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十六)  

2007-07-10 00:13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钟晨被简明和简繁甩在了后面,她并不在意简明的火气,却一心一意望着简繁的背影,简繁今天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靴,紧紧包裹着纤长的小腿,她被简明拉着疾走,显得格外窈窕。

怎样都是美的,哪怕见不到她的脸,那个人,一定也看过这样的背影,看到痴了。钟晨在急诊室的走廊慢慢地走,心里暗暗揣想。

一路想着,一路走出医院,现在,手机丢了,她的口袋里除了一串办公室的钥匙,什么都没有,她抬头确认了一下方向,埋头向办事处走去。

有摩托车经过她身边,然后又绕回来,跟着她走,大声喊:“美女!去哪里?要不要送?”

钟晨不敢搭理,只当没听见。

那人继续喊:“走起来多累啊!我送你,只要五块钱,上来吧!”

钟晨心里慌极了,她身无分文,连手机都没有,万一被劫,那可就是死路一条!于是,她走得更急,恨不得飞起来。

摩托车在她身后跟行了一段,见她毫无反应,只好油门一加,驶开了。

钟晨暗暗松了口气,突然,有人在旁边喊她:“干部!”她一抬眼,只见暗夜中一双眼睛盯着她,吓得她低声叫出来。

那双眼睛笑起来:“干部,别紧张,是我!”

钟晨一定睛,发现自己来到了白天事发的那片工地,喊他的正是三叔。

“干部,听说我的兄弟打了你一棍,没事吧?”三叔走上一步问。

“没事!”钟晨笑笑。

“对不起啊,他想打的是那个老总,可不是你。”三叔抱歉地说。

“其实不应该打人,大家可以好好谈。”

“我们是想谈,可那些有钱人仗势欺人,逼得我们动手!”三叔恨恨地说:“你看,他趁着我们被公安抓去问话,把这里都给掀了!”

钟晨仔细地向里面望去,只见工地上全是倒翻的窝棚,一些乞丐在其中翻寻着什么。

“那个女的和小孩呢?”钟晨最关心的还是她们。

“不知道,当时太乱了,也没顾上她们,等我回来找她们的时候,已经找不到了。”三叔答。

夜里依旧清冷,钟晨担忧地四处张望。随后嘱咐三叔:“如果见到她们,就告诉我,不论怎样,还是把孩子送到福利院比较好。”

“谢谢你!干部。”三叔点头称是。

钟晨抬脚欲走,突然想起一事,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声:“三叔,我今天在这里丢了一个手机,不知有没有人拾到?”

“什么牌子的?”

“诺基亚的,黑色的直板机。”

三叔仿佛在回忆:“这个……好像是有一台……”

钟晨忙说:“是吗?还在吗?谁捡的?我会感谢他。”

三叔转过身,大喊:“五毛!五毛!”

一个乞丐高声应着,快步跑过来。三叔问:“你是不是捡了一台诺基亚的手机?”

“是……是啊!”五毛有点结巴。

“在哪里?拿出来!”三叔命令道。

“已经……已经……给……给……给……别人了。”

“给谁了?是这个干部的手机!”三叔一巴掌拍在五毛的脑袋上。

五毛被打得一踉跄,却只是呵呵笑:“给……给……给她的男……男朋友了!”

钟晨急起来,忙说:“我没有男朋友!”

“呵呵呵……我……我看到短信了,打……打……我打电话给你男……男……男朋友了!”五毛说得极费劲。

钟晨的脸刷地红起来,三叔在旁接着问:“什么时候给的?”

“刚……刚……刚才!他……开……开车走了。”

“说实话,你小子是不是找别人要了钱?”

五毛用手挠着背,只笑不答。

三叔无法,只好回头对钟晨说:“不好意思,早知道的话,我就帮你收着。你问一下你男朋友,给了多少钱,下次我退给你。”

“不用了,算了!”钟晨说着,抽身向办事处走去。她心里感到慌张,为什么,就是逃不开?躲得这么远,还是会扯上他!

进了办公室,她瞪着桌上的座机,那手机,不能留在他手里,是打电话找他,要回手机?还是佯装不知,等他找上门来?钟晨一时间,犹豫不决。

 

顾永平在加班,秘书帮他订的盒饭,搁在一旁,早已凉了。

突然,手机响起来,他一看,竟是钟晨的电话,这让他意外。但他没有马上接通,而是等它颇响了几声,才拿起来,用最正常的声音答:“喂……”

然而,那边却传出陌生男人的声音:“你……你女朋友的电……电……电话被我捡了。”

“你是谁?”顾永平奇怪地问。

“你女朋……朋……朋友还要不要……要这个电话?”

“当然要。你在哪里?我来找你!”顾永平反应迅速,起身拿起挂在旁边的外套。

夜晚的高岭,路灯几乎都是坏的,在车灯照耀之外,都是漆黑一片,经常有人突然出现在车前,奔行而过,一看,全是衣衫褴褛的乞丐,这情形,让顾永平颇为钟晨担心。她的手机丢了,人呢?还好吗?

颇费了些工夫,他才找到那个路口,一个乞丐蹲在路边等他,他走上去,劈头就问:“手机呢?”

那乞丐将手摊开,果然有个手机,与钟晨平时用的相仿。

顾永平伸手去拿,那乞丐忙将手收回。

“不让我看,我怎么知道是不是她的?”

乞丐得意地笑:“顾……顾……总吧!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顾永平不禁问。

“有……有……你的短……短信啊!”

听他如此说,顾永平不再怀疑,问道:“你要多少钱?”

那人伸出五个手指头,顾永平直接从钱包里拿出钱,换回了手机。

乞丐喜笑颜开,迅速消失。

顾永平拿着手机,坐回到车上,他没有立刻离去,而是将手机在手中反复把玩,思忖了许久,仿佛下定决心似地,将手机打开,直接进入了收件箱。

他知道她喜欢他,他知道她爱他,即使那天决绝地说“以后连朋友也不是”,他也看得见她眼里的眷恋,但是,他没有想到,这个傻姑娘,居然在手机里保留了他所有的短信,所有的,一路排下来,每一个发件人都是“顾总”,其实短信的内容毫无意义,就像朋友间常见的通知,无非是“我已到了”、“我在开会”之类,但是钟晨,固执的钟晨,居然一条都舍不得删去,从最初到最后,她统统地好好地存了下来。顾永平翻着,翻着,心里忽然难过起来,他仿佛又看见了最初相遇的时刻,那双纯真的眼睛,远远地怯怯地偷望着他。

看完短信,顾永平一时间没了主张,他一只手把手机握在掌心,另一只手扶着方向盘,将车缓缓驶上马路,盲目地向前驶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48)| 评论(7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