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二十九)  

2007-06-10 00:50:06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钟晨站在电梯门口,一时不知何去何从。

顾永平径直走过来,问:“刚才你和他一起下来的?”

钟晨点点头。

“他没有对你怎么样吧?”

钟晨摇摇头。

“他要调你去高岭?”

消息传得这么快,钟晨有点惊讶,抬头看他。

他也注视着她,继续问道:“你怎么想的?去还是不去?”

钟晨把眼光转开,望向大门外,黄昏灰色的天空。她答道:“让我去,我就去好了。”

    “那个地方太乱了,你还是不要去好了,我今晚约到你们赵区长吃饭,请他出面过问一下。”顾永平很坚决地说。

    钟晨还记得,那个夜晚,他回的短信,冷淡到只有两个字。现在,他却站在身边,俨然是她的保护神。这让她,感到茫然。

    旁边,电梯叮地一响,下来一些人,其中有人在与顾永平打着招呼,顾永平只好回头去应酬,钟晨抬脚向外走去。

然而没走出多远,他就追上来,挡在她面前,很严肃地说:“怎么一个人走了?晚上和我一起去,这事得抓紧,如果命令下来,就不好办了。”

“不用了,总得有人去,我去也没关系。”

“那么远,治安那么差,你一个女孩子,去那里干什么?姓王的也不可能一个人说了算。”顾永平的口气前所未有的强硬。

钟晨看着他,依旧是那么地,面容俊朗,眼神温和,如果他真的爱她,如果他是因为爱她而这样紧张,那该多好!

她每天都在练习,有朝一日见到他,要如何地冷淡从容,但是事情到了眼前,却还是只能由着他说了算。

钟晨跟着顾永平上了车,觉得自己就是傻啊,被这个男人,随意的拉扯着,时远时近。

路上,顾永平的话倒是格外地多一些,他介绍着自己与赵区长的渊源,原来就是上届下届的师兄弟,在学校里就打过交道,后来进了生意场,又如何如何地来来往往。

“我们私交还不错,但我从没找他开过口,所以今天这个事情,他应该会帮忙。”他胸有成竹地说。

果然,那个平时不苟言笑的赵区长在桌上表现随和,几杯葡萄酒下肚,顾永平直接提出了请求,赵区长满口答应:“这个事好说,我本来也认为女孩子去那个地方不太合适,不过王部长很坚持,也是对小钟的信任,现在既然永平你开了口,那我明天再找他商量一下,反正文件还没下,那就换个条件好的地方吧。”

顾永平很高兴,举起酒杯和赵区长碰了一下,转头望着钟晨笑了。

钟晨忙说“谢谢”,能够不去那个偏远的角落,固然可喜,更可喜的是,身边的人,为她出头。

 晚餐快结束了,钟晨去上洗手间,回来的时候,看见顾永平在与赵区长拉拉扯扯,她连忙躲在饭桌旁高大的植物后。

只听见赵区长在推辞:“哎呀,永平,你这是干什么?我们都是这么熟的朋友,你这么客气干什么?”

 “不是客气,经常麻烦你,这也是应该。我不知道你的喜好,你自己看着想买什么就买什么。”

 “这样不好吧。”

 “没关系!我又不是别人,拿着吧!”

 又是一阵推托,最后,赵区长想必是恭敬不如从命了。

 钟晨有些感动,顾永平为了她,很尽力。她准备稍等片刻,待赵区长将东西收好,再以正常的步伐出现。

 然而此时,赵区长突然用玩笑的口吻,提出了个问题:“永平啊,你是在和小钟谈恋爱吧?”

 钟晨躲在层层叠叠的绿叶后,看不见顾永平的样子,只听见他稍停顿了一下,却笑着答:“不是,我和她只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。”

 “不会吧,我听别人说,小钟找了个很有钱的男朋友,难道不是你?”

 依旧有片刻的停顿,顾永平再答:“不是我,怎么会是我?”

 “那是谁啊?说是天天车进车出的。”

 “……是简明,也是你的师弟,和我同班的,不知你有没有印象?”

 赵区长恍然大悟:“简明,我知道啊,做餐饮做得挺好,好几家连锁店嘛!前段有个项目还找我批了字。是我们学校的吗?”

“对,和我是一个班的,只是那时候在学校时间少,现在他生意做得挺好的。”顾永平的语速恢复正常。

钟晨惘惘然,觉得不能老站在那里,听别人的谈话,于是,她走回到洗手间,下意识地打开水龙头,冲自己的手,冰冷的水,从手腕流向指尖,她浑身都感到冷,冷得发抖。

站了许久,她转身,回到了餐桌前。

顾永平和赵区长继续闲聊了几句,起身离开。到了停车场,赵区长回转身,再次表态:“小钟啊,这个事你不要说什么,到时候听正式通知就可以了。”

钟晨低着头,没答。顾永平忙在旁边替她说:“拜托你了,赵区长。”

赵区长呵呵笑着准备上车,钟晨深吸一口气,突然冲到区长面前:“赵区长,我刚才考虑了很久,觉得能够去高岭工作也是对我的锻炼,我一直很想到基层去,到最艰苦的地方去,所以,还是不用麻烦您了,我就去高岭!”

赵区长极诧异, 望着顾永平。

顾永平也难以置信地盯着这个表情坚决的姑娘。

 过了片刻,赵区长干笑两声,说:“小钟,你要考虑好哦!如果明天正式下命令了,就不好调整了。”

 “我考虑好了,真的,我愿意去高岭,谢谢区长关心!”钟晨依旧坚定地回答。

 赵区长莫明其妙地点点头,对顾永平说:“那就这样吧,有什么事我们再联系,我先走了。”说完,上车走远了。

 停车坪被明亮惨白的大灯照耀着,所有的情绪都无可遁形。

 顾永平绕过来,站在钟晨对面,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钟晨梗着脖子,不答。

 “都已经说得好好的了,你怎么又改变主意?最艰苦的地方?那里只是艰苦吗?上个月,那里发了五起命案,你知不知道?你要图表现,在哪里都可以啊!”顾永平口气严厉起来。

 钟晨垂着眼,看见远处的光投过来,他和她的影子,重叠在一起。

 顾永平却仍在问:“告诉我,吃饭时还好好的,为什么突然又决定要去?为什么这样做?”

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去那里也可以,没必要麻烦别人。”钟晨低声答

“你怎么这么傻?我已经完全安排好了,完全解决了,不存在麻不麻烦,赵区长一句话的事,你又来反悔!你这是发傻,知道吗?”

听到这话,钟晨忽然露出了一丝笑容,她抬起头,望着顾永平,轻轻地说:“我一直都很傻啊,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”

突然间,顾永平被她的笑容震慑住了,只见她的眼中,竟然充满凄凉。

而钟晨,撇下他,独自向停车场外走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97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