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三十八)  

2007-07-20 22:23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简明将钟晨送回家,开车来到了顾家。

夜已深。

顾永平来开门,见到简明的样子,有些惊讶:“怎么搞的?”

简明低头换鞋,伤口被牵扯,痛得呲牙裂嘴。

“妈的!”他骂了一句:“工伤!被那些讨饭的给打了。我姐呢?她没告诉你我的英勇行为?”

“她没回来。”顾永平答。

“有东西吃吗?饿死了。”简明向厨房走去。

“这么晚过来,还没吃饭?”

“今天真是倒了大霉,工地上有些叫花子搭了窝棚,警告他们几次都赖着不走。过两天二期要开工,我今天带着人去强拆,两边搞起来了,那个钟晨,傻里傻气,挡在我前面,害得我莫明其妙被人打了一棍。”

“她没事吧?”顾永平关切地问。他明白了,为什么钟晨的手机会落在乞丐手里。

“她还挺仗义,拦在我前面,背上也挨了一棍。不过,到底是练家子出身,好像也没什么事。”简明说起来,竟然有些甜蜜的意味。

顾永平没说话,返身去喊保姆起来给简明弄吃的。

简明坐在饭桌前吃着面,可能伤口碍事,吃得很慢。顾永平坐在他对面,抽烟。

“这几天住你家里,可不能让我妈看见,会被她当宠物狗给养起来。”简明说。

“没问题,你这几天好好休息。”

“不行,明天还得上班去,开工典礼的事要准备。”

“这么忙?你这个样子,员工看到可不太好。”

“无所谓,本人现在靠内在美征服女人。”

顾永平勉强笑了一下。

简明又问:“我姐又干嘛去了?这么晚不回家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得替你爸管紧点,小心她红杏出墙。”简明口无遮拦,说完还嘿嘿地笑起来。

顾永平面无表情,继续抽烟。

外面门响,简繁进来了。

简明一见她,想到自己刚说的话,笑得更起劲,笑着笑着,又捂着头倒抽冷气。

“怎么了?很疼吗?”简繁远远地担忧地问。

简明摆摆手,埋头继续吃面。

顾永平转头,只见简繁站在门厅的灯下,踮着脚换鞋,靴子很难脱,她很用力,身体摇摇晃晃,头发从肩上披下来,在空中飘坠。好不容易换好了,她直起腰,长舒一口气,径直向病人的房间走去。

顾永平起身,跟过去。

简繁背对着门,坐在父亲的床前,握着老人的手。

“医生今天来检查过,说情况很稳定。”顾永平说,像平常一样。

简繁回过头,她眼眶通红,面目浮肿,像是刚刚哭过。顾永平不由得走上前,心疼地看着她。

简繁起身,走出房间,口里说:“我要事要与你谈。”

顾永平跟着,两人走进厨房里。

简繁转身,缓慢、坚定地吐出一句话:“我要和你父亲离婚!”

顾永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问道:“ 你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这样的婚姻,没有意义了,我要离婚。”简繁明确地答。

“为什么?”顾永平极惊讶。

“早就该这样,他已经不需要我了,而我……”简繁欲言又止。

“你在生我的气?”顾永平低声问。他返手,关上了厨房的门。

“不是。”简繁摇头。

顾永平忙为今天的事做解释:“我和小钟,早就分手了。是别人捡到她的手机,上面有我的短信,所以就打电话给我……”

“别说了。”简繁打断他:“不是这回事,顾永平,我们是不应该的,我是你父亲的妻子,我和你,不该这样!我们不应该开始,现在我已经受不了了。我要离开,只有我离开,这个事情才能了断!你知道吗?”惮于简明就在外面,简繁将声音压得极低,但她的眼里,迸发出痛苦的光芒。

她多美!永远这么美!怎么能够失去她!顾永平伸手过去,想拥抱她。他想她一定是嫉妒了,她一定是伤心了,他想将她拥在怀里,籍此来安慰她。

但简繁却向后退了一大步,让他伸出去的手,停在了半空。

“现在我正式向你提出来,我要离婚!因为你是你父亲的监护人,我已经咨询过律师,像目前这种情况,必须要通过法院解决,我会去起诉……”简繁继续说。

“简繁,别这样。”顾永平想打断她。

“我会放弃所有财产,包括房屋、股份等等,我只要求解除婚姻关系,到时,法院会通知你。”简繁流利地说完,侧身想走出门去。

顾永平又岂会让她走,他拦住她,强行将她搂进怀里,以为这样可以解决一切。

简繁用力地挣脱,两人纠缠着,简繁的眼泪涌了出来,她哀哀地说:“顾永平,你放我走,你放我走……”

门外,传来简明的声音:“你们俩个,在吵什么?”

顾永平松了手,颓然站着。简繁打开门,径直向大门外走去,太急太匆忙,她甚至还趿着拖鞋。

片刻,窗外车响,灯光一闪而过。

简明奇怪地问:“她怎么啦?”

“她要离婚!”顾永平木木地答。

“离婚?现在怎么想起这件事?早干什么去了?”简明很惊讶。

顾永平没有搭理他,走上楼去。

进了房间,他关上门,拿出手机拨简繁的电话。

电话接通了,一声一声地响着,带着空洞的回声。

简繁必定犹豫了很久,但是,她还是接了:“喂……”声音有些哽咽。

“开车注意一点,你穿着拖鞋。”顾永平低声嘱咐。

那头没有答话,开始啜泣。

这令顾永平愧疚,因为自己,让她如此脆弱而彷徨。

“对不起,我不是要留你,你想走,我同意,我想我父亲也会同意。”他由衷地说。

“是我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简繁哭着答。

深吸一口气,顾永平轻轻地对着电话那头道“简繁……我只爱过你。”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……”简繁依旧只会说,然后,电话断了。

顾永平将电话从耳边收回,放进口袋里。

然后,他在黑暗里蹲下来,尽力将自己的怀抱收紧,收紧,眼睛离地面那么近,即使在夜里,他都能看清地毯上的花纹。深灰色的底子,那些尘世中不可能出现的小花儿,伸出长长的枝蔓,彼此缠绕着,灿烂地,一路开过去,日以继夜,没完没了。

可惜,这世上的任何事,都不会没完没了,总有结束的一天,总有一个人,会首先决定离去。

他不擅长流泪,他不擅长悲伤,他只是在房间的中央,低低地蹲在那里,直至全身僵硬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67)| 评论(5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