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四十)  

2007-07-29 01:03:1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当钟晨与顾永平赶到现场时,局势已经十分混乱了。

工地边停着警车和消防车,路上污水横流,钟晨注意到,简明的那辆白色奔驰,明显有被燃烧过的痕迹,一侧的轮胎已经完全塌陷下去,白色的车身上都是火焰燎过的黑色灼痕。

“怎么啦?”钟晨不由紧张地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顾永平答。这是他们两人这一路上唯一的对话。

 下了车,分开众人,钟晨找到了站在高处的方书记:“方书记,出了什么事?”

“特警怎么还没过来,这个女人是疯子。” 方书记没有注意到她,依旧严肃地与旁边的人在说话。

钟晨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,被眼前的情景惊出一身冷汗。前两天曾经见到过的那个女乞丐,站在一个脚角的土墩上,手里持着一把菜刀,架在简明的脖子上。她的脸上,现出极度狂乱的表情,嘴里发出古怪而不成调的嘶吼。简明,在菜刀下一动不动,面色苍白,他头上的帽子和绷带已不见踪影,头发凌乱地,有血从发缝中渗出来,蜿蜒在额角上,脖子上,大大小小,都是被菜刀划过的伤口,乍看上去血肉模糊。

钟晨急起来,转头大声问:“方书记,怎么会这样?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方书记这才看见站在面前的钟晨,连忙回答道:“那个女的有个小孩,刚刚五个月大,原来就住在这窝棚里,昨天下午简总他们拆了这里之后,晚上不知怎么回事,她带着孩子又钻回去住了。下午,这女的跑出去捡垃圾,把孩子留在这里睡觉,推土机开过来平地,谁知道里面有孩子?等到女的跑回来找人,再翻出来,就已经死了。”

“死了?!”钟晨惊叫起来,她还记得在破絮中挥动的小手小脚。

方书记点头,指指前方,钟晨这才发现,简明脚底,果然有个小小的身形,一动不动地躺着。

“她要怎么样?要多少钱?”旁边传来顾永平的声音,他一直伴在钟晨身后。

“那是个疯子,又听不见,又不会说话,看样子已经红了眼了。简总也是不注意,这种情况根本不该露面,他一走过去,马上就被这女的抓住了。”方书记焦急地答。

“为什么不派人上去制服她?毕竟是个女人。”顾永平继续问。

“只要有人走近,她就拿刀在简总脖子上划,你看,都是伤口。其实简总自己夺刀是最方便的,可是他好像完全没有这个意识,也许被吓傻了。”方书记摇头道。

钟晨仔细望过去,简明果然一副茫然的样子,似乎已失了魂魄。

旁边突然有人喊:“特警来了!”

钟晨警惕地问:“特警过来干什么?”

方书记已经转身走开去,没有听见她的问话,顾永平在旁边代为答道:“万不得已,只能击毙。”

“不要!”钟晨低呼,她转头看向顾永平,不由得抓住他衣袖:“想想办法吧,不能让他们开枪!”

“那女人又疯又聋,无法沟通,怎样才能让她放弃?”顾永平也很焦虑。

钟晨的脑子在飞快地运转,她突然冒出个想法,转身向人缝中钻去。

顾永平不知她作甚,一把抓住她的手:“到处乱得很,你别瞎跑。”

“我有个想法,你在这里等着。”钟晨回头答,语气坚定。

顾永平只得放手,仍不放心,跟在她身后。只见她来到人群外的路边,四外寻觅。在一个水沟边,看到几块浸在水中的包装箱。她也顾不上脏,拎起来就往回奔。

挤进人群走到最前面,一个警察拦住她:“后退,后退,别往前挤了!”

“我认识他们,让我试试?”钟晨急切地说。

那警察半信半疑地看着她,说道:“待会儿,我得请示一下。”说完,拿起步话机开始大声联系。

钟晨哪等得到这许久,趁警察说话的功夫,拎着纸箱就走了过去。

简明先看见她,眼里闪过一线光亮。

那女人犹在狂叫,菜刀紧紧地抵着简明的脖子。

钟晨将纸箱高高举起,还晃动几下,试图引起女人的注意。

果然,那女人看见纸箱,嘴里的音调降了下来,频率也放慢了许多。

钟晨慢慢地把纸箱放在地上,然后用手指指纸箱,又用手指指她,示意她把纸箱捡走。

女人的注意力果然到了那纸箱上,她一时间忘了自己的仇恨,忘了脚边的孩子。就在她走神的一瞬间,旁边候着的便衣冲上去,夺过了她手中的刀,把她压倒在地上。

人轰轰地往上冲,钟晨看见那个死去的孩子,就在纷乱的脚步中,时时可能被人踩到。她不顾一切地走上去,想挡住那些人,嘴里大声地说:“别踩到孩子!别踩到孩子!”

突然有人冲上来,紧紧地抱住她,那么紧,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是简明,他的全身都在发抖,钟晨只听见他俯在自己的肩头,用呜咽的声音说:“钟晨,谢谢你……谢谢你……是我不好……是我不对……钟晨……谢谢……谢谢……我爱你……我爱你……钟晨……”

钟晨楞了一秒钟,回过神来,也伸手拥抱住他,她知道这是他劫后余生的胡话,她知道这时候他最需要安慰。

警察走过来,拍拍简明的肩:“简总,过去处理一下伤口,再做个笔录吧!”

简明不舍地放开了钟晨。

钟晨回转身,再看那女人和那孩子,都已不见了踪影,她大力的舒了口气,突然发现,顾永平站在近旁,望着她。

两人,一时,都没有言语。

过了好一阵,顾永平点点头,赞许地说:“干得好!”

钟晨低头笑笑,想起一件事,问道:“简明的家人为什么没来?”

顾永平的表情有些僵硬,片刻方答:“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通知?”

钟晨想起桌上的那份起诉书,简繁与他,应当翻了脸。为什么?以后怎么办?她想问,但不能问。

“我先送你回去,再过来处理简明的事。”顾永平只说。

“不用,我自己回去好了。你陪着简明吧。”钟晨回过神来,忙说。

她不想再那样了,不清不楚,不干不净,走不远,又回不去。她告诫过自己无数次,不再近他的身旁,那么,就从现在开始做到。

于是,她急急地向路边走去,方书记的小面包车正好路过,刹在她面前:“小钟,干得漂亮!”

“方书记,你去哪里?”钟晨忙凑上前问。

“我去区公安局。上来吧,送你一段。”

“好,谢谢!”钟晨爽快地大声说。

上得车来,她一回头,恰恰看见顾永平转身,逆着散场的围观者,向简明的方向走去。

再见,再见,再见……钟晨在心里,暗暗地,对他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54)| 评论(3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