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十二)  

2007-06-23 00:48:35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方书记高兴地在办公室里打圈圈,不停地建议要请简明吃饭。

简明坐在钟晨对面的办公桌前,翻阅桌上过期的报纸,忙不迭地推托:“方书记,谢谢你的好意,我自己就是个开饭馆的,听到吃饭会犯职业病。”

“简总别开玩笑了,谁不知道你是个大老板。”方书记不相信地说。

“哎,不信你问钟晨!”简明拿手指向钟晨,表示她对他完全知根知底。

钟晨正在网上搜索与家庭有关的知识,为制作宣传版报做准备,根本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。

简明见她没反应,探身过来拍拍她的桌子,钟晨一惊,转头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说我是开饭馆的,方书记不相信?”简明指着自己的鼻子说。

“哦,是的。”钟晨倒不含糊,对着方书记点点头,又将注意力转回到电脑上。

简明满意地坐回原处,接了一句:“我没骗你吧!我就是一个餐馆小老板,这个工程我也是小股东,真正的大老板哪里会天天守在这儿?”

方书记满脸苦恼地说:“简总,那我该怎么谢你呢?你看,我找你开口要五千就已经很过分了,你居然赞助我们一万,真是太客气了!”

简明掩不住得意,故作姿态地摆摆手:“没事!你们也改善一下办公条件嘛。”说着,他端起面前的纸杯喝了口水,放回桌上。方书记马上接过去,重新注满开水,又放在简明面前。

此时,隔壁有人来办事,方书记这才走开去。

钟晨的手机响起来,是晓珂:“钟晨,我从乡下采访回来,车子经过你们那里,你搭车回城里吗?”

“好啊!你什么时候到?”钟晨问。

“大概还有十分钟,你也该下班了吧?”

“是,到了后打我电话,我就下来。”钟晨说完,合上电话。

简明在旁打趣:“晚上看样子有约会?”

钟晨的脸微微有些变色,她以为,简明指的是顾永平,心里有些发虚。

简明倒是没等她的回答,突然大力地拍向桌上的报纸:“我说这支股票这两天怎么跌得这么惨,原来公司的一把手被抓了!所以说,不学习还是不行啊!”

钟晨抬眼看他,他趴在报纸上,认真地读着新闻,口里仍在念念有词:“妈的,这回没戏了,只能割肉了,这可亏死我了……”

钟晨暗舒一口气,刚刚见到简明的亲切感以及因为他大力赞助而带来的感激荡然无存,现在她只觉得这个人坐在对面,让她郁闷,因为,只要有他在,就总会提醒她,曾经的惨败。

简明倒是全然不知,拿过一支笔,开始在报纸上计算自己的亏损。

不一会儿,钟晨的手机又响。

晓珂在电话里大声地问:“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办公室,你到了吗?”

“哪个办公室?”晓珂的声音从话筒和门外,同时传来。然后,她已经出现在了门口。

“天啊!钟晨,你怎么被发配到了这个破地方?”她声音响亮无比。

钟晨对她作个封嘴的姿势:“小声点,我们领导在!”

晓珂伸伸舌头,压低嗓门:“啊?领导?”她指了指把头埋在报纸里的简明。

简明在此时抬起了头,把晓珂吓了一跳:“怎么会是你?”

“对,是我啊,我现在是她的领导!”简明一本正经地回答。

晓珂被唬住了,拿眼望望钟晨,又望望简明,难以置信地说:“不可能吧,你的生意不做了?”

“生意转给朋友了,我现在想进入政界,为人民服务。”简明继续瞎掰。

晓珂半信半疑:“真的啊?我还在想着找你要张VIP卡呢?”

钟晨看不下去,背上包,拉着晓珂往外走:“行了,你信他的话?走吧!”

简明也跟着走了出来,继续扮演领导:“小钟,你明天要按时到啊,上午我们要开支部会。”

晓珂边走边回头,天真地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啊?”

“说了是骗你的,他在我们这儿修房子。”钟晨直接回答。

简明叫起来:“哎,我那可是大手笔的房地产开发!什么修房子?说得我好似泥瓦匠。”

晓珂也跟着叫起来,语气颇亲昵:“简明,你真是的,骗我,该罚!”

简明也笑:“哈哈哈,看来我还蛮像个领导嘛!”

