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)  

2007-03-07 11:36:24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(三)

星期一,钟晨一天都像热锅上的蚂蚁,粘着莫主席哼哼:“莫主席,你去问一下顾总,到底怎么样嘛?我明天开会要交差呢!”

莫主席又是一脸难色:“今天北京的证监会来人考察,顾总正陪同呢,这时候打扰他,不太好吧?”

钟晨很失望,偷偷跑到16楼的总经理办公室,探头探脑,那个娟秀的女秘书走出来问:“找顾总有事吗?”

“他回来了吗?”

“今天恐怕不会过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钟晨继续失望中,明天没什么成绩可谈是一方面,见不到这个好看的男人,也是个原因。

下班了,她裹上那深绿色的大衣往外走,大厅的门打开,寒风直往脖颈里灌。忽然看见一个车队开进来。钟晨一阵高兴,站在门边等着。

顾永平和几个中层,说说笑笑地走过来,视线撞到大门边的一个深绿色的身影,围巾捂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双眼睛,灵动的,像是有话要说。

他又认出了她,那个年轻的小干部,他朝她点头寒暄:“下班了?”说着,就已经掠过她身边,并不打算等她的回答。

“顾总!”钟晨在他身后喊他。

他回头,见她的嘴里呵出热气,怯怯地问:“那件事您考虑好了吗?”

“什么事?”顾永平停下脚步,迷惑地问,他全忘了。

旁边的人拍他的肩,开玩笑:“风流债要还啰!”

钟晨听懂了,脸在围巾下红得一塌糊涂。

顾永平看出她窘迫,走回一步,依旧问:“什么事?”

他居然全忘了,钟晨有些气恼,知道问了也是白搭,于是,气馁地说:“没什么,打扰了。”

她这样说,旁边的人更觉得玄妙,顾永平也有些抹不开脸,突然想起了上周五的事,恍然大悟,转头对旁边的部门经理说:“对!对!对!她在劝我入党呢!”

老总用这种调侃的口气说出来,旁人爆发出格外热烈的笑声。

钟晨只好讪讪跟着笑笑,转身就走开了。她的心里其实很恼怒,因为发现顾永平不把她当回事,枉她还对着死党赞了那么久,可是,她不是那种火爆脾气的姑娘,也只是郁闷地忍耐着。

第二天开会,果然,王部长当着众人的面问起此事,钟晨一时词拙,只能敷衍道:“顾总说还在考虑。”进驻别的公司的人都说得振振有词,只有她毫无政绩。

王部长倒爽快:“还考虑什么,下次我到他们那里去一下,促一促这件事。”

说来就来,第二天上午,王部长就带着两个干部来了。

莫主席措手不及,急忙把王部长带到办公室,然后,四处找领导汇报。

钟晨陪着王部长坐在会议室里,王部长亲切地把她叫到身边,问她的情况,住在哪里啊?工作上习不习惯啊?父母身体好不好啊?有没有男朋友啊?……钟晨认真地一一回答。

或许与少女聊天,是每个男人最喜欢的消遣,王部长笑眯眯地,竟没有对老总的姗姗来迟表达不满。

顾永平终于来了,手里还握着车钥匙,一定是从某处急急赶来。他热情地与王部长握手,对自己的迟到作着合理的解释。

然后,莫主席开始汇报工作,钟晨拿着笔记本仔细记录。

偶尔抬眼,看到顾永平,表情认真地坐在一旁,眼神却聚焦在不知名的某处。笔记写着写着,就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了。她有些后悔不该坐在他对面,一张俊朗而又若有所思的脸,容易令人分神。

开始只敢偷眼看他,瞄一瞄,就跳开,后来发现,盯久一点也没关系,反正没有人会注意,于是,视线停留的时间,越来越长,心里窃喜,呆板的机关生活里,见不到这样的人,如此说来,今天是赚到了。他在想什么呢?谁是被他想的那个人呢?真希望知道……

莫主席汇报到最后,开始表态,语调猛地高亢起来,顾永平突然回过神,眼光一转,钟晨躲避不及,正被他撞到,一时间羞愧难当,借着低头写字,头埋到最深,感到自己从头顶一直红到脖子根。

中午必然是留吃饭的,公司旁边就有一家高档酒楼,王部长被簇拥着向酒楼走去。钟晨还在为刚才被顾永平活捉而懊恼,拖拖拉拉吊在最后。王部长走到半道上,忽然回头找她:“小钟呢?”

