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十四)  

2007-04-06 00:21:41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春节很快就到了,大年三十这一天,钟晨蒙主任恩准,可以提前一天放假,回老家过年。

她拎着大大小小三个袋子,里面装的都是单位发的过年物资,还有她自己买的一些东西,跑到汽车西站去赶车。

车站内的大巴太难等,她上了车站外私人运营的小巴车。

坐上车,把东西放好,她掏出手机来看时间,发现手机上有好几条短信,都是同学朋友发来拜年的。

此时,车还没坐满,老板在门外声嘶力竭地吆喝。反正闲坐着也是无事,钟晨从收到的短信中挑出一条比较好的,改了改落款,也对着电话簿,一个个地发起来。

导航键往下拨着拨着,一个扎眼的名字跳出来——“顾总”,存这个号码时,与他,还是只能称呼顾总的关系,后来的事,还统统没有发生,如今,却似乎已全然结束,连“顾总”都无从喊起了。

钟晨犹豫了一下,也给他发了一条。平时没有由头联系,趁着节日,问候一下,也不会错到哪里去吧?能回,当然更好,不回,也就过去了。

女人,就是这样。虽然,那个人已经把话说到绝处了,但钟晨,竟还是收不住自己的心,每每想到他寂寥的样子,满心怜悯,全然忘了他曾经那样轻率和随意。

不一会儿,车上的人就坐满了,最后来的是一对民工夫妇,大包小包的,女人怀里还抱着个婴儿。车上座位只剩一个了,老板说:“上吧上吧,让女的坐位子,你坐走道里,我少收你五块钱。”

两夫妇商量了一下,也就上了车。男的靠坐在妻子身边的地板上,一脸幸福的表情,时不时去看看襁褓中熟睡的孩子。

车摇摇晃晃地上路,钟晨的手机上,不时回过来一条短信,打开一看,都不是她期望的那个人,失望,失望,慢慢地,钟晨靠着椅背,睡着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钟晨被一阵吵闹声惊醒。睁眼一看,车子不知何时停在了一家加油站里,老板正抓着那个坐在地上的男人往下拽:“下来下来,不是我不搭你,实在是罚不起,前面正在查超载,抓到就要扣车,大家都走不了。”

男人恳求道:“我坐在地上不起来,外面看不见的。”

“不行,每辆车都要停车检查,你这么个大男人,一定会被发现。”

“我要下车了,我老婆孩子怎么办?麻烦你想想办法?”

“我有什么办法想?你是最后一个上来的,只能让你下去。要不你们一家人都下,我退钱给你们!”

“我小孩刚满月,下来吹风怎么行?老板,麻烦你!”

“我也没办法!下来下来,大家都要赶回去过年,让谁下去都不合适。”

老板和那男人在那里不停地拉拉扯扯,抱小孩的女人也跟着求情。

车上的人等得不耐烦,都催着老板快走,那男人,终于被老板生生拖了下去,站在路边,一脸凄惨,小孩也仿佛知道什么似的,在妈妈怀里大哭起来。那女人对着外面喊:“怎么办?我们下来算了?”

男人连忙阻止:“别下来,别下来,你到了车站,就等着我,找个暖和的地方!”

车门关上了,车子向加油站外驶去。

钟晨听着小孩的哭声,突然觉得自己太无情,她猛地站起来,说:“我下去,让他上来!”

她的话被严格遵照执行了,老板还严肃地问她:“你想好没有,这时候搭车可不方便。”

钟晨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毅然决然地拎着大大小小的三个包,下了车,站在了高速路上的加油站里,还对着千恩万谢的民工夫妇潇洒地挥了挥手。

车驶远后,她就开始后悔了,大年三十的加油站,连工作人员都看不到两个,她想在这里拦到回家的车,真还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

顾永平坐在医院的走廊里,低着头,抽烟。

此时,整层楼,只有他父亲一个病人,别的病人,再重的病,都回家过年去了。

简繁从病房里走出来,走到他身边坐下:“我中午要回家吃团年饭,你也一起去吧?”

顾永平摇摇头,没说话。

“没有别人,就是我爸妈,还有简明,一起去吧?”

“不去,我在这里陪我爸。”顾永平低声说,又深深地抽了一口烟。

“你抽烟越来越厉害了,少抽一点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要不要我带点东西来给你吃?”