“请客,请客!”晓珂返身过去,轻摇简明的手臂。

“今天应该钟晨请,她新官上任。”简明把矛头指向钟晨。

钟晨忍不住反驳:“我这是发配!哪里算得上新官上任!”

“哎,到了这里,你管着我们,就是我们的父母官呢!”说完,简明又觉得有些不对,纠正道:“父母就算了,反正是管我们的官。”

晓珂急于敲定晚餐,只答:“我不管,反正今晚我要吃饭压惊才行。”

最后,尽管钟晨并不情愿,她还是成了请客的那个人,晓珂依旧想去简明开的西餐厅,但简明威胁道,如果再让他吃自家的牛排,他保证当众呕吐。晓珂只好作罢,三人商议去附近一家餐馆。

钟晨和晓珂坐着车先过去,简明返回工地去开自己的车。

晓珂一路上喜不自禁,哼着小曲。钟晨对于她和简明,并不乐观,而再三地成为电灯泡,更让她只想逃离。

三人先后到了饭店,在方桌前,各占一方。

晓珂突然说:“钟晨,干脆把顾总叫过来吧,正好四个人。”

钟晨一时不知如何做答,正巧服务员递过菜单,她忙说:“我不会点菜,你们两个人点吧。”

简明倒爽快,接过菜单,说:“我来点,我吃过好几次了。”晓珂也凑过去看菜单。

钟晨又开始走神,这种餐馆她来得很多,看来城里的生意人,其实最爱出没于这些装修简单,菜式新颖的地方,顾永平每每带着她,都是来到这样的地方,吃菜,喝酒,间或谈点生意,畅快时,一两句话就定了意向。他喜欢在饭后燃一支烟,一手抽着烟,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钟晨的身后的椅背上。而如今,入口处依旧人影晃动,钟晨突然觉得,每个身影都似曾相识。

简明在旁边问她:“你吃不吃蛇?”

钟晨拉回思绪,畏难地想了想,道:“随便,你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。”

“那就吃田鸡,爆炒田鸡。”简明返头对服务员说。

“为什么,蛇可是这里的招牌菜!”晓珂有些不解。

“也就那样,我吃过。”简明不容她再说,将菜单还给服务员。

晓珂竟然把话题又扯回到顾永平身上:“顾永平最近干嘛去了?老没看见他。原先可是随叫随到。”

钟晨不想答,其实告诉晓珂是应该的,毕竟是最好的朋友。但简明在旁边,她无法启齿,只好讪讪地拿起水杯喝水,努力躲藏掩饰。

简明当然明了,在旁边替她解围:“人家是大老板,忙得很!”

“再忙也不能不管女朋友啊!”

“你呢,你的男朋友怎么不管你?”简明不动声色,将话题引回到晓珂身上。

“我哪有什么男朋友?”晓珂眼神娇羞,话语间充满暗示。

“谁相信啊,大美女,大记者,一定大把人追吧!”简明夸张地奉承道。

“真的没有。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?真让我郁闷死了。”晓珂一手托着腮,另一手蘸着茶水在桌上的塑料膜上划着圈。

服务员将菜端上桌,简明和晓珂都举起筷子,只有钟晨,低着头,困在自己的思绪里,全然不觉。

简明忽然心起,凑过去,“嗨”一声,钟晨猛抬头,幽幽的眼神,汪着伤感,令简明在刹那间,为之心动。

不过,他又岂是没经验的菜鸟,马上调整好思路,大声说:“吃饭吧,我可饿死了!工地食堂的饭简直不是人吃的。”

“农民工的伙食可得弄好点,不然小心投诉你!”晓珂马上接话。

“对,以后我让他们每天吃牛排,吃到他们吐为止!”

两人又开始斗起嘴来。但简明,时时记得钟晨,总想将她拉到话题里来,怎奈钟晨心不在焉,大部分时间都毫无反应。

晓珂,却有些不高兴了。

吃完饭,钟晨急急地付了钱,准备像上次一样迅速开溜,简明已有经验,马上跟上来,对她说:“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不用了,你送晓珂吧!”钟晨答。

“你们家远一些,我还是送你吧!”

“我没关系,真的。我还想到别的地方去办点事。”

“你去哪里?”

