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二十七)  

2007-06-03 02:58:08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钟晨回到家,坐在沙发上,看电视,发呆。

不久,晓珂的电话进来了,劈头就问:“钟晨,你觉得简明对我有没有意思?”

“这个……你在哪里?”

“我在家啊!”

“他没带你出去玩吗?”

“他说晚上还有点事。哎……别说那些,我是让你分析一下,他是不是喜欢我?”晓珂的口气极兴奋。

“你自己的感觉呢?”

“应该是吧,我们聊得很开心啊,你没发现吗?”

钟晨不知该怎样说,只能婉转地答:“简明以前有过很多女朋友。”

“花心没关系,到我这儿为止就行,钟晨,我原以为这座城里最后一个钻石王老五被你遇上了,没想到还有一个,我一定不能错过!”晓珂斗志昂扬。

到我为止就行,这话说得多有气派,有了这样的胸怀,一切都不在话下吧?钟晨无言以对,只好附合着说了两句,挂了机。

各人有各人的福气,不是每个人都似自己这样,掉入泥潭。钟晨暗想。

 

第二日是周六,钟晨回了家。

看到父母,心里似乎安定了许多,而母亲心疼地抚摸那红肿的脚踝,更让钟晨受用。

只是话题总是不可避免地提到顾永平:“那个顾总,他爸爸好点了吗?”母亲问。

“嗯,出院了。”钟晨简短地说。

“那些药看来有用,我再去让他们弄一点?”母亲很高兴。

“下次再说吧。”钟晨走开,进了自己房间。

不想说的,不能提的,就走开些,她擅长这个。

谁知到了周日,来了不速之客。晓珂带着简明,站在了钟晨家门口。钟晨此时刚刚起床,洗漱完毕,趿着拖鞋来开门,吓了一跳。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
“简明说要出来春游,我建议来朗山,就来了呗。”晓珂一边脆脆地答,一边大声地与钟晨的父母打招呼。

简明笑呵呵地站在后面,也说:“第一次登门拜访,空手而来,不好意思。”

钟晨忙把他迎进来,父母也都来到客厅,热情地招呼。

晓珂与钟晨家人极熟,攀谈起来,简明却东张西望地,走进了钟晨的房间,钟晨忙跛着脚跟过去,把床上还未整理的被子稍稍理了理。

“没关系,在家时,我从不折被子,这其实有益健康。”简明见她紧张,开解道。

钟晨转身对他说:“我这里没什么好看的,出去坐吧!”

简明却转头去看她的书柜,那里面层层叠叠,垛着钟晨这些年来的大部分藏书,他有些好奇地问:“这些书,难道你都看过?”

真像文盲问的话,钟晨莞尔:“我学中文的,老师要求读。”

简明点点头,又转身来到书桌前,桌上有几张钟晨以前的老照片,他指着其中一张惊呼:“你真的是跳体操的?”

“你以为我骗你?”

“是啊,还真是练这个的!”他凑近端详,色色地说:“别看个子不高,身材还挺不错!”

“别瞎说!”钟晨羞起来,将那个相架夺去,放入抽屉中。

简明哈哈笑着,这才出了房间。

大家回到客厅继续寒喧了一阵,晓珂邀着钟晨去爬山,钟晨推说脚疼,简明在旁边搭一句:“你得带路吧?我们两个外地人,怎么知道走?”

钟晨想到个好理由,她返头说:“你的车坐不下三个人。”

怎知简明得意地答:“今天可坐得下,我开了我姐的车。”

母亲也在旁边说:“进山的路不好找,你还是带一下路吧。”

钟晨无法,只好一道下了楼。

黑色的轿车泊在路边,光亮可鉴。晓珂生怕钟晨不知道,小声提示:“也是奔驰呢!”

“对,我们一家人都是暴发户,只认识这个牌子。”简明在旁自嘲。

钟晨随着他们,坐进后座,她仔细环顾车内,这完全不像女人开的车,没有香水座,没有挂饰,没有软垫,甚至连纸巾盒都寻不到,简洁至极。

这是简繁的车,这车里,有过顾永平的身影吗?有过他们的爱情吗?钟晨一声不吭地缩在后座,想得入了神。

车子驶出城区,简明大叫:“钟导,指路啊!”

