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二十六)  

2007-05-26 22:05:06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周末的机关,安静得格外早,大家很有默契地以各种理由提早开溜,主任也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,钟晨索性将PPLIVE打开,看相声,她很想让自己洗洗脑,笑一笑,但郭德刚在台上说的话,也就那样,不知为何下面的观众笑得如此热烈。

拖到六点,四处已是寂静无声,不走也得走了,钟晨慢腾腾地清理桌子,关了灯,关了门,背着包,一高一低地向门外走去。

拐到大厅,她吓了一跳,居然有一辆白色的跑车泊在大门口,像极简明的作派。

她停住脚步,仔细地向车内看去,希望是另一个人的另一台车。

但是不容她仔细分辨,那个人已经从车上钻出来了,对着她挥手。

果然是简明。

她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。

简明笑脸相迎:“你的先进性保持得可真好啊!别人都走光了,你还在工作。”

钟晨勉强挤出一个笑容。

简明头一摆,说:“上车吧!”

钟晨僵在车前,她真不想上,真不想!简明居然回心转意又来到这里,多半是顾永平的意思,她觉得自己像是个包袱,就这样,被顾永平轻易地卸给了简明。但她不知该如何拒绝,毕竟不是那种刚烈火爆的女孩,早上的表现已是极致,实在无法一天之内做上两次。

而简明,早已嘻皮笑脸地走到这边,打开车门:“走吧,看我胸怀多宽广,我把今天定为助残日!”

钟晨只好,只好上了车。

车刚驶出区委大院,钟晨的手机响,她掏出一看,是晓珂。

此时,周末的夜晚,她必定是为了自己的终身大事,在焦急地等待。钟晨真不想接这个电话,她坐在简明的车上,想要说谎搪塞都无从下手。

所以,她轻叹一口气,任由电话漫无边际地响下去。

简明在旁,好奇地问:“谁的电话啊?”

“朋友的。”

“老顾啊?”

钟晨望着窗外,摇摇头。

电话断了,不到两秒,又开始锲而不舍地响起来。

正遇上一个红灯,车缓缓地停下来。简明耐不住性子,伸头过来看号码:“晓珂?”

他缩回头去,又喃喃地念了两遍这个名字,突然醒悟道:“哦,就是那个记者妹妹啊!我来接,我来接!”

这厢说着,那厢他就已将手机抢了过去。钟晨反映不及,两人已对上了话:“晓珂,你好啊!……是啊,我是简明啊!……别喊简总,简明、简明,大家都是朋友。……老顾他,他出差去了,我接一下钟晨,钟晨崴了脚……晚上?没事啊?……不不不!我请你们,那有让你请的道理?……好,我知道那地方,待会儿见!”

电话递回来,简明兴高采烈地说:“好了,晚饭有着落了!”

钟晨心里暗想:也好,晓珂终于如愿。于是她答:“你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“为什么?是你的朋友啊!她要你一起过去。”

“我不想去,我不舒服,想回家了。”

“吃饭又不需要用脚吃。”

“我真的不想去!”钟晨也懒得找借口了,强硬地坚持着。

简明将车拐上立交桥,回头望她一眼,忽然道:“你就算要帮你朋友撮合,也该到场吧?不然多尴尬!”

钟晨一惊,转眼看他,简明满脸得意的笑容,轻轻旋转着方向盘。

谁喜欢谁,原来都是无可隐瞒的事。

她只好不再反对,跟着车,来到了约会地点。

西餐厅,这是晓珂的爱好,昏暗的灯光,轻柔的音乐,毫无用处但必须存在的鲜花和蜡烛,每个人的脸上,都只剩模糊的线条和朦胧的眼神。

谁知简明一边停车,一边笑着说:“你的朋友在帮我省钱呢!”

“为什么?这里挺贵的。”钟晨问。

“老顾没带你来过?”

钟晨没答,顾永平几乎没有单独与她吃过饭,更不用说是这种浪漫的地方。他带她去的地方,永远人声鼎沸,灯光明亮。

简明将车停好,保安马上过来给他开车门,恭敬地说:“简总。”

走进餐厅,迎宾小姐也恭敬地喊:“简总。”

然后,一个貌似经理的男人从暗处冒出来,也殷勤地问候:“简总,要过来怎么没事先通知?包厢都订出去了,要不我去调一个出来。”

“不用,有朋友订了位,在等我们。”简明边说,边回头提醒钟晨:“注意,这里有台阶。”

经理点头称是,却并没有走开,继续在简明身边说:“物业公司那边通知我们,说最近水电费涨了,让我们去补交钱。”

“去交就是了,这种小事不必问我。”

钟晨这才明白过来,简明原来是这家店的老板。

晓珂在靠窗的一个卡座上,向他们招手,准确地说,向简明招手。看上去,她精心打扮过,居然项链、耳环一应俱全,看上去挺美。

简明也很伶俐,马上走上去恭维道:“记者美女,一次比一次漂亮哦!”

“哪里哪里?”晓珂娇羞着回应。

简明从头到脚指一指,答:“这里那里。”

晓珂捂着嘴笑起来,连钟晨,看到晓珂这副陶醉模样,也不禁莞尔。

三个人坐下来,简明一边,钟晨和晓珂一边,钟晨刻意地靠着走道,想令自己不那么碍眼醒目。

简明却在旁打趣道:“小钟同志,你可别掉下去,脚已经不利落了,再把腰扭了,直接光荣退休吧!”

晓珂这才想起她,在旁问:“你的脚怎么了?”

“没事没事。”钟晨稍微往里靠了靠,对晓珂说:“你们聊你们的。”

晓珂倒也不客气,马上把注意力转回到简明身上:“我们点餐吧,这里的牛排挺不错的。”“好啊。”简明一挥手,那个经理亲自凑上来听指示。

钟晨想起刚才的发现,悄悄地对晓珂说:“简明是这里的老板。”

听到这话,晓珂回头看她,眼神里在发光。这眼神,这欣喜,似曾相识,让钟晨仿佛看到了不久前的自己。

整个晚餐历时悠久,钟晨满腹的心事,低头切着自己面前那块牛排,耳里,只有他们两个人时大时小、快活无比的闲聊声。

有个歌手,坐在不远的厅中央,弹着吉它唱着歌,没有人听,没有人在意,甚至那歌声,有时也会被食客大声的笑闹淹没,但他却对着乐谱,一心一意地唱着。钟晨望着他,认真地分辨他在唱着哪首歌,心想,虽然他不知道,但起码有一人在听他的歌,也不枉他一晚上的尽心尽力。

终于吃完了,简明临走时,望着钟晨那一盘子被切得大大小小的肉块,沮丧地说:“你这样的顾客,让我这个做老板的恨不得去死。”

晓珂忙在旁表功:“我可是全吃完了,都快撑死了。”

钟晨抬抬眉道:“我不舒服,不是菜不好。”

简明无言,只得摇头。

走出餐厅,钟晨不由分说,钻进路边的一台出租车,简明发现,转回来说:“我送你啊!”

“你那个车,怎么坐三个人?我自己走了,谢谢。”钟晨转头向司机报出了地址。

车子驶离他们的瞬间,钟晨看见,晓珂对着她,暗暗做了个“V”的手势。

祝你好运吧,钟晨在心里,对自己的好朋友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21)| 评论(5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