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二)  

2007-03-07 11:35:52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二)

钟晨并不似晓珂讲得那样不堪,24岁的女孩子,未经世事,心机单纯,虽没有倾国倾城之貌,却也清秀可人,尤为可贵的是长了一双很美的眼睛,不经意间的眼波流转,自有令人心动之处。

大学毕业,她幸运地考上了公务员,在区政府办工作,半年前,又被区委组织部抽调,进入大型非公有制企业搞党建工作。王部长找她谈话:“小钟,这次你去的顾氏集团,是一家大型企业,也是利税大户,党建基础比较好,你配合他们的工会莫主席,把党组织建立完善起来,发展一些新党员,开展一些有特色的活动,争取办成全省的先进私企党委。”

钟晨有些心虚:“王部长,我自己入党也没有多久,对党建工作还不熟悉,恐怕会辜负您的期望。”

王部长踱步过来,亲切地拍拍她的肩:“没问题,我和他们的老总都挺熟,这个示范点我会亲自抓,有什么问题,你可以直接向我汇报。”部长亲昵的举动让钟晨不安,但她不能发作,只能强陪笑脸。

王部长继续说:“我们的重点,是要发展一些管理层、决策层的党员,发展一些年轻的优秀党员,比如,顾氏的总经理顾永平,我和他谈过这件事,觉得他很有向组织靠拢的愿望,你可以重点做做工作。”

钟晨点了点头,王部长又拍了拍她的肩,然后,手仿佛无意地,从她的背上滑落下来。钟晨不由地皱皱眉,连忙告退。

但是,工作上,钟晨还是认真的。到了顾氏,她就要求与顾总谈话。工会莫主席为难地说:“恐怕顾总没时间,最近他为了公司上市的事情,忙得很。”

“王部长说,他是我们的重点发展对象,我只是代表组织和他见个面,谈一下,不然王部长问起来,不好交差。”钟晨很坚持。

“好吧,我和顾总联系一下。”

周五那天,莫主席终于对钟晨说:“今天下午开董事会,大概五点钟结束,你到顾总办公室去等他吧。”

钟晨去了,四点四十五,她就抱着一摞资料,来到顾永平办公室外间的沙发上,等着。

娟秀的秘书泡来了一杯茶。钟晨望着她,暗想,顾永平一定好色,说不定,秘书就是小秘。转念,又觉得自己无聊,仿似内疚地对秘书格外客气地说谢谢。

然后,她枯坐在那里,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艰难地跳跃着。

五点半,秘书进来问钟晨还等不等,因为下班了,她要先走。

钟晨想了想,下周二组织部有个碰头会,她的工作必须有所进展。于是,她决定继续等下去。

秘书走之前,帮她打开了灯。她坐在那里百无聊赖,拿出手机玩游戏。NOKIA的贪食蛇,她总过不了第六关,兜来兜去,找不到足够的食物,时间就到了。

终于有一次,她几乎成功,却在最后的时刻,撞到墙,贪食蛇轰然爆炸。她下意识地站起来,大叫:“啊!气死我了!”

余光扫到门口有个身影,钟晨转头,一个英俊的男人站在那里,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。

钟晨的头脑里,公司老总都是中年秃顶,大腹便便,于是,她一厢情愿地认为这也是个找顾总的人。她收敛表情,装作若无其事地说:“顾总还在开会,没有过来。”

那个男人笑了,轻轻的笑,嘴角微翘起来。“我就是顾永平,我已经开完会了。”他的声音低沉浑厚,很好听。

那一刻间,钟晨来不及窘迫,只觉得晕眩。

顾永平走近两步,很有礼貌地问:“你是在等我吗?”他全然忘了与钟晨的约会。

钟晨回过神来,连忙自我介绍:“我是区委组织部派来搞党建的钟晨,受组织部王部长的委托,想来和顾总谈谈入党的事情?”说着,把那摞资料从沙发上捧起来,做好开展工作的准备。

顾永平这才记起此事,打量这个年轻的女孩子,以及从她口里蹦出来的革命话语,忽然有些好笑。他想回绝她,一时找不出理由,于是说:“对不起,领导,我晚上还约了人,要不,你把资料留在这里,我改天答复你。”

钟晨有些不情愿,她等了这么久,居然只是留下材料,可是顾永平的态度,让她无法继续,她只好将材料交到顾永平手中。

顾永平接过材料,向里间走去。

“顾总!”钟晨在身后喊她。

他回头,见这个女孩子局促困难地问:“您下星期一可不可以答复我?”

顾永平想了想,答:“我尽量,到时候你让老莫与我联系。”

钟晨茫茫然地走出了总经理办公室。事情办得不如她想象那般顺利,但是,顾永平回头的姿态,真是很帅,她悄悄地发着花痴,又觉得有些收获。

回到自己的临时办公室,拿起皮包大衣,去赶公共汽车。十二月的深冬,天已经完全黑了,她站在车站站牌下,眯着眼,努力想分辨开来的究竟是哪路车。

此时,她并没有留意到,一辆银灰色的捷豹正从她身边开过。顾永平驾着车,忽然看到路边站的这个女孩子,裹着深绿色的大衣,在寒风中瑟瑟索索。尽管刚才是一面之交,尽管车子滑过时只有短短的瞬间,但他居然认出了她,心里暗想,这不是刚才那个小干部吗?

只是念头一闪,然后他就已经忘了。

而钟晨还记得,当天晚上,她迫不及待地给死党晓珂打电话,说:“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人!”

晓珂不屑地回答:“除了你,谁不知道,你看本地新闻,凡是有他,都给大特写,可以增加收视率!”

“不仅好看,而且有钱!我以前怎么不知道?”

“现在知道还不晚,想办法把他勾引到手,你下半生就衣食无忧兼赏心悦目!”

钟晨叹口气:“我们哪有这福气,他定是眼高于顶。”

“是啊,是谁说的?灰姑娘也不是人人能当的,她可是没落贵族。”晓珂也跟着开始沮丧。

挂了电话,钟晨洗了洗,钻进被窝看电视,《武林外传》逗得她呵呵直乐,慢慢地,在电视声中睡着了。

这时候的钟晨,做梦,也不会梦见他吧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69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