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四十一)  

2007-07-29 23:58:04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,第二天,报纸上的头版触目惊心,“可怜婴儿丧命推土机下,疯狂母亲胁持无良地商。”照片看来是手机拍的,不甚清晰,但人群拥挤的紧张气氛却是依旧。随即,这条新闻立马上了各大门户网站的社会版,急速扩散。

于是,方书记被区里的领导叫去狠批了一顿,此次事件被认为处理不力,后果严重,极大地影响了区里的投资环境。方书记垂头丧气地回来,召开办事处全体人员会议,整顿作风,严肃纪律,并郑重地通知大家,办事处上半年的奖金已被宣布取消。

这个消息打击面太广,散会后,大家在走廊里站着,开始大声地埋怨:

“简明那个毛头小伙子,一看就靠不住,处理问题太草率,不经大脑!”

“是啊,听他说话你就知道,多狂啊,仗着自己有几个钱,不把别人放在眼里。”

“长的一表人才,肚里是个草包,劝他不要这样急,他也不听,你看,惹出大事了吧!”

“他那个地方我看风水就不好,以前不是也死过人吗?这样的房子以后谁敢买?”

钟晨在会议室里整理桌椅,耳中听着这些人的话,突然有些好笑,平时简明出入这里,哪个不是笑脸相迎,满嘴恭维,如今,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,却只想将他踩到泥里去。

她走出会议室,那些人马上停了嘴,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,突然有一个人开口道:“小钟啊,听说你昨天美女救英雄,佩服佩服!”

大家哄堂大笑,怎么听怎么像是幸灾乐祸。

钟晨也不想答,跟着笑了一笑,向办公室走去。

经过方书记门口,书记在里面喊她:“小钟,进来一下。”

“什么事,书记?”

方书记一脸苦大仇深,长叹一口气:“唉——这个简总,真是害惨我们了。不过,毕竟一直关系不错,我们还是得去医院看看他吧?”

“他住院了?很严重吗?”钟晨不知道这个消息。

“我还以为你知道呢。我也不清楚,所以得去看看,我们两个人做代表就行了。”书记答。

钟晨点点头。

下午,她拎着果篮,陪着方书记来到医院。

远远地,看见简繁坐在门口。听见脚步声,简繁转过头,面向他们站起来。她看来有些憔悴,头发挽在脑后,碎发零落地披散下来,衬得肤色白晳透明。

“这是我们办事处的方书记,这是简总的姐姐。”钟晨做着介绍,力求言简义赅。

简繁伸手与方书记相握,方书记想必是被她的美貌吓到,吭哧着说不上完整的话。

然后,简繁又紧紧地握住钟晨的手,钟晨发现,她的十指冰凉。“钟晨,昨晚的事我听说了,真是太谢谢你了,你救了简明一命。”

“不要这么说,我没做什么。”钟晨诚恳地回答。

“简总还好吧?”方书记在旁边唐突地问,他一定是直到此时才找回思路。

“情绪不太稳定,从昨天到今天一直没有入睡,刚才用了镇定药物,现在安静一点了。”简繁小声地答,言语中透着忧虑。

钟晨从门上的小玻璃框看进去,依稀可以见到简明侧身躺在病床上,蜷缩着身子。她回头与方书记交换了一下眼神,建议道:“那我们就不进去打扰他了,改天再来吧。”

“不,你进去坐一下,也许他还没睡呢,他一直在说起你。”简繁不允,拉着钟晨,打开门走进去。

果然,听见响动,简明翻过身来,他脸色苍白,眼神恍惚,头上颈上都裹着纱布,与以往意气风发的样子相去甚远。见是他们,他抬起头想坐起来。

方书记手快,抢上一步把他按住,说:“简总,不要起来,休息休息……”

钟晨有些尴尬,转身找地方安放手中的果篮,病房里已来过许多访客,各种慰问品和花篮满地都是,钟晨趁此左挪挪右摆摆,拖延时间。

方书记热情地与简明交谈起来,问一些不着边际、无伤大雅的问题,简明可能是太累了,答不上两句,多半都由简繁代答了。

钟晨终于还是放好了果篮,她直起腰,不得不回到病床前,一抬眼,简明正盯着她。

简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,对方书记说:“书记,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,可以吗?”