“去……去江滨广场那边。”钟晨胡乱答。

“这时候去那里干什么?晚上风大得很。”简明追问着。

钟晨不想再与他纠缠:“总之你不用管,你送晓珂回去就好了。”

简明还想再说什么,晓珂突然从横里插过来,站在两人面前,一脸愠色:“你们俩个搞什么?”

“没有没有!”钟晨瞪大眼睛,迭迭否认,将简明往晓珂身边推了推:“我让简明送你回去。”

晓珂望向简明,简明却耸耸肩,直率地说:“我是想送钟晨回去。不好意思,我的车子太小,改天换个大的。”

听到简明如此直言不讳,钟晨慌了,她赶忙抬脚往前走:“不用,我走了,我真的还有事!”

简明不含糊,抓住她手臂:“别走,我送你!”

晓珂在旁气结,大声问:“简明,你什么意思,人家有男朋友的!”

“有男朋友又怎样,我只是送她回家!”简明赖上了,脸上全是无所谓的表情。

钟晨只想甩开他,谁知越甩,他拉得越紧。

“好!我走!”晓珂终于看清局势,气鼓鼓地坐上一辆出租车,钟晨喊她,她也全然不理。

出租车开走了,钟晨回头,拿眼瞪着简明,简明却依旧笑呵呵地,将她往车边带:“上车吧,我保证,这个项目若是赚了钱,我一定换个大车,面包车怎么样?你有十个朋友都能装得下。”

钟晨没好气,终于甩开简明的手。

“你刚才是什么意思?”钟晨气恼地问。

“你不是让我别惹她吗?这下,她该死心了吧。”简明轻描淡写地答。

“那你别拉上我啊,现在她一定误会我了!”

“早晚会误会的。”简明接得快。

钟晨不明白他的意思,或者,她不想明白他的意思。

旁边,有台车正从停车位上缓缓倒出来,一个女声机械地呼唤:“倒车,请注意!倒车,请注意!……”钟晨下意识地往前走两步,给车子让出位置,却发现,自己正站在了简明的面前。

简明突然严肃起来,笑容瞬间全收了回去,他盯着钟晨的眼睛,认真地说:“钟晨,我喜欢你。”

钟晨心里乱极了,她低下头,避开简明的眼神,口里弱弱地说:“别开玩笑……”

“不开玩笑,我是认真的。”简明答得很肯定。

这答案,似曾相识,那个人,没有遵守承诺。钟晨心里一紧,语气强硬起来:“你不要乱讲话!”

“我没有乱讲话。”简明有些急:“你担心什么?担心老顾?我知道你们已经分手了。”

钟晨这才知道简明原来早已清楚,她警惕心陡增,仿佛看到答案,唐突地质问:“是他让你来的?”

“什么?他让我来?他怎么会让我来?”简明却摸不着头脑。

钟晨也不知简明有几分真几分假,只好正面拒绝:“简明,别这样,我们之间,不可能!”

“为什么不可能?”

“我不会喜欢你!”

“为什么不会?”

“总之不会!”

“为什么总之不会?”

钟晨绕不过他,返身想走,结束无谓的讨论。

简明一不做二不休,抢到她面前,大声说:“为什么不试试?我比老顾强多了!我知道,你和他,虽然每天同进同出,但是,根本没在一起,根本算不上恋爱!”

这句话,“呯”的一声,击中了钟晨心底最脆弱的那一处。

怎么不算是恋爱?钟晨还清晰记得,那个漫天飘雪的早晨,顾永平站在雪中对他微笑,那个寒冷的冬夜,带着烘烘的烟草味道,他曾经将她揽在怀里,亲吻她的唇,他总是在她最窘迫最脆弱的时候出现,用淡定温和的表情,使她心安。怎么不算是恋爱?怎么不算是恋爱?她曾经那么爱他,想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给他——虽然,他并不想要。

有泪水夺眶而出,钟晨在心里咒骂着自己无能,这实在不是痛悼初恋的合适时间。

她用力将简明推到一旁,大踏步向前走去。

简明追上来,唤她的名字,她回过头,恶狠狠地说:“滚开!”

她从没有爆过粗口,而且居然还涕泪交流,简明被她的气势吓住,停下了脚步。

钟晨返转身,继续向前走,继续向前走,其实,她也不知该走向何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707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