“不用了,我待会儿自己出去吃一点。”

简繁沉默了一会儿,站起身说: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顾永平依旧俯着身子,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然后听见简繁的高跟鞋,脆响着,向走廊那头去。

顾永平回头望她的背影,直到她走进电梯。

十年前,简繁到学校宿舍来看弟弟简明,顾永平见到她第一眼,就爱上了他。但那时他还是稚嫩的大学生,而她已是小有名气的桥梁设计师,哪有勇气追求,只敢放在心里。

怎知有一天,独居多年的父亲宣布要结婚,带回来的女人,竟然是她!

他于是躲得远远的,甚至在外租了房子独住。直到父亲车祸,他才回到这个家。那些愁苦的岁月,两个人互相安慰支撑,心中的爱意,无从掩饰,不知何时起,就不再是继母和继子的关系了。

但是,快乐有多大,痛苦就有多大,爱上简繁,是他这一生最大的错误。这样的爱情,这样难以启齿的爱情,注定死无葬身之地。

两个人都知道,所以,有时候,他们像热恋的情侣,有时候,他们又像冷漠的路人。

顾永平将烟放在脚下踩熄,然后,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里。

他打起精神,因为还有事要做。口袋里的手机已不知振动了多少次,这是中国最热闹的一天,不论自己再如何寂寞,回复别人的祝福总还是必须。

手机上的短信已有五十条之多,他一条条看,一条条筛选,重要的人物,他回拨电话去致以问候,一般的朋友,就同样回一条信息去了事。

快处理完的时候,他看到了来自钟晨的短信。内容很普通,同样的信息,他已收到好几条,但是,这个女孩,他总有些心存歉意,毕竟,自己一念之差,伤了她单纯的心。

于是,他决定回拨过去,亲口祝她新年快乐。

 

钟晨站在加油站的路边,已冻得瑟瑟发抖,她向每一辆路过的客车招手,希望有人会停下来,但此时的长途客车,哪一辆不是人满为患?

有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猥琐男人,围在她周围打转,游说她跟他走,保证用摩托车送她去最近的县城。

钟晨不敢搭理他,将包紧抓在手里,只装做没听见,可那男人见四处无人,凑得越来越近。

此时,手机响。

钟晨掏出来一看,上面竟跳着“顾总”两个字,心里不由得慌张起来。

“喂?”她接通电话,只说了一个字,鼻子有些发酸。

“你好,收到你的短信,也给你拜年,祝你新的一年一切顺利!”顾永平程式化地说,他今天已经这样说了很多遍了。

“谢谢,谢谢你,你也一样!”到了顾永平面前,钟晨就只会答这种简单的话。

顾永平原本可以道再见,然后挂掉电话了,但不知为何,他又加了一句:“回家了吧?家里人都好吗?”

钟晨不想说出自己的窘境,支吾着答道:“都挺好的,谢谢!”

而此时,那个旁边晃悠着的男人,见钟晨分神,突然伸出手来,抢过钟晨脚边的一个包,迅速逃去。

钟晨受到惊吓,大叫一声,下意识地往那人逃跑的方向追去。

这头,顾永平被钟晨的叫声吓了一跳,对电话里喊“喂”。

没有回答,只有杂音和脚步声,然后隐隐听到钟晨在说:“那人抢了我的包!那人抢了我的包!……”

顾永平没有挂电话,他意识到钟晨遇到抢劫了,于是,他耐心地等在这头,不时地喊“钟晨”的名字。

钟晨拎着剩下的两个包,追到铁丝围墙边,眼见那人钻进树林里不见了,她转头向加油站的员工求助,但员工们都是一脸漠然的表情,完全不予理会。

她于是想到要打110报警,找手机,才发现手机一直抓在手里,而且,手机里正传出顾永平的声音:“钟晨……出什么事了?……钟晨……”

钟晨颤抖着将手机放在耳边,她吓到快哭出来了:“刚才那个人趁我不注意,把我的包抢走了!”

“你不是回家了吗?”

“没有,我还在路上,在等车,等不到,那个人一直跟着我,还抢了我的包!”钟晨有些颠三倒四,只记得那个被抢的包。

“告诉我,你在哪里?”

钟晨报上了加油站的名称。

顾永平站起身,向电梯走去,边走边说:“你就待在那里,我马上过来接你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24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