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十四)  

2007-07-01 23:19:33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简繁进了门,见光洁的木地板上,一个个的脚印,蜿蜒而上,她拿起顾永平的拖鞋,随着脚印走上楼,进了顾永平的房间。

顾永平并没有睡,正坐在床边抽烟。

简繁走过去,把拖鞋递到他脚边,轻声说:“你忘了换鞋了。”

顾永平抬头问:“爸爸今天怎么样?”

“挺好的。”

顾永平的头又低了下去,继续抽烟,烟灰落在地板上,他也不顾。

简繁转身,在桌上拿来烟灰缸,放在地上。然后坐在他身边,问:“今天遇到不愉快的事?”

“没有,只是喝多了。”顾永平答。

“陪谁喝酒,需要这么拼命?”

“几个朋友。”

“那个小姑娘呢?”

“哪个?”顾永平仿佛不解,轻笑道:“呵……我认识的小姑娘可不少。”

“钟晨。”简繁转头,望着顾永平。

顾永平接连狠吸了几口,将手中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,然后说:“和她……早没联系了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不合适。”顾永平简短地答,起身走进浴室。

简繁跟过去,倚在门边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
顾永平打开水龙头放水,手在龙头下试着水温,抬头,从镜子里见到她,简单的黑色毛衣,穿在她身上,依旧是摄人的美。

热水从龙头下流出来,蒸汽弥漫,镜子从下至上开始逐渐模糊,简繁也开始从下至上地逐渐消失。

他转过身,站在了她面前。她仰起头,温柔地望着他,悄声问道:“有人伤了你的心吧?”

顾永平摇头。

简繁不理会他的否认,继续说:“如果有人伤了你的心,就去找她,让她赔。”

“那你呢,你该怎么赔我?”顾永平反问。

简繁直视着他,答:“我欠得太多,不如干脆一笔勾销。”

“可以吗?可以这样吗?不如你告诉我,该怎么做?怎么做才能一笔勾销?”顾永平忽然有些莫名的激动。

“不用怎么做,只要你愿意。”简繁表情依旧。她总是这样,即使在最爱的时候,也在说着绝情的话,让他无言以对。

顾永平忽觉气馁,转身回到洗脸池边,热水哗啦啦地,从锃亮的水龙头中涌出,徒劳地在洗脸盆中打了一个旋,消失于排水口。他突然发现,自己的爱,就像这水一样,温暖地热烈地流出来,转眼也不见踪影。

他伸手,将水龙头关上。水声骤停,满屋寂寂。

只听得简繁的脚步声,踢踢踏踏地,走下楼去。

 

钟晨早上去上班,出门时很小心,生怕看见有矮矮的白色车子,趴在路边,还好,没有。

下了公共汽车,向办事处走去。忽然路边有人叫:“干部!干部!”

钟晨返头,看见路边蹲着几个乞丐,其中一个朝她笑着,露出雪白的牙齿,是那个三叔。

钟晨心里总有点怕,不敢过去,站在原处,向他点头打招呼。

三叔想必是知道他的顾虑,并没有走拢来,而是蹲在原处,继续大声招呼:“干部,麻烦你跟方书记说一声,现在佳景园那边的工地上,要拆我兄弟们的棚子,可不可以请方书记去做做工作,缓一缓,等天气暖和一点再拆?”

钟晨赶忙应承:“好的。”

“谢谢你啊!美女!”三叔朝她做着敬礼的手势,旁边几个乞丐突然发出“吃吃”的笑声。

钟晨忽然觉得有趣,她第一次发现,乞丐除了博人同情以外,还有着与平常人一样的小趣味。

她于是笑着挥挥手,继续向办事处走去。笑容还挂在脸上,眼睛却已瞄见办事处前停着一台车,矮矮地,趴在前坪里,心里不由地一沉。

回想起昨晚他郑重的告白,以及自己粗暴恶劣的回答,她真的不知道今天该怎么面对这个人。

硬着头皮,她向楼上走去。

还在楼梯上,就听见简明的声音:“方书记,你相信我,股市现在大牛,此时入市,还赶得上好时机。”

“我哪有钱炒股哦,下半年小孩读高中还要准备择校费呢!”方书记大声回答。

“所以啊,把钱拿出来炒一把,下半年去美国读高中都可以了!”