大家都回头,钟晨连忙紧赶两步,跟上队伍,王部长亲切地揽揽她的肩,将她带在身边,对顾永平说:“小钟可是我们区委最年轻的女干部,顾总要多多关照啊!”

顾永平在旁接话:“一定,部长放心!”

钟晨不敢转头向他,想他发现她偷看,心里必是瞧她不起。

进了包厢,王部长继续亲切地将钟晨安排坐在了他旁边。一桌的男人,只她一个女孩。两瓶五粮液往桌上一摆,钟晨就开始害怕。

果不其然,王部长在酒桌上不断地命令钟晨向大家敬酒,钟晨不能喝,但又不敢拒绝,硬着头皮端起酒杯,一个个地敬过来。酒精从口里落到空空的肚子中,火烧火燎。

酒助人兴,包厢里气氛渐渐热烈起来,王部长一张肥脸泛出油光,渗出汗水。他热情地给钟晨夹菜,让钟晨受宠若惊。忽然,王部长的腿在桌下,有意无意地与她的腿摩擦着。她不动声色地想移开,但躲不开,身子已经侧到不能再侧,大腿依旧被他紧挨着。

钟晨慌极了,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挑逗过,而对方又是她的顶头上司,在区里也数得上的领导人物。她本就喝多了,头脑混乱,半晌才想起借故起身,去洗手间。

她在洗手间磨蹭了很久,在走廊也徘徊了一阵,鼓起勇气走回去,坐下去时,还刻意把椅子拉了拉,想尽量离远点。但是,没有一分钟,王部长的腿又靠了过来,而且这次,他的手竟也搭在她腿上。

满桌的人都在谈笑风生,谁会注意到一个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女孩子,经历着此生第一次的性骚扰?钟晨觉得自己表情都扭曲了,眼泪在眼睛深处,有着向外涌的冲动。

突然,顾永平喊她:“小钟,你帮我个忙,到我车上去拿个东西,是我准备送给王部长的小礼物。”

真是救世主!钟晨“腾”地就站起来了。顾永平递给她车钥匙,对她说:“车停在车库里,保安会告诉你是哪一台,打开后厢盖,有个黄色的纸袋里装着个黑色的盒子,你去拿来。”

钟晨频频点头,接过钥匙就走。

太急了,她忘了穿大衣就冲出了酒楼。寒气一拥而上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。没关系,冻死也比被王部长那个色鬼逼死要强。

待到钟晨取来那个纸袋,午宴也结束了,顾永平陪着王部长站在门口等着她。

钟晨把纸袋递过去,顾永平接过,送到王部长手里:“王部长,这是欧米茄奥运纪念版的男表,我知道您喜欢手表,一直留着准备送给您,也算拜个早年。”

王部长毫不推辞,连声感谢地接了过去。

待王部长的车开远,钟晨将车钥匙递还给顾永平。顾永平接过钥匙,转身向公司走去。

钟晨忽然在他身后,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他吓到回头,见她正在揉着鼻子,样子憨憨的。他一时良心发现,转头低声说:“以后态度要明朗一点,不然,很容易吃亏。”说完便走了。

钟晨醒悟到,果真是他救了她的场。但是,她依旧有些不知所措,也许是不够聪明吧,她楞楞返回包厢去取大衣,边走边想,怎么样做,才算明朗?

对于从没有与男人玩过爱情游戏的她而言,这确实是个难题。太难了,以至于,她都忘了想,刚才勉强也算得上是英雄救美的一场好戏,她该为此欢欣鼓舞才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49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