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十七)  

2007-07-17 00:01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简明开着车,在医院的大门口和前坪兜了好几个圈子,然后下了车,走进急诊室里去寻人,他顶着满头的纱布,脸上血痕未净,站在挂号的人群前,气急败坏地拿出手机打电话,然后,电话接通了,却没有人接听。

简明极恼怒,以为钟晨依旧在生气。生气怎么可以生这么久?特别是他好心好意回头来寻她?在此之前,没有女人敢于如此轻视他的殷勤,于是,他固执地一遍遍重拨,恨恨地自言自语道:“我倒要看你烦不烦?!”

于是,电话,就在顾永平的手里,不停地响着,震动着,“简明”这个名字,在屏幕上反复闪烁,锲而不舍。

顾永平将车停在路边,放下车窗,掏出一根烟,抽起来。

手机放在仪表盘前,依旧唱着歌,他看着它,由着它,曾经,他以为简明是一个很好的去处,很好的安排,但此时此刻,见他如此堂而皇之地穷追不舍,心绪竟无比复杂。

忽然,有辆车缓缓地驶近,停在他的车后。他从后视镜看过去,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车上走下来,在过往车灯的照射下,格外曼妙修长。

他没有动,只是坐着,看着她走近。

简繁探头朝车内看看,问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事。”他转头,见到她的脸,就在眼前。

“在等人?”她又问。

“没有。”他依旧简短地答。

电话又响起来,一声接一声。

“为什么不接电话?”简繁问,忽然发现电话上显示出“简明”的名字:“简明?你换了手机?”

顾永平一把将电话抓在手里,支吾地答:“不是。别人的手机。”

“谁的?”简繁极敏感,追问道:“是谁的?”

顾永平不得已,将电话按断,胡乱答:“一个朋友的……大家都认识……”

谁知简明倔强,电话又响了起来,

“朋友的为什么不可以接?告诉他一声,有何不可?”简繁语锋尖锐。

顾永平无言,再次将电话按断。

简繁表情变得严肃,抽身向自己的车子走去。

顾永平赶忙追下车,去拉她的手:“简繁……”他唤她,声音低徊,如果她难过,他总是不忍。

“是钟晨的,对不对?”简繁回身问。

顾永平不答,只看着她。

“你还和她在一起?”

“不。”

“那简明呢,简明在这里算什么?算你的情敌,还是你的替代品?”

“不关我的事。”

“可你拿着她的手机?可你莫明其妙停在这里发呆?那又是为什么?”

顾永平不知从何解释起,一时口拙。

简繁望着他,一字一顿地说:“顾永平,你到底想干什么?如果你喜欢那个女孩,你就去喜欢,别把简明卷进来,让大家陪着你难受!”

“你会难受吗?”顾永平冲口问道。

“我?我早就难受了,和你在一起,我一直都很难受!”简繁毫不犹豫,冷冷地回答。

这样的话,太残酷,顾永平只觉荒唐。他将她拉近身边,想拥抱她,但她却僵硬地推开了。

“顾永平,我们不应该在一起,不应该!你不要再纠缠我,好不好?”简繁的语气有些不耐。

“不要说这样的话!我不会信你!”顾永平固执地说。

“不需要你信我。只要我自己信,就可以了!”简繁凛凛地说。

她站在路边,一辆一辆的车从她身边驶过,光影交错,她的脸,忽明忽暗。

顾永平只想看清她的眼睛,看她是不是说谎,看她的眼里,还有没有爱意。

但是,她不容他细看,转身上车,将车驶离了他的身边。

他站在原处,看着她走远,只觉虚弱。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他和她,总是这样,说最狠的话,做最决绝的告白,纠缠着,却时时想要抽离,心里的爱,只盼有朝一日能化为仇恨。

这次,能成功吗?

如果能,即使再难过,也无所谓吧?

 

忽然,衣兜里的电话响起来,与车内那个几乎化做背景音乐的铃声彼此呼应。

顾永平没有细看,放在耳边答:“喂?”

那边,一个怯怯的女声:“你……是不是拿了我的电话?”

是钟晨。

“是的。”顾永平答。

“那……我……什么时候去你公司拿一下?”