钟晨蹑手蹑脚,想悄无声息地从书记的办公室门口闪过。

她失败了,方书记高声喊住她:“小钟,快进来,快进来!”

钟晨硬着头皮走进去,眼神刻意回避着坐在沙发上的简明。

方书记将一叠钱递给她,嘱咐道:“你看,简总一早就亲自把一万块钱送过来了,你赶快收好,再打张收据给他。”然后,他转头对简明:“不好意思,我们只有收据,没有正式发票。”

简明在旁答:“没关系,我这个反正是私房钱。”

钟晨接过钱,一刻不停留,马上转身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,将钱收好,找出收据本,趴在桌上写起来。

正写着,突然脑后有声音:“字写得不错嘛!”

钟晨吓一跳,回头一看,简明正站在她身后,双手交互抱在胸前,带着他的招牌笑容,昨天的不愉快似乎完全没有影响他的心情。

钟晨毕竟没有经验,完全不知道如何对待这种男人,只好又回过头去,继续写她的收据。有人在背后盯着,运笔变得生涩,填数字时,不小心填成了1000元,改又改不得,只好撕了重来。

简明可不放过她,笑嘻嘻地在身后说:“别着急,慢慢写,我有的是耐心。”

钟晨的脸红起来,格外认真地写,终于做到没有错误。

写完后,她站起来,将收据递过去,礼貌地说:“谢谢!”眼睛却一直盯着地板。

“你对我的鞋子说谢谢吗?”简明打趣道。

“谢谢你,简总。”钟晨只好补充道。

“哈哈哈……喊我简总?!有没有搞错?!你也太夸张了吧?!”简明发出更夸张的笑声:“我不过是想追你,不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吧?”

听到这个事,钟晨的头有些痛,她讨厌简明这种轻佻的态度,或者,她讨厌简明站在她面前,果然一切如某人所愿。

“简明,你去找别人好不好?”

“你当我是卖房子,每个人都是潜在的客户?”

“总之不要来找我。”

“找你是肯定会的,你不喜欢,就当我不存在好了。”简明说话永远都有自己的逻辑。

这样说下去,会变得纠缠不清,钟晨理智,不再接话。

突然楼下传来车子警笛的尖叫声,简明冲出去,站在走廊上对着下面大叫:“嗨!走开!小心我揍你!”

大家都走出来看热闹,方书记分开众人,问:“怎么了?”

简明用遥控器关掉警报,解释道:“那几个叫花子,老是来动我的车,轮胎已经被他们扎坏过好几次了。”

方书记探头看了看,奇怪地说:“是三叔他们?你怎么得罪他们了?”

“三叔?是你的亲戚?”简明问。

“不是,但他是这里丐帮的头儿,你最好别惹他。”

“切!”简明显然没当回事:“我会怕他们?过两天照样把他们的窝棚给拆了!”

钟晨这才知道,三叔说的那个“佳景园”原来就是指他的工程,忙在旁说:“方书记,刚才三叔让我告诉您,请您做做工作,缓一缓,等天气暖和点,再拆他们住的地方。”

方书记忙对简明说:“是啊,别把矛盾太激化了,你也稍等两天,我再去和他们说说。”

“我的二期马上要开工了,不可能为了他们,延误工期。方书记,你放心,这种小事,我能摆平。”简明说着,快步下楼去了。

方书记望着他的背影,忧虑地说:“讨饭的,也惹不起啊!”

钟晨没有做声,低头望着楼下。见到简明走到车边,打开车门准备上车,忽然,他抬头向楼上望过来,钟晨躲闪不及,被他撞见。他朝她露出灿烂的笑容,挥挥手,钻入车中,车子贴着地面呼啸而去,掀去一阵尘埃。

如果没有顾永平,如果没有晓珂,如果最开始的时候,先遇见的是他,何尝不是值得欣喜的相遇,可惜,现在,一切皆无可能。钟晨望着那阵渐渐消散的尘埃,暗自慨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19)| 评论(4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