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五十四)  

2011-05-22 01:58:12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借借你的爱(五十四) - 自由行走andrea - 自由行走

 

下午的时候,顾维深毫无征兆地醒了。

简繁在病房里,发现他的头在摆动,赶紧冲过去,顾维深眼神混浊地注视着她。

“维深,是我,我是小妹!”简繁在他耳边轻声地说。

顾维深艰难地想要说话,却只是在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声音,很难听清楚。

简繁紧握着顾维深的手,认真地猜测他在说什么。

 

顾永平在走廊上和几个手下商议公事,事毕,手下离开,他依旧一个人在走廊里站了一会儿,返身回到病房,正看到这一幕。

他不敢走上前,只是站在门口。

 

简繁俯下身在顾维深嘴边,仔细地倾听,终于听清他说什么。

顾维深说:“对……不起……”

简繁赶紧摇头,微笑道:“别这么说,维深,我们终于等到你醒来。”

顾维深仍旧说:“对……不……起……”说完,力竭而晕睡过去。

简繁倚在他身旁,握着他的手,等了许久。

当她确认他不会再醒来,将他的手在床边放平,把被子抚了抚,站起身,走出病房。

经过顾永平身边时,她说:“来,我们好好谈一谈。”

 

顾永平跟着她,两人来到楼梯间旁的一个角落里。

这是清洁工放工具的地方,静僻,平常没有人来,说的话也不会被无关的人听到。

一直以来,他们俩通常在这里,说一些秘密的不可见人的话。

正因为有太多秘密倾倒在这个空间里,以至于每次顾永平一走进去,就会感到些许窒息。

 

简繁回过身,看着他,问:“怎么办?”

顾永平没明白:“什么怎么办?”

“他如果都知道,怎么办?”

“他怎么会知道?”

“万一呢?万一他什么都听见呢?甚至也许他曾经看见呢?你不是曾经问过我吗?如果他什么都知道,如果他有朝一日醒来?”

顾永平沉默了一会儿,然后问:“刚才他跟你说什么?”

“他说对不起。”

“他如果都知道,他不会说对不起。”

“可他说的对不起是什么?是我对不起他?还是他对不起我?”

“别想太多。”

“不是想得多或者少,我只是觉得我们俩要有一个合理解释,比如,他也许会知道什么?这样,万一以后问起来,也好有个统一答案。”简繁清楚地解释着,居然没有一丝慌乱。

顾永平看着她,只觉不可思议。他本以为,她如果知道父亲醒来,必会崩溃。但她竟然在思考后路。

“你不用回答,你也可以不再来,我会应付。”顾永平说。

简繁仰头反问:“那你准备如何应付?”

“我可以……说你出差,或者,加班。”

“总不能次次都加班?”

顾永平掏出一根烟,点燃,深吸一口,然后说:“也不见得……会有很多次。”

“不!维深会好起来,他不会死的。”

“医生说他身体已经衰竭。”

“如果没有呢?如果他好起来呢?如果他每天醒来,我都不在呢?”

“即使……我说你离开这个家,他也是能够理解的。”

“也许他还是会问……你要知道,离婚,不代表以前的事都没有发生过啊?”

“我会跟他说,他听错了,那都是幻觉。”

“万一他不相信呢?”

“他不相信,又能怎么样?”

“没有合理的解释,总是个心病。他曾经是多么精明的人!”

简繁叠叠地追问,不留余地。顾永平逼急了:“那你说,你说我该怎么答?”

“我也没有想好,但一味否认不是办法,总得想个万全之策。”简繁看着顾永平,冷静地分析。

顾永平干脆说:“这样吧,就说是我对你存着非份之想,而你多次拒绝,最后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离开。”

简繁惊讶,忙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那是什么意思?!简繁?你我还能怎么样?做都已经做了,还能有什么万全之策?要不就去死,要不就只能站在他面前,听他发落。还能怎么样?”顾永平压低声音,但他的眼里闪出绝望的光芒。

简繁见他这样,一时应对不上,只能说:“我,只是怕伤害他。”

“如果他真的什么都知道,那我们继续骗他,不是更大的伤害吗?”

