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十一)  

2007-06-17 21:03:35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第二天,钟晨照旧去上班,一进办公室,主任马上迎上来,说:“区长要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。”他的脸上带着笑,想是以为顾永平运作成功,钟晨不必去那个鬼地方。

钟晨没有解释,放下包,向区长办公室走去。

区长见到她,直入主题:“小钟,关于去高岭的事,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“我已经考虑好了,我愿意到高岭去。”钟晨答。

“那里条件确实很艰苦,而且,按照我们区里的惯例,起码要干满两年才能流动,你要考虑清楚哦。”

“是的,区长,没关系。我不去,别人也要去。”钟晨清脆地答,高昂着头。她突然有种无畏的心态。

区长赞赏地点点头:“那好!年轻人就该有这种勇气,好好干。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。”

钟晨点点头,转身出门。

区长想起什么,说:“对了……顾总可能没和你商量,他昨天后来又打电话给我,让我把你调去别处,你看,要不你回个话给他?不然,我也不好交待。”

钟晨正在开门,动作迟疑一下,轻轻地点点头,然后,侧身出去了。

走在走廊上,她的脚步格外响亮,心中暗暗地想,她不会给他打电话,再也不会了。如果有可能,她也希望再也不要看见他。她要去高岭,让一切重新开始。那里是蛮荒之地,没有人知道顾永平,没有人知道她和他曾经的事,没有人会提起他、谈论他,这样最好,这样足够她把一切忘掉!

 

主任是极失望的,他是个好人,失望之余,还不忘喊了个车,亲自陪着钟晨去报到。

车子沿着公路开到头,路边的建筑物由高变矮,由矮变无,最后只剩下零乱搭建的窝棚、撂荒的土地、新开工的工地和路边游走的乞丐。

高岭街道的工委书记姓方,是一个四十出头的转业军官,高大魁梧,站在门口热情地欢迎钟晨一行。

主任握着方书记的手,再三请他多多照顾,用心之真,令钟晨感动。当主任坐上车,从窗户处向钟晨挥手道别时,钟晨竟有些眼眶热热的感觉。她一直在主任的关心照顾下工作,失了庇护,顿感张惶。

方书记带着钟晨四处参观,在他的介绍下,钟晨才知道,这一片土地,市政府已规划作为高档住宅区,如今百分之八十的土地早被房地产开发商瓜分,各种项目都在筹划和建设之中。方书记站在一个巨大的土坑前,满心豪迈地说:“别看这里现在是贫民窟,再过三年,这里就是真正的富人区了。小钟,我们一定要有信心。”

“好!”钟晨被他感染,也大声地答了一句。

“不过……”书记忽然又严肃地说:“你还是要注意安全,下班早点回去,天黑以后,这一带很不安全。身上不要带太多的钱,如果有人抢劫,也不要反抗,直接把包给他,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!”

方书记的表情格外郑重,钟晨虽然早知必会如此,但听到他这样说,依旧有些心虚。她环顾四周,确认自己是否安全。

方书记在旁安慰:“白天基本上没事,那些人,晚上才出来活动。”

正说着,有一个蓬头垢面的男人从旁边的窝棚里钻了出来,吓了钟晨一跳。

那人却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,满是污垢的脸上突然闪现出洁白的牙齿,其状颇为怪异。他高声对方书记说:“书记,带女朋友出来玩啊?”

方书记忙道:“别瞎说,这是我们办事处新来的干部,小钟。”

“是干部啊!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……”他朝钟晨点头哈腰。

“你今天这么出来得这么早?”方书记问。

“唉……真是没办法,有个小兄弟出了点事,我得去处理一下。失陪了。”说着,那人快步离开,钟晨发现他光脚走在瓦砾上,居然完全不知寒冷,健步如飞。

方书记也望着他的背影,介绍道:“他是这里丐帮的头目,叫三叔,是个人物,和他打交道要注意点,这种人可得罪不起。”

丐帮?洪七公?黄蓉?打狗棒……钟晨脑中瞬间冒出无数个名词,她的好奇心刹那高涨,正想与方书记问个究竟,方书记已转身向路边走去。

钟晨转身跟上,方书记大声说:“注意脚下,春天已经有蛇出洞了。”

真惊悚!蛇,安静蜿蜒的软体动物,远比乞丐更令人恐惧,钟晨全神贯注,赶忙跟紧方书记,好奇心早被吓得无影无踪。

 

过得两日,区里下来文件,“3﹒15”国际家庭日在即,要求各个街道制作五个以上固定宣传栏,开展“平安家庭”创建活动宣传周活动。

方书记接到文件,颇为不满,打电话与区里交涉良久,再三强调街道经费紧张,加之住户极少,要求免此任务。但区里统一行动,要的就是整齐划一,声势浩大,哪里管你做得做不得,有用还是无用?

于是交涉未果,方书记摸着半秃的头顶,踱到钟晨桌前:“这可怎么办啊?小钟,只做五个,都得要五千块,我们现在哪有这笔经费?”

钟晨同情地望着书记,替他发起愁来。

方书记站在窗前,思索良久,叹口气说:“唉……也只能去化缘了。真他妈的,一天到晚,四处求人讨钱,我那天还在和三叔说,也要入了他的丐帮才好!……走吧,小钟,你也得慢慢学会这一套才行!”

钟晨跟着方书记来到一个大工地前,看来是一个高层建筑,地基已见雏形。

方书记熟练地绕过那些设备和来往的工人,钻进了一个低矮的平房里,钟晨慢了一步,被运送钢筋的工人挡住了去路,只好停下脚步等待。

身后突然有人大声嚷嚷:“前面的,快让开,快让开!”

钟晨一回头,看见一个工人,戴着桔红色的安全帽,低头推着一个斗车,向她站立的方向快步冲来,钟晨慌了手脚,前面是钢筋,后面是斗车,让无可让。她急中生智,一低腰,从钢筋下钻了过去。

那斗车,也在钢筋前急急地刹住。

推斗车的人,抬起头,一脸灿烂的笑容,竟然是简明。

钟晨余悸未定,抚着胸,叹道:“原来是你这家伙,可把我吓死了!”

“哈哈哈,身手敏捷,不愧为前体操运动员!”简明甩下斗车,朝她树起大拇指。

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,突然遇见了熟悉的面孔,心里终究是高兴的。钟晨也回报他灿烂的笑容。

这下简明起劲了,走上前,嘻皮笑脸地问:“怎么,想我了?想我就打个电话嘛,何苦亲自跑来,这也太辛苦了!”

钟晨想要把话顶回去,却听见方书记在身后高声喊:“简总,你来得正好,我要找你帮忙呢!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00)| 评论(5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