她,但毕竟不同于玩弄,这让她心里好过了一点。而他眉眼间的忧郁,竟令她开始为他担心,于是她小声问:“那你,怎么办?”

“不怎么办,将来做和尚去好了。”他语气轻快地答。边答边坐正身子,按开了车门锁,那意思是,她可以下车了。

钟晨只好道声再见,下了车。

车门一关,顾永平立刻将车向前驶去,他为了让这个女孩安心,说了一些他原以为永远不会说给别人听的事,就像是生生将伤疤揭起一个角,那种疼痛,让他备感焦躁。

 

晚上,下了班,钟晨没有回家,她跑去敲晓珂家的门。

晓珂打开门,见是她,头也不回地往屋里蹿:“关门关门,今天怎么有空过来陪我?帅哥呢?”

钟晨不答,跟着她走进屋内。晓珂盘腿坐在电脑前,正全神贯注地看着韩剧。

“看什么呢?”钟晨问。

“宫,好看死了,正宗王子和灰姑娘,跟你一样。”晓珂答。

钟晨坐在旁边,也陪着看起来。她本是来找晓珂,坦白自己早夭的爱情,但晓珂的心思完全不在现实中,她也无从谈起。

两个人就这样看着,直到凌晨。然后,钟晨挤在晓珂床上睡了。

黑暗中,钟晨低声地问晓珂:“如果信王子最后还是没有爱上彩京,那彩京岂不是很可怜?”

“有什么好可怜的?每天不用上班,穿着漂亮的衣服,有人鞍前马后,身边还站着个帅哥,也很不错啊!能爱上是更好,不爱,也算赚到。就像老板,给我们发工资就行了,不一定要爱上我们!”晓珂叽哩呱啦地回答,末了还加一句:“当然,老板要是像顾永平这么好看,我巴不得他爱上我,所以,你也不知走的什么狗屎运!”

钟晨不做声,翻了个身,望向窗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85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