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二十三)  

2007-05-16 13:15:02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五点半不到,钟晨的电话就开始炸响。

“下班了!下班了!快出来!我已经到了!”电话里简明声如洪钟。

钟晨瞟了眼主任,低声回答:“等一下,我还没下班呢。”

“给共产党干活,别搞得那么积极!快点,我还有事去。”简明可不理她这一套。

钟晨为难地挂断电话。主任抬起头来问:“在等你啊,那你先走吧!”

“不是……”钟晨想解释,等她的不是顾永平,顾永平很耐心,坐在车上等,从来不催她。时时刻刻地,她总想着要维护他。

主任可没容她说下去,挥挥手说:“没事,去吧,去吧,别让人等了!”

钟晨只好从命,一瘸一拐地向门口走去。

那台白色的车,堂而皇之地又摆在大门口,让人窘迫,钟晨瞄瞄四周,没有熟悉的人,这才靠拢去,上了车。

“这么努力,想当官吧!”简明开口第一句话就像取笑。

“我们这种人,哪当得到官?”钟晨答。

“入党了吗?”

“入了。”

“可惜啊,不然我找个朋友,介绍你入民主党派!”简明遗憾地说。

钟晨笑:“民主党派这么有用吗?”

“那当然,简繁就是九三的,现在已经是省政协委员了。”

听到这个名字,钟晨的心,抽抽地痛一下。

“你想,她又是高级知识分子,又是民主党派,又是女人,还是漂亮女人,多好!已经有省里的领导在劝她从政,去当个什么官呢!”简明继续说着。这个姐姐,看来颇让他自豪。

“她那么优秀,我们哪里比得上!”钟晨黯然的答。

简明居然跟着点点头:“那倒也是,我就说过她,长成这样,完全可以靠脸蛋吃饭,可偏偏要自讨苦吃,靠本事吃饭,多累啊!”

钟晨没再答,她望向窗外,又想起了昨夜,三个人站在寂清的停车坪里,夜风扬起简繁的衣摆,顾永平那渐渐松开的手臂。

简明的车驶过了钟晨家的路口,钟晨在出神,也没有注意到。等她回过神来,车子已经开进了一个小区,停在了一栋房子前。

“这是哪里?”钟晨惊讶地问。

“你不知道?”简明颇奇怪:“老顾家你没来过?”

钟晨摇摇头。

“你们的恋爱看来挺纯情的,哈哈哈……”简明暧昧地笑起来。

笑完后,他说:“下车吧,今天你的公公,我的姐夫出院,我们都应该来看一下吧?”

这话在理,钟晨赶忙跟着下了车。

走进屋里,竟颇为热闹,好几个中年女人在穿梭忙碌。钟晨盯着她们,不知该如何打招呼。简明在鞋柜里翻拖鞋,丢在钟晨脚边,然后说:“我姐出差去了,顾永平等会儿就下班了,他今天好像是有个会。这些都是钟点工和护工,不用打招呼!”

钟晨明了,一跛一跛地进了客厅,简明拍她的肩:“这边来。”

钟晨随着他走进旁边的一个房间,顾永平的父亲睡在床上,依旧是那样,苍白的脸,眼睛半睁着,看着不知名的远方。屋外的人来来往往,大声的交谈,但他的身边,却一个人也没有。

今日见到他,钟晨的心态已完全不同,她爱着这个人的儿子,却也知道了许多本不该知道的事情,心里,生出浓浓的怜悯。她走过去,轻轻握了握他的手,手是瘦削柔软的,却依旧有着暖意。

简明在旁边轻声叹息:“唉,总是这个样子,也没有好起来,也没有更糟糕,这何时是个头?”

 钟晨拿眼瞪他,让他不要再说下去。

 简明辩白道:“有什么关系,他又听不见。”

 “你怎么知道?你又不是他!”钟晨反驳。

 简明没话可说,随手拿起床边的一本书,突然低声笑起来:“这些人也真够懒的,这本书读了有一、两年了吧,也不换换?”