钟晨这才回过神来,打起精神辨别方向。

车子开到半山腰,就再也上不去了。钟晨指着旁边一条石阶:“这里通山顶,是慧明观,你们可以爬上去抽签烧香。”

晓珂抚掌:“我要去,这里的签很灵的。”

简明挠挠头,面露难色:“有多高啊?”

“大概要爬半个小时,不过……”钟晨停顿了一秒,说:“据说观里的道姑很美。”

简明马上来了精神:“那得上去看看。”他把车钥匙递到钟晨手中,与晓珂并肩登上了石阶。

钟晨坐回到车里,听收音机。忽然看见车门内侧的斗里,插着一个黑色的软皮本。

看别人的东西很没礼貌,但钟晨百无聊赖,加之对简繁的一切都极好奇,于是,她伸手将软皮本拿过来翻看。

这只是一本工作日记,潦草地记录着很多数据和公式,虽则潦草,但字迹清秀大气,可见握笔之人必有从容的气度。

钟晨一页页翻着,竟有些崇敬之心。简繁,如此美,却又不止是美。顾永平爱她,不顾一切,果然是有真正可爱的理由。

笔记只记到中段,后面全是一页页空白,钟晨正准备合上,忽然发现在其中的一张纸上,赫然写着个“顾”字,只得这一个字,小小的,在页面的右下角,但是格外清晰,格外重,看得出是写完后,又反反复复在上面,一笔一笔地填,一笔一笔地划,以至于,此后的几页纸,都印上个清晰的压痕。

女人都是痴的,我是如此,她亦是如此。钟晨不由得,叹了口气。

车内的空气有些压抑,钟晨下了车,坐到路边看风景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身后响起粗重的喘气声,简明的声音由远及近地来到身边:“你真是无聊,把我骗上山,爬得我都恨不得出家了。”

“出家好啊!现在流行。”钟晨没有回头,只淡淡地答。

“出家是不错,可我找了个遍,也没看见一个长得漂亮的小道姑!”

钟晨懒得与他油滑,转头问:“晓珂呢?”

“哦,她抽了根姻缘下下签,在那左问右问要如何化解,我懒得等,先下来了。”

“姻缘,本来就是注定的,如何化解?”钟晨突生感慨。

“最好的化解,就是顺其自然,重新开始。”简明忽然说了句正儿八经的话,让钟晨侧目。

简明依旧是那副没心没肺的笑容,脸上有着微汗,却也是个标致的男人。

钟晨突然问:“你喜欢晓珂吗?”

简明被她问住了,瞪着她,答不出来。

钟晨回过头,朝向风吹来的方向,萧索地说:“如果不喜欢她,就不要惹她,她会真的爱上你。”

简明沉默许久,干笑两声,似乎准备解释,此时晓珂从山道上直冲下来,大声埋怨:“简明,你怎么一个人溜了?害得我到处找你。”两人的交谈只得作罢。

三人坐着车,下了山。在钟晨家吃罢午饭,又一道返城。

晓珂一路上,都对那枝姻缘下下签耿耿于怀,反复念叨,而简明的话,却明显少了很多。钟晨,更是坐在后座,只在不得不答的情况下,说上两句。

因为顺路,晓珂先到家。她明显是恋恋不舍,建议一起吃晚饭,简明干脆地回绝了她。

到了钟晨楼下,钟晨说了声“谢谢”,打开车门下了车。

简明对着她的背影问:“明天早上我还是七点半过来吧?”

钟晨回身:“不用麻烦你了,我的脚快好了。”

“可是,老顾他……”简明继续打着顾永平的牌子。

钟晨不想再听这个话,她打断他:“我的事,我自己知道!谢谢你,你明天可以睡个好觉。”

简明只好不再坚持,坐在车里,看着她走远。

钟晨一步一步往家里走去,她的脚,没有那么疼了,她的心,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,这真是个好现象,她在心里为自己鼓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46)| 评论(2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