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四十六)  

2007-10-17 15:19:36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钟晨其实有点盹着了,听到敲门声,猛地惊醒。她抬眼看看钟,已是凌晨一点。

会是谁?她暗想,然后,心里有些期盼,毕竟有个人的短信她没来得及回复。

“谁?”她站在门边,小声地问。

“是我。”传来的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。

钟晨将门开了一条缝,朝外张望。

光线,从门缝中漫射出去,打在一张美丽的脸上,那是简繁。

钟晨很意外,忙将门完全打开。

“不好意思,打搅你。”简繁有些抱歉地说:“我只是想问一下,简明有没有来过?他没带手机,偷开我的车跑出来,我妈急死了,逼着我到处找人,打不通你的电话,所以我只好过来碰碰运气。”

钟晨点点头,答:“来过的。”

“那他现在去哪里了,你知道吗?”简繁又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

“大概十点钟。”

简繁点点头,忽又问:“他走的时候,还好吗?”

钟晨被这句话问住了,吭哧地说不上来,只好转移话题:“进来坐吧?”

简繁忙摆手道:“不用了,我走了,你休息吧。希望简明没有说什么过火的话,他最近不顺,情绪不太好。”

钟晨勉强笑笑。

“谢谢你,那我走了。”简繁转身向楼道里走去。

钟晨站在门边看着她,想起医院里那个老人,还有顾永平独自站在走廊上的身影,终于忍不住说:“今天我把CT片送上去了。”

简繁回头:“是吧,我相信你会送上去的。”

“医生说情况很糟糕,永平……”说到这个名字,钟晨的嗓子梗了一下:“他很难过。”

简繁沉忖了一下,只答:“我知道了。”说完,快步走下楼去。

钟晨关上门,返身靠在门上,望着茶几上那堆手机零件,出神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说这些,为什么?

 

顾永平无数次地重拨钟晨的手机,始终是“无法接通”的提示音。恰好朱教授来查房,说病人情况稍许稳定,他于是下决心,离开病房,开着车向钟晨的住处奔去。

这条路他走过很多次,从主路拐上楼房前坪的拐角虽然很窄,他却已十分熟练,可以不减速度,直接将方向盘一摆,擦着墙壁拐过去。

此刻,他也是这样做的,方向一转,车子顺利地拐上前坪,没料到正有人从楼道里走出来,他吓一跳,急踩刹车,车子猛地停在那个女人面前。

灯光强烈,那女人眯着眼,看了看车牌,然后,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去。

顾永平却呆了,他没想到,会在这里,见到简繁。

回过神来,简繁已走了过去。

他打开门,下车,对着她的背影,喊她的名字:“简繁……”

简繁停住,回头,恍然大悟般答:“哦,是你啊。”

顾永平朝她走过去: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找我那个宝贝弟弟。”简繁轻松地答。

听得这话,顾永平不由得抬头,看看二楼。

“他不在,早被钟晨赶走了。”简繁忙道。“你上去吧。”

顾永平回过头,说:“不必了,我不必上去。”

“那你过来干什么?”简繁问。

“我只是……过来看一下。”顾永平简略地答。

“那好吧。我先走了。”简繁转身欲走。

“你去哪里?”

“继续找人,找不到,我没法向我妈交差。”

顾永平没接话,简繁转头,走了两步,忽又回身,艰难地问道:“维深……好一点了吗?”

“我签了病危通知书。”顾永平只答。

简繁想说什么,犹豫了一下,却没说出来。

“会去看看他吗?”顾永平低声问。

“看了,又能怎么样?”简繁反问。

“让他以为,你没有走。”顾永平答。

简繁静静地站着,晚上出来得急,她的头发只是用一个夹子胡乱地夹在脑后,有几缕掉落下来,被风吹着,在她脸上拂来拂去。她望着顾永平,轻轻地黯然地说:“去看了,又能怎么样呢?顾永平,我们……你和我……最后……不都为了别的人,离开他了吗?”

这句话,像一根针,刺到顾永平的心脏上。

“你爱上别人了吗?”他问道,感到自己连说完这句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“是啊,我早就爱上别人了,如果维深问我,我也会这么说。”简繁毫不回避,坦率地答。

“是谁?为什么我不知道?”

“其实,我开始也不知道。我们爱上别人的时候,自己往往都不知道。”

“告诉我,是谁?”

“现在,你更没必要知道。”

说着,简繁转身离去。

顾永平跟在她身后,疾走两步,想追上她,问个明白。但是,这个念头转瞬消失,他忽然意识到,她从来就不曾真正属于他,永远也不可能属于他。

他返身回到车里,将车挂进倒档,大力地踩油门。

车子呜呜地倒出前坪,扫过简繁身边,驶上正路,很快就消失在深夜空旷的马路上。

简繁停住脚步,看着红色的尾灯,渐行渐远。

她手中的电话响起来,是母亲。

“小繁啊,小明呢?找到他没有?”

“还没有。”

“这么晚了,你说他会去哪里呢?他身体又不好,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母亲的声音里充满担忧。

“不会的,您放心吧,他这么大的人了,肯定和朋友去玩去了。您先睡吧!我再去找找。”简繁安慰道。

“是不是和那个姓钟的小姑娘在一起?”母亲问。

“没有,我刚问过她。”

“那你去问问永平,看他知不知道?也许简明和他在医院里呢。”母亲继续建议。

“也没有,我知道的。”简繁答。

“那你和永平商量一下,看看小明平时和谁玩得多啊?让永平帮你一起找一找。”

“不用问他,我自己会去找。”简繁的口气有些不耐烦。

“你是不是不方便说?不然我打电话拜托他?”母亲有些察觉,试探道。

“不用了!说了不用了!我已经离婚了!我已经离开他们家了!我和他,一点关系也没有了!还去找他干什么?为什么老是要找他?您儿子已经三十岁了,也不是小孩子,那么着急干什么?他玩够了自然会回来!”简繁突然爆发了,对着话筒大声地说。

“好,好,好,不打就不打。”见她发火,母亲连忙退步:“你再找找,实在找不到,明天再说吧。”

简繁答应着挂断了电话。路灯下,看不真切地,她眼里似乎闪现着泪光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84)| 评论(5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