钟晨一看,是张爱玲的作品集,她接过书,翻阅着,问:“伯父也喜欢看张爱玲吗?”

“这我可搞不清,我是文盲。”简明倒是答得干脆,钟晨不禁笑起来。

简明转身向门外走去,口里对钟晨说:“走吧,我们出去坐。”

钟晨却在床边坐了下来,答道:“我好久没看这本书了,正好在这里看一会儿。”说完,她随手翻到一页,读了起来。

晚一些时候,顾永平进了家门,看见简明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开口问道:“过来了?小钟你接了吗?”

“你交待的事,我当然照办!”简明答。

“她回家了吧,脚好些了吗?”他向父亲的房间走去。

“你不会自己问她?”简明拿着遥控器,快速地调着台。

顾永平没在意他的话,心里也想着,待会儿该打个电话问一下。

走到门口,却听见里面传出低低的朗读声,正在读着那本张爱玲。然后,一个小小的纤弱的背影闯入视野。

“……在他们之间,隔着地板,隔着柠檬黄与珠灰方格子的地席,隔着睡熟的狸花猫,痰盂,小撮的烟灰,零乱的早上的报纸……她的粉碎了的家!……短短的距离,然而满地似乎都是玻璃屑,尖利的玻璃片,她不能够奔过去。她不能够近他的身……”

顾永平一时楞住了,他没想到会见到她,在这个充斥着腐败与煎熬的房间,他没想到会有她坐在里面,只见她低倾着头,用舒缓而安宁的声音,认真地读着故事,就像是,真的有人在倾听。

他倚着门框,望着她。

突然手中的电话响,他急急闪开,但钟晨猛一回头,还是看见了他的半个身影。

钟晨不好意思读下去,放下书,寻出来,却见顾永平躲出去很远,站在厨房门口接电话。他口里说着话,转眼看见她,眼里仿佛有些犹疑,只是淡淡地点点头。

这边,简明高叫:“过来吃饭了!”

钟晨只好慢慢地走到餐桌前坐下。过了片刻,顾永平也过来,坐在她对面,简单地问:“脚好些了吗?”

“好些了。”钟晨答。

“那些药知道该怎么用吗?我后来想起忘了告诉你。”

“有说明书,知道的。”

简明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里的智力测验,忽然大声说:“C,一定是C!”把两人的对话打断了。

三个人都默契地将注意力转到了电视上。简明每题必猜,钟晨偶尔提出反对意见,顾永平却只是看着,并不参与。

主持人在电视里提问:“请问,艺术体操起源于哪个国家?A,俄罗斯;B,日本;C,瑞士;D,中国。”

简明马上回答:“A!俄罗斯,那些跳艺术体操的多漂亮啊,肯定是A!”

钟晨忍不住纠正:“是瑞士。”

“不可能,瑞士?瑞士只有钟表和巧克力。”

“是瑞士!”钟晨坚持说。

电视中的选手在现场观众的帮助下,也选了A,简明更得意,说:“我说了是A吧!”

未几,主持人公布正确答案,却是钟晨说的瑞士。

钟晨笑了,简明回头赞道:“不错嘛,这也知道。”

一得意,钟晨接口道:“那当然,我练过好几年呢!”

这下把简明的注意力吸引过来了,他上下打量钟晨:“看不出来嘛!”

“我的球操还在全国少年组拿过名次呢!”钟晨边说,边瞄一眼顾永平,他也正看着她。

“那怎么不练了?”简明接着问。

“后来,教练说我不够高。”钟晨沮丧地说。

简明大声笑出来:“哈哈哈,我确实在想,哪有你这么矮的艺术体操运动员?哈哈哈……”

钟晨也跟着笑,虽然她没有再看顾永平,但她知道,他一定也露出了笑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44)| 评论(4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