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四十三)  

2007-08-06 00:41:0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清酒入口清淡,后劲却极大,钟晨从未喝过,哪知这些,很快就醉了。

晓珂送她回家,路上不停地问她昨晚的事。钟晨口齿不清,断断续续地答非所问。

突然钟晨的手机响,简明打电话进来。钟晨看着屏幕,呵呵地笑,还伸到晓珂面前,给她看:“简明,是简明……我才不理他呢……让他们去死吧!……”

晓珂清醒得很,只答:“你接嘛,别当着我面不好意思!”

“我不接……我又不喜欢他……你们为什么都要我喜欢他……他有什么好……他害死了那个小孩……我早就提醒过他……他不是个好东西……我跟你讲,晓珂……他们都不是好东西……让他们去死……呵呵……”

“是简明?!那个人是简明?他在哪里?”晓珂大叫起来。

“他在附一住院,别管他。……他们说他要去坐牢了……我们都别理他……不过,他也很可怜……其实我们都很可怜……你说呢?……为什么会这样呢?”

钟晨就这样一路嘟囔着,被晓珂送回了家。

晓珂将她扶上床,转身离开了。

 

早上起来,钟晨依旧头痛欲裂,摇摇晃晃去找水喝,走到半道,听到枕边的手机作响,又返身过来,屏幕上闪烁着“顾总”两个字。

“喂!什么事?”昨晚的豪气仍在,钟晨接起电话,有些粗鲁地问。

“你怎么搞的?把简明的事告诉记者?”顾永平口气也不好听。

“啊?”钟晨莫明其妙。

“今天你那个同学,扛着摄像机,一早跑到医院里来,要简明给个解释,搞得他的家人很被动,简明的情绪也很激动!你为什么把消息透露出去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好像没有啊!”钟晨努力回忆昨晚她到底说了些什么。

“这件事可大可小,舆论杀人你听说过吗?”顾永平话语严厉起来。

钟晨隐隐记起了昨晚的对话,好像还有简明的电话,她羞愧起来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可能说了,但我不是有意的。我会跟晓珂讲,让她不要报导,我这就给她打电话。”

“那倒不必了,以后注意一些!”顾永平说完,便挂断了电话。

钟晨连忙拨晓珂的电话,却是关机的提示。

她坐在床边,蓬着一头乱发,昏昏沉沉地想着昨天的晚餐,越想越茫然。

打起精神,她洗漱完毕,下楼去上班,顾永平的那句“舆论杀人”悬在她心里,让她极不安,而晓珂的电话又一直关机,于是,干脆向方书记请了个假,她直奔晓珂的办公室。

新闻部的办公室永远混乱而充满朝气,晓珂不见踪影,钟晨向每个貌似记者的人打听,得到了完全不同的线索,有的说她在老总办公室,有的说她在机房,有的说她出去跑新闻,有的说她下楼去吃早饭,钟晨无所适从,只能站在楼梯口等着。

过了很久,终于见到晓珂低着头,上了楼梯。

“晓珂!”钟晨大声地喊她。

她抬起头,并没有惊讶,依旧保持着原有的姿势和速度。

钟晨却等不得,赶紧走下几步,拦在她面前:“你今天早上怎么到医院去了?”

“不用说了。”晓珂用手指作了个噤声的手势:“老总已经把这条新闻给毙了,不会播出去。”

听到这话,钟晨悬着的心放了下来。

晓珂也没有和她长谈的意思,继续向楼上走去。

钟晨在她身后,忍不住责问:“我告诉过你不能采访,你为什么还要去?”

晓珂回过头,扯着嘴角笑了笑:“心疼了?不是说不喜欢他吗?还是心疼了,对不对?简明今天被我问到快要发疯了,真过瘾!以前他在我面前趾高气扬,今天我倒是威风了一把,可惜啊,不让播,不然效果绝对震撼!”

“晓珂,大家都是朋友,为什么这么不留情面?”

“错!我和他不是朋友,今天早上他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了,他从来都没把我当回事,他不过利用我来与你接近。钟晨,你好命,男人都当你是宝贝,我们只是脚底泥。可是凭什么呢?我和你比,也不差啊?为什么?是你们家祖坟埋得高,还是你的八字生得好呢?”晓珂越说越激动,眼里闪出嫉妒怨恨的火光。

“新闻部现在副主任空缺,这段时间领导正在考察之中,我一定要拿到独家,做几件漂亮的新闻,所以,简明也好,谁也好,我都不会管!我不像你,钟晨,分手的前男友,对你念念不忘,受了刺激的追求者,也口口声声要和你在一起,我没有你这种桃花运!”晓珂逼近钟晨,小声地说道:“我就算想卖,也没有肯买。”

“晓珂,你瞎说什么!”最后这句话惹恼了钟晨,她大声喝止她。

“对不起,我对事不对人。”晓珂手一摊,回头向楼上走去。

钟晨楞在楼梯上,望着好友的背影,她本想问一句,我们还算不算朋友?转念一想,晓珂这样的表现,不是已经说明一切了吗?现实社会,一旦交了大运,无非落下个众叛亲离,不能奢望还有个忠心耿耿的人,会在你得意时为你提鞋,在你失意时借你肩膀,大家只盼看到你,爬得越高,跌得越惨。

担了个虚名,却失去多年的朋友,钟晨只觉心灰意冷。她迈步缓缓走出了电视台。

站在路边,手机响起来,又是简明。她没有接,任它在手里响个不停。

 

接下来的几天,钟晨很忙。

简明闹出来的这件事,虽然没有再继续炒作,但也算得上世人皆知。因此,不停地有各级各部门的官员下来了解情况,让办事处疲于应付。

领导最终也意识到此处复杂的治安情况,决定开展大规模的整治行动,全面改善投资环境。区里组织了大批警力和城管队员,仿佛一夜之间,那些游走的乞丐,捉的被捉走,吓的被吓跑,完全不见了踪影。

“太清净了,我还是喜欢原来,比较有人气。”方书记望着空空如也的街道,竟感叹地说道。

听到这话,钟晨也有些感慨。是啊,早知如此,简明做的那些事,也没有错啊?那个孩子,生在破絮之中,日日与垃圾为伍,死去对他又是好还是坏呢?乞丐有没有权利选择他们的住所呢?——她无法想下去,这让她感到茫然。

这天下午,钟晨背着包下班,走出办事处没多远,突然听见有人唤她的名字。

她回头循着声音望去,竟然是简繁,站在黑色的车子前,向她微笑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04)| 评论(5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