“不,善意的谎言是应该的。”

听到这句话,顾永平看着她,久久无语。

烟在手上燃烧,一缕缕烟,飘上来,萦绕在两人周围。

终于,烟燃到尽头,灼伤了他的手,他一惊,把烟甩掉,对简繁说:“好吧,你如果想骗他,你自己想好理由。但是,我不会骗他,有朝一日,如果他真的问到我这些事,我会跟他说:没错,我不是人,我爱过我的后妈!”

说完,他转身离开,留下简繁一人在那个昏暗的角落里。

 

钟晨抱着一摞资料下班,走出楼梯,看见顾永平的车。

她奔过去,顾永平从车里走下来,过来准备给她开车门。

钟晨赶紧自己打开车门,坐进去。

顾永平又绕回来上了车。

“怎么到这儿来了?医院里没事吧?”钟晨兴冲冲地问。

“还好。”顾永平把车发动:“准备去哪里?”

“我今晚必须加班,有个党建材料明天一定要交,我得回去现编,烦死了。”钟晨皱着眉抱怨。

“那好,吃个饭,然后我送你回家。”

“嗯。”钟晨高兴地应道。

 

两人吃了饭,车子驶到钟晨楼下。

钟晨下了车,抱着材料准备回头说再见,顾永平却也跟着下来,锁了车门。

“你……?”钟晨问。

“我想上去坐会儿,可以吗?”

钟晨有些窘,他从来没有去过她家。

“不方便吗?”见她犹豫,顾永平问。

“不是,就是……早上起晚了,没叠被子。”钟晨只好实话实说。

顾永平轻轻笑一下:“没关系。”

 

其实家里何止是没叠被子,昨晚的碗也没洗,换下来的鞋子在门口横七竖八,沙发上堆着穿过的衣服和吃剩下的零食,钟晨红着脸,在鞋柜里翻了半天,才翻出一双男式拖鞋。

她很紧张,害怕顾永平因此不再喜欢他。

但顾永平倒是从容地很,四处看了看,也没有什么不快的表情。“你赶快工作吧。”他转头提醒钟晨。

钟晨醒悟过来,忙说:“我给你泡茶。吃不吃瓜子?薯片?对了,我还有一些草莓,蛮新鲜的。”说完,她开始张罗。

顾永平坐在客厅小小的沙发里,看她忙来忙去。

终于,她在他坐的沙发前,摆上了大大小小的各种食物,和一杯热气腾腾的茶,然后,打开电视,把遥控器递到他手里,高兴地宣布:“好了,你可以边吃边看电视。”

顾永平接过遥控器,说:“行,你去忙你的,我坐一会儿就走。”

钟晨舍不得留他一人坐着,于是,把笔记本抱到客厅里,抽个小板凳,坐在茶几旁开始干活儿。

客厅里,这两个人,各自坐着,电视里传出新闻联播亘古不变的片头音乐,还有钟晨打字时,键盘发出的细碎声音。

钟晨想赶紧做完事儿,好陪顾永平聊一会儿,做得格外认真。

等到五千多字的稿子赶完,回头一看,顾永平靠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她真喜欢这样,看见他在自己身边,安静地休息。

她赶紧把电视的音量关小,走进房间拿出个小毯子,盖在他身上。尽管动作格外轻,但他还是被惊醒了。

睁开眼的那一刹那,他习惯性地紧张,坐直起来,思考自己在哪里?

身上的毯子滑落,带过一阵细微的女孩子的清香,然后,他看见钟晨,就站在自己面前,很近,很近。

钟晨知道他焦虑的毛病,忙说:“没事儿,还早,你再睡会儿。”

顾永平伸手握住她的手,她的手温暖而柔软。

他看着她,忽然说:“钟晨……我们结婚吧?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53)| 评论(8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