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二十五)  

2007-05-23 17:22:20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二天,钟晨起得很早,从床上爬起来后,她先试了试扭伤的脚,比昨天好多了,想着今天要坐公共汽车上班,行动不便,宜早行,刚过七点,她就下了楼。

从楼道口拐出来,上了马路,她向公车站走去,突然有人大声在后面喊:“嗨!这里!这里!”

钟晨一扭头,见那辆低低的跑车停在不远处,简明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身子,向她招手。

她停住脚步,车子已滑到她面前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钟晨问。

“你是装傻吧?我在这里还能为了别的事吗?”简明反问道。

“不为别的事,是为了什么事?”钟晨抵回去,由于昨晚顾永平的话,她现在面对简明,满腔不快。

看她脸色不对,简明从车上走下来,正面解释:“老顾跟我说,他这几天出差,让我当你的车夫接送你上下班啊?他没告诉你吗?”

那个人,居然,真的在撮合?钟晨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。

简明依然在表功:“老顾还叮嘱我,说你今天出门比较早,让我七点钟左右过来,害得我昨晚的夜生活质量极差!早上一边开车,一边打瞌睡,差点酿成交通事故……”

“我不用你送,谢谢你,你回去吧!”钟晨咬牙切齿地打断了他。

简明猝不及防,半张着嘴,满脸惊讶。

钟晨一甩头,继续向公共汽车站走去。

简明快走两步跟上来,问道:“怎么啦?我得罪你了吗?怎么突然生气了?”

“我没有生气!”

“没生气怎么不坐我的车啊?是不是我昨晚不该笑你矮?”简明嘻皮笑脸地问。

“我自己能走!我可以坐公共汽车!我不用送!”钟晨却板着脸答,走快起来,脚还是疼,但她只想快一点,离开简明,离开顾永平的好意。

简明许是被她弄懵了,僵在原地,没跟上来,钟晨走出去好几米,突然听见简明大吼一声:“嗨!钟晨!”

不止是钟晨,路边的行人都回过头来,寻找这声吼叫的出处。

简明站在路边,寒冷的早春,他居然只穿了件长袖T恤,但依旧昂首挺胸、极其不满地望着钟晨,大声说:“你和老顾搞什么名堂我不管,但你们他妈的别把我当猴耍!我好歹在公司也是个老总,大清早爬起来,好心好意跑到这儿来接你,你不说谢谢没关系,可你他妈的别当我是出租车,想上就上,想不上就不上!”

钟晨被他这几句话堵得无言以对,只知傻站着。

而旁边的人,搞不清状况,以为是小俩口吵架,发出窃窃的笑声。

简明见自己的招数发生了效用,更加气盛,伸手指着钟晨:“我告诉你,今天你上也得上,不上也得上!”说完,他返身走回车边,坐了进去。

车子向前滑动,停在了钟晨面前。

钟晨涨红了脸,踌躇片刻,打开车门坐了进去。

简明一脸恼怒,不理不睬地只是开着车,很快就把她送到了办公楼门口。

钟晨低声说:“谢谢!”

没有回应。

打开门后,钟晨觉得还是必须补上一句,于是她说:“我真的没事,晚上不用麻烦你了。”

“你放心,请我来,我也不会来!”简明冷冷地答。

钟晨的脸又红了起来,在心里,她终究是感到愧疚。下了车,她刚将车门合上,简明马上一脚油门,车子“呜”地一声,驶下坡去。

 

真是漫长的一天,钟晨干活心不在焉,区委书记接见投资商,让她在旁边做记录,回来后,交给主任,主任不满地看着她:“怎么记得这么少?”

“嗯。”钟晨只哼了一声,就埋头干别的事去了。

“对了。”主任说:“上次我跟顾永平说过,请他拿篇稿子,谈一下高科技企业的生存和发展现状,省委内参找我要这方面的文章,他答应了,这么多天,也该出来了吧?你催一下他!”

听到这个名字,钟晨打键盘的“嗒嗒”声暂停了片刻,又响起来。

主任没听到回答,追一句:“听见了没有?”

“嗯……”钟晨闷着头,只能哼哼。

“请他务必这个月底要给我啊!”主任再次强调。

钟晨咬着嘴唇,在写今天活动的新闻稿。“高书记表示,区政府历来对招商引资工作高度重视,将继续完善基础设施、优化投资环境环境环境……”她下意识地打着,没有发现自己一直在重复着最后两个字。心里真是恨啊!为什么总是不能说出口呢?为什么总是不可以理直气壮地宣称:他和我,已经没戏了,已经没在一起了,有什么事,直接跟他说去,不要再找我!他和我,什么关系都没有了!

只是这样想想,钟晨就觉得凄凉,那个人,那个说话温和、表情淡定的人,那个偶尔会凑到她耳边与她低语的人,那个曾经给过她坚实臂膀,曾经在她最窘迫的时候适时出现的人,终于,不会再出现了——而且,直到最后,他都没有,真正地喜欢过她。

钟晨深吸了一口气,将目光投回到屏幕上,文档上是满屏的“环境”,她大力地按下后退键,将那些多余的字一一删除。

 

顾永平正在交待新来的陪护,照顾病人的注意事项:“有时间的话,就在旁边念一下小说,不要把他一个人丢在那里!念的时候,声音要轻一点,轻轻地读就可以了。”

他想交待说:就像小钟那样,轻声地读,就可以了。一转念,觉得没必要,因为,除了他,并没有人听见过钟晨读书的声音。

这时,简明的电话来了。他接通,还没到耳边,就听见里面在大叫:“老顾,你他妈的干的什么事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那个钟晨今早上对我不理不睬的,把我甩在路边要去坐公共汽车!气得我肺都炸了!别的女人求着我去接我还没时间呢,你那个老婆他妈的什么意思?!”

“最后呢?”

“最后我强迫她上的车,不然我颜面何存!”

“那就好!”

“不过我告诉你,我不会再去接她了!你安排别的人去吧!”

顾永平沉默了两秒,简短地答:“好!”准备挂断电话。

可简明却没那意思,他继续追问:“哎,你和她出什么事了?昨天晚上还好好的。”

顾永平再次沉默,他的手里,下意识地翻着那本张爱玲,简明居然也没说话,耐心地等在那头,等他的回答。

过了许久,他答:“我和她,分手了。”

这答案让简明有些尴尬,支吾着,连忙挂了机。

顾永平将手机放回口袋里,突然很想知道,昨天钟晨到底读的是哪篇文章,他凭着依稀的记忆,仔细地翻找,终于看见了,是《心经》。

他记得,原先简繁也指着这篇让他看过,但他没有在意。

现在,他坐下来,开始认真地读。

足有二十分钟,他才看完,把书放回原处,走出门,去开车,手却是颤抖的。

那样的故事,父亲与女儿的爱,不得不寻找的背叛与出路,就像是一拳击在他最脆弱的软肋,让他窒息般地疼痛起来。

他回想起,某个午后,简繁缩在沙发上看书,突然昂起头对他说:“顾永平,你看过《心经》吗?”

那时,他正在处理一些公事,大力地寻找电话簿里的号码,边翻边答:“没有,是佛教的?”

“不是,是张爱玲的小说,有空可以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他抬眼答,答完就忘了,现在回想起来,简繁的脸上,有些悲戚。

然后,是钟晨的背影,倾着头,坐在父亲身边,马尾搭在右肩上,低低的念着,念着这个故事,用平静安宁的语调。

这两个女人,用同样悲悯而了然的心,用同样一个故事,出现在他面前。顾永平忽然觉得自己,前所未有的孤独与彷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88)| 评论(4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