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自由行走

从今天起,开始怀旧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借借你的爱(五十五)  

2011-06-26 23:30:32|  分类: 借借你的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

借借你的爱(五十五) - 自由行走andrea - 自由行走

 

钟晨初初听到这话,有些难以置信。

她看他的模样,知道自己没有听错。

心里,小小地,快乐了一下,但是,心念一转,却有些疑虑接踵而来。

他的语气,似曾相识。上一次不正是如此,没有铺垫和婉转,他开着车,方向盘悠悠地转动,像是谈论天气般地问她:“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?”

轻描淡写的一句话,让钟晨,从那以后,再也没有真正地快乐过。

如今,又来了,又来了,低矮逼仄的客厅,昏暗的灯光,电视的背景音里,一个老人在传授着养生秘诀。就在这样的时刻,这样的地方,他抬头,望着她,向她求婚,等她回答。

他一定没有认真筹划过,他的口袋里,也不会像一般的电影小说那样,揣着一枚戒指。他一定只是突然想起来,突然……才想起来。

钟晨这样想着,怨恨地,哀愁地,看着他。

 

顾永平见她并没有一丝喜悦,知道自己太唐突,窘迫地站起身,想要补充,却不知该说什么。

钟晨忽问:“为什么?”

顾永平答:“我想和你在一起。”

“为什么想和我在一起?”

“因为,你特别好。”

“哪里好?”

“心地好,对人好,善良,可爱,温柔……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当然知道。”

“那么,我家里有几口人?有些什么亲戚?我们家经济条件怎么样?我爸妈好不好打交道?我会不会做饭?会不会打扫卫生?会不会管钱持家?你知不知道?”

“这个,不……我不知道。”

 “那你怎么敢和我结婚?你就不怕我其实特别坏,特别想骗你的钱?”

钟晨今天突然变得伶俐许多,她的问话,让顾永平表情渐渐凝重。他看着她,答道:“我不需要知道那些。”

“为什么不需要?”

“那有什么关系!你再坏,能坏到哪儿去?”

“也许很坏,特别坏!”钟晨也很认真。

顾永平马上点头,肯定地答:“是吗?你哪里坏?你有什么特别的缺点吗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真的,你好好想想,你有吗?”顾永平追问。

“难道你希望我有吗?”

“对,我希望你有!”顾永平竟然答。

这回答令钟晨惊讶,她抬头,见他的眼里闪着痛苦的光,他凝视着她,一字一句地说:“不然的话,像我这样……这样坏的人生,像我这样……无耻的人,怎么能配上你这么好的人?”

钟晨见不得他这样,连忙说:“别这么说。”

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哪有资格让你嫁给我!我一直很失败,我从头到尾就没有做对过!”

“你这么能干,生意也做得好。”

“我并不想做生意,我讨厌应付那些官僚和商人,我讨厌算计来算计去,但我却一直在干着我讨厌的事情。”

“即使这样,你也是成功的。别这样想,你挺好的。”

她这样维护他,却突然让他恼怒起来:“我有什么好?钟晨,你留在我身边干什么?你一定是头脑有问题吧?你多好的一个姑娘,为什么喜欢我这种人?你看简明,长得帅,有钱,你干嘛不跟着他去?你说说看,你是不是头脑有问题?”

“我……”钟晨有些委屈,说不出口。

顾永平看着她,代她说:“我知道,都是我害的。”

钟晨梗着脖子,眼睛看着旁边的墙壁,怕自己听到他的安慰,又会哭起来。

但他却没有安慰她:“其实,不管我刚才说什么,钟晨,不管我有多想和你在一起,你真的应该走!别的小姑娘,和男朋友可以吵架撒娇,胡搅蛮缠,你跟着我,不是医院就是病人,这哪是你小女孩应该想的事情。”

“所以,你要把我塞给简明?”钟晨瞪着墙壁,对着墙壁发问。

“简明……他对你,和对别的女人不一样。”

“你当我是个东西,送来送去?”

“不……我只是,怕我……”顾永平欲言又止。

钟晨终于鼓足勇气看向他,眼里有泪水奔涌而出,她问他:“你怕你永远不会爱上我?”

“不!不!不!”顾永平赶紧拥住她:“钟晨,我的爱算得了什么?”

 

他低头,寻到她的唇,用力的吻下去,啜吸着她唇边的眼泪,淡淡的咸涩,像雨水的味道。

其实,刚才他的心里,充满恐惧,生怕,生怕这个小姑娘,会听了他的话,真的离他而去。这姑娘哪里知道,他有多么仰仗她,她是他生命里,最正确的那个部分。

他一侧身,俩人倒进了沙发里,他继续深深地吻她,抚摸她单薄的脊背。

他将手探到她的衣服下,她的肌肤感受到他指间的触摸,紧张地颤抖起来。

他使出全身的力气,把她紧紧地收到怀里,恨不得打开胸膛,装进去,从此形影不离。

他的手,开始摸索她衣服上纽扣。

 

然而,正当此时,顾永平摆在茶几上的手机,却响起铃声。

他不想理,只想继续。

那铃声,清脆,尖利,一声接着一声,无法忽略。

他迫不得已,空出一只手,勉强摸过手机,准备按断,却瞥见“简繁”的名字。

犹豫了一下,他还是按断了电话。

钟晨问:“是谁?”

他没有答,动作却停了,起身坐在沙发边上,拿出一枝烟点燃。

钟晨也坐起来,心里知道答案。她说:“回个电话吧,万一医院有事。”

顾永平回头看她,想了想,果真把电话拨了回去。

“你今晚过来吗?”简繁在那头问,一如既往。

“不过来。有事吗?”顾永平答得格外简短。

“还好,刚才心跳有点不好,但现在稳定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我明天上午要开会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顾永平准备挂电话。

简繁追问一句:“你在家休息吗?”

顾永平顿了顿,答:“……我在钟晨这里。”

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,他挂断电话,扔回到茶几上,然后深吸一口烟,缓缓地吐出,烟草的焦香片刻间弥漫四周。

 

(看客们,有点失望吧?钟晨没有直接说YES,顾永平也没有从此一心一意。但是,换作你,会那么简单地做出决定吗?时间最大的作用在于,它深深地把我们嵌入到过往里,反复雕琢。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750)| 评论(14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