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十三)  

2007-06-24 23:18:00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顾永平坐在酒吧里,看几个朋友斗酒。一个女孩老是输,到处找人代酒,瞄中他,把酒递到他面前,他爽快地喝了下去。那女孩起劲了,索性坐到他身边来,示意找到了靠山。大家笑,他也跟着笑。

电话放在玻璃茶几上,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,徒劳地震动,一次又一次。直到一个朋友看见,提醒他。

他拿过来,上面已有好几个未接来电,全是简明、简明、简明……

那家伙,定是找他喝酒。他想着,走出去,站在路边回电话。

“你找我?”电话接通后,他问。一说话就有酒气泛上来,今晚确实喝得不少。

“是啊,你老人家干啥去了,电话也不接?”简明似乎闷闷不乐。

“在喝酒,没听见。”

“哦……喝多了吧?”

“还好,有事吗?”

“打你电话N次,当然是有事!”

“今晚我不换场子了,你另找人吧。”

“我在家呢,谁说要找你喝酒?”

“那有什么事?”

“这个……这个……唉……不太好说……”简明有些吞吞吐吐,不像他一贯的作风。

冷风吹着,酒精往上冲,顾永平有些不耐,想回到温暖的夜场里去,他打断简明:“没有急事的话,改天再说吧。”

说着,他将电话收离耳边,准备挂断,正当此时,简明在那头爆出一句:“你和钟晨,到底断了没有?”

听到这话,他把电话又放了耳边: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“你别管,你只告诉我,到底断了没有?”

顾永平怎么会不知简明的心意,他钝钝地答:“已经断了。”

“为什么?是谁的原因?”

“我的原因,不关她的事。”

“什么原因?”

“……我不适合她。”

“其实在我看来,你们根本没有开始过,对不对?”简明极直率。

这个问题太尖锐,顾永平忽感到茫然——是啊?开始过,还是没有开始过?他一时间也找不到答案。于是,他只能回避,反问道:“你问这么多干什么?”

“跟你说实话吧,我想追她,我觉得她挺可爱的。”简明郑重其事地宣布。他一定以为顾永平会惊讶,但顾永平持着电话,站在灯光闪烁的酒吧门口,脸上却毫无表情。

过了一会儿,他答:“好啊,小钟是个好女孩……她和我……确实没有开始过。”

在那头,简明仿佛松了一口气,话语轻佻起来:“我就知道是这样!看你们俩在一起的样子,也不像一对。不过那姑娘可真倔,今天居然叫我滚?我还想着你跟他是不是没完呢?如果没完,那我就没必要插一杠子了。”

“你是认真的?”顾永平只问。

“当然,我也该收心了。照道理不该动你的人,不过,现在这样单纯的小姑娘少见,我妈保证会喜欢她。呵呵呵,所以跟你打个招呼,以后看到我带着她,可得有思想准备哦!”

顾永平面无表情,只是听着,最后接一句:“别太急了,她什么都不懂,当心吓到她。”

“你还来给我建议?这方面的经验,我可比你丰富。就这样吧,不耽误你喝酒!”简明豪情满怀地挂断了电话。

顾永平回到卡座,朋友都发出欢呼声,他一看茶几上,一顺溜摆了八杯酒,那女孩子满带歉疚坐在一旁,他竟笑起来,对那女孩说:“就这么一会儿,你手气也太差了吧?”

女孩娇羞地点点头。

他不等大家催促,自觉地坐下来,将酒一杯杯倒进嘴里。喝得太急,酒顺着嘴角流下来,将衫衣领口都浸湿了。

喝完后,他将酒杯用力顿在桌上,大声说:“来!继续!今晚我奉陪到底!”

周遭的人爆发出掌声,有人继续将酒杯倒满,那女孩感激地投入顾永平怀中,被他轻轻推开。

 

钟晨走了很远,找到个公共汽车站,坐上了当晚的末班车。

她的眼泪已经干了,此时最担心的倒是晓珂。

她拨晓珂的电话,没有人接,这让她更担心,继续不停地拨,下了狠心,要拨到她接为止。

凡事就怕认真。

终于,晓珂接了,语气淡淡地,只答:“喂……”

“晓珂,你到家了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今天的事,你可能误会了。”

“什么事?”

“简明和我,真的没什么!”

“哦,我知道了。还有别的事吗?”

晓珂的态度在钟晨的意料之外,这让钟晨满腹的话说不出口。

“晓珂,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?”

“没有,我要睡了,改天再说吧。”

“晓珂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那边挂了。

钟晨望着手机,半晌回不过神来。

凡事都可以商量,男人的事,可不行。晓珂以前常说这句话。她何尝不是骄傲的女子,只是在这俗世中,总想遇见个好的,钟晨的好运气已经让她艳羡,好不容易来了个简明,巴巴地将自己交付出去,哪知兜头一瓢冷水,发源地竟是已然黄袍加身的钟晨,谁会不生气?谁会不恼怒?世上的事,怎能一而再、再而三地便宜同一个人?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好友。

钟晨长长地,叹了口气。公共汽车在暗夜的城市里穿行,目的地仿佛遥不可及。

 

顾永平喝得很多,印象中似乎有人抢他的钥匙,要送他回去。他坚定地回绝,独自一人上了车,关了门,将车驶出车库。

其实喝醉酒以后开车,是件很爽的事,人变得肆无忌惮,忽略一切交通规则,只求速度和快感。顾永平驶上三环,将油门踩到底,极其流畅地超越他遇见的每一台车,路灯投下的光影,在车子的引擎盖上,一条条扫过。

他一直认为他会死在这样的速度里,就像他父亲一样。

但是,他却总是运气很好,没有什么东西斜插过来拦住他的去路,他好好地、安全地、满身酒气地回到了家。

然后他看见,简繁的车停在门口。

下了车,锁上门,经过那台奔驰时,他突然兴起,抬起脚,用力的踢在保险杠上。奔驰马上发出刺耳的警报声。

然后,他站在车后,等着。

不一会儿,简繁出现在门口,关上了警报器,然后朝他走过来,小声埋怨:“你喝多了?这样会吵到别人的。”

小区的路灯,很远很远才有一盏,从树缝中透下光来,格外昏暗。顾永平有些晕眩,他靠着奔驰蹲下来,口里说:“对不起。”

简繁过来拉他:“没关系,回去吧。早点休息。”

他拉着她的手,将脸埋在里面,依旧说: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简繁也蹲下来,哄他:“好了,没有人怪你,走吧,回家。”

顾永平不答,只将脸埋在她手心,她手里,有淡淡的肥皂清香,她喜欢用肥皂洗手,觉得这样才够干净。

一直以来,他只知道她,他只了解她,他只爱过她,但今晚,奇怪得很,他却发现心里的疼痛,与她无关,这让他感到心慌意乱,无以为继。只能握着简繁的手,以此寻求安慰。

简繁也不说话,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,两人就这样,低低地蹲着黑暗中。

过了许久,顾永平仿似惊醒,自顾自松开手,站起身,脚步踉跄地向屋内走去。

简繁倒是又蹲着,发了会儿呆,方才起身,走了进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36)| 评论(6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