“好!好!”方书记忙不迭地答,跟着简繁出了门。

简繁在门口,回头道:“小钟,麻烦你在这里等一下。”

“哦……”钟晨只好答。

门合上了,忽然只剩简明与她,昨晚曾在混乱中,他对她说过那样激烈的话,犹在耳边。

“你……要住多久?”钟晨憋了半天,问了句很笨的话。

“不知道……”简明低声答。

“伤口没有大问题吧?”前一个话题谈不下去,只好换一个,说完后钟晨有些后悔,她想起刚才方书记好像问过。

“还好。”简明依旧低声。

“痛不痛?”第三个了,问完这个,钟晨便已黔驴技穷。

“有一点。”这个也问完了。第一次,简明变的如此寡言少语。

“很快会好的。”钟晨只好下了个结论,然后指了指门,说:“我出去看看他们说什么。”

正当她抬步要走时,简明突然开口问道:“那个小孩真的死了吗?”

听到这话,钟晨回头,答了声:“是,是死了。”

“真的死了?我以为他只是睡着了,他没有硬啊,抱出来的时候还是软软的,我以为他只是睡着了。”简明看着钟晨,眼里流露出恐慌的眼神。

“不要想了,你也不是有意的。”钟晨只好安慰他。

“你也在怪我吧,对不对?你跟我说过她们,我没在意,我真的不知道那种地方还会有小孩!”简明却越说越激动,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钟晨走过去,想扶他躺下。他一把抓住钟晨的手,嘶哑着喊道:“你别怪我,钟晨,我不想这样的,我愿意去坐牢,判我的刑好了,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小孩子在里面。你去跟公安说,我赔钱给他们,多少我都赔,真的,一百万,两百万,他们要多少,我都赔。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简明一边说,一边用力地拉扯着,钟晨只觉得往下栽,她努力地想撑住自己的身体,但脚下一晃,再次被简明拉进怀中紧紧抱住。在这个过程中,简明手上的吊针被挣脱,掉在了床边。

“针掉了,针掉了……”钟晨赶忙喊,想用手将简明推开。

简明却不松手,将脸埋在她的肩头,口里依旧反复着那几句话: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,不然我不会让他们去推土,你去告诉他们,我真的是不知道……原谅我,钟晨,原谅我……”

钟晨见挣脱无望,只好由他抱着,由他说着,轻轻地答:“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”眼见那个脱落的针头,不停地滴着药液,将床上的被单浸润了一大块。

这样过了许久,简明的声音微弱下来,手也逐渐无力,钟晨伸手将他缓缓推开,他不再执意,返身躺回床上,像个孩子似的,终于睡着了。

钟晨起身舒了一口气,走出病房。

简繁和方书记坐在门口,旁边还有一对老夫妇。

大家见她出现,都站起来。

简繁迎过来问:“他睡了吗?”

钟晨听她的语气,知道她已看见了刚才的一幕,脸不由得绯红,只点点头。

“这是我的爸妈,这是钟晨,简明的朋友。”简繁指着那对老夫妇,介绍道。

钟晨更窘迫了,居然让简明的父母撞见。她不知该如何解释刚才的前因后果,只能涨红着脸说:“叔叔阿姨好!”

方书记却在此时,慈祥地结论性地补了一句:“我们小钟,可是个好姑娘啊!”

钟晨心里暗怨,这岂不是越描越黑。

简明的母亲赶紧亲切地走上来,握住钟晨的手“对!对!对!是个好姑娘。等我们家小明出院了,你到我们家来玩啊!”

说不清,就只能走。钟晨赶紧转移话题,对简繁说:“简明的吊针刚才掉了,得请护士重新打一下。”

听到钟晨的话,简繁和父母紧张地往病房走去,钟晨趁机拉着方书记往外走。

“那么急干什么?和公公婆婆多聊一会儿嘛!”方书记呵呵笑着:“早听别人说你找了个有钱的男朋友,搞了半天是简总,我说他怎么没事老往这边跑?”

“书记,别瞎说,不是那回事!”钟晨急急否认。

“抱得那么紧,不是那回事,也是那回事啰!”方书记越说越开心。

“他是太激动了,真的不是我男朋友!您回去别乱说!”

“不说,不说,让他再多追追……”书记打开车门,钟晨也跟着上了车。面包车向医院外开去。

驶到门口,迎面有辆银灰色的小车开进来,与钟晨他们劈面而过。

交错的一刹,钟晨看见了,车里的顾永平。

他当然应该来,他当然应该在,这时,一定有人,非常需要他。钟晨犹记得,简繁握着她时那冰冷的手指,在心中不由地暗暗揣想。

“简总其实是个不错的人,小伙子长得挺帅,事业有成,就是有些莽撞,经过这个事,应该会成熟一些……”书记犹在耳边做着说客,钟晨听着,望着窗外的街景,不置可否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83)| 评论(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