“你在哪里?我送来给你。”

“不用!不用!不麻烦你!真的!我明天去你公司拿一下,你放在传达室就可以了。”钟晨迭声说,她说得很认真,很诚恳。

“不麻烦,送给你,我就走。”顾永平开解她。

“现在很晚了,不麻烦你了……”

“你在哪里?”

“明天再说吧,帮我关机就行了……”

“你在哪里?”

两人各执一词,最后还是钟晨认输了,她乖乖地答:“我在办事处。”

“我五分钟以后到。”顾永平简短地结束了通话。

钟晨坐在办公桌前,长舒了一口气,天知道,为了打这个电话,她准备了有多久?虽然她真的只是想要回那个藏着秘密的手机,但是,能够见到发誓再也不见的人,她的心里,竟然还是高兴。

她犹豫了一下,从抽屉里拿出一把梳子,梳理凌乱的头发,虽然肩膀抬起的时候,背后会有些疼痛,但她忍耐着,脸上露出一丝微笑。

“这时候还准备去和谁约会啊?”身后,门乍响,突然传来简明的声音。

钟晨吓得一抖,转头看见他,露出不满。

“钟晨,算你狠!我起码打了你50个电话,你居然忍得住,一个都不接!”简明并没有发现她的异样,冲着她竖起大拇指赞道。

“没听见。”钟晨埋头回去,不想与他多话。

“不至于吧,为了几个讨饭的,和我翻脸!你也太夸张了!”简明却凑过来,看她的脸色。

钟晨想着有个人即将到来,急于将他打发走,忙道:“没有那回事!你今天受了伤,早点回去休息吧!”

“那你呢?”简明问。

“我还有点事。”

“我等你,这么晚了,你待会儿怎么走啊?”简明热情洋溢。

“不用你管我,我自己会走,你先回去吧!”钟晨有些急,索性站到他面前,将他往门口堵。

“得了吧,我还不知道你?!又是去坐那种进城的中巴车,半夜里去哪里找?”简明说着,突然眉头一皱,抽了一口冷气,拿手捂住头顶的伤口。

钟晨见他如此,赶忙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还能怎么?麻醉针过了,你头皮上穿着根线,你痛不痛?”简明捂着头,还不忘抢白。

“那你赶快回去呗!”钟晨回到主题。

可惜简明不吃她这一套,竟往办公室的沙发上一躺,说:“你忙你的,我睡一会儿。待会儿喊我!”

钟晨只能回到桌边,假意在整理文件,心里却纷乱不堪。

隐约听到下面传来车声,钟晨起身向门边走去。简明睁眼问:“走吗?”

“我去洗手。”钟晨撒了个谎。

简明又闭上眼,说:“快点啊!”

钟晨应了一声,来到走廊。她探头向楼下望去,一台银灰色的车驶到了路边,缓缓地,停在简明的车旁。

片刻,顾永平从车上走下来。

太黑了,她只依稀看得见他的身形,见他似乎抬头望向她站的地方。

钟晨朝他微笑,尽管他根本就不会看见。她犹豫着,是否该奔下楼,迎着他走去。

然而,当她还在犹豫之时,顾永平已坐回到车里,只见车灯重又亮起,车子起步离去,红色的尾灯,旋即消失在黑夜中。

钟晨依旧站着,心里全是失望和担忧。他看到简明打过来的电话,他看到简明停在楼下的车,会怎么想呢?会误会吧?就像他一直误会的那样。电话还在他手里,还会再见面,再见到的时候,是不是该告诉他,简明,只是碰巧过来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可是,解释清楚了,不误会了,又有什么用呢?他的心里,从来就没有在意过这些吧?

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,她收起心思,回到办公室,没好气地对简明说:“走吧,我们回去吧。”

“就走?你加的什么班?”简明一边问,一边从沙发上站起来。动作太快,他的伤口又开始疼痛,不由地大声倒抽冷气。

钟晨望着他痛苦的样子,又有几分同情,问道:“没事吧?要不回医院去?”

“回医院有什么用?”

“可能伤口没缝好,重新缝一次。”

“嗨!你真狠啊!最毒妇人心!”

“我再毒,也比你这种没有同情心的资本家强!”

“我也是身不由已啊,干部!……”

两个人斗着嘴,并肩向楼下走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591)| 